文學(xué)蘇軍新觀(guān)察 | 臧晴:碰到很新的東西,先退后一步

(2024-01-04 15:45) 5994115


  去年11月,江蘇青年文學(xué)批評研討會(huì )上,中國作協(xié)副主席、江蘇省作協(xié)主席畢飛宇勉勵青年批評家,要學(xué)好外語(yǔ),做好與世界對話(huà)的準備,并鼓勵大家敢于成名、敢于成家。

  這對青年批評家臧晴來(lái)說(shuō),是壓力也是責任。多次“理論眩暈”之下,她不斷拓展研究興趣與方向,海外漢學(xué)研究是其中之一,“確實(shí),我們的研究如果只囿于一定的范式和興趣,就會(huì )有只見(jiàn)樹(shù)木不見(jiàn)森林的危險,當前風(fēng)云變化的世界局勢與人文走向,都在呼吁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應當有更為開(kāi)闊的研究視野和更為緊迫的使命感。”

  揚子晚報與江蘇省作家協(xié)會(huì )聯(lián)合推出的系列紀錄片“文學(xué)蘇軍新觀(guān)察之批評家”,陸續走近8名“新晉上榜”的青年批評家,這次去往蘇州,與蘇州大學(xué)文學(xué)院副教授臧晴聊一聊她眼中的海外漢學(xué)。

  留美訪(fǎng)學(xué)時(shí)發(fā)現自己的研究視域狹小

  讀博士的時(shí)候,臧晴主要方向為性別研究,后來(lái)她前往杜克大學(xué)的短暫訪(fǎng)學(xué),不僅拓展了她的研究方向,也堅定了她的研究方法。

  紫牛新聞:什么時(shí)候開(kāi)始接觸海外漢學(xué)研究的呢?

  臧晴:我讀博的時(shí)候,因為受很多興趣所吸引,我去外語(yǔ)系、高研院、哲學(xué)系等各處旁聽(tīng)游走,被各類(lèi)前沿話(huà)題所吸引,由此第一次接觸到了漢學(xué)研究。

  我的博士論文主要是與性別研究相關(guān),為此得到了一次很寶貴的海外訪(fǎng)學(xué)的經(jīng)歷,我的指導老師是美國杜克大學(xué)文學(xué)系周蕾教授。

  紫牛新聞:呀,我打斷一下,《封神第一部》中伯邑考的扮演者楊玏也在杜克大學(xué)讀了戲劇系。

  臧晴:對,我去訪(fǎng)學(xué)的時(shí)候,他已經(jīng)畢業(yè)了,但是學(xué)校里還流傳著(zhù)很多他的故事,畢竟是明星校友。

  紫牛新聞:杜克大學(xué)一年的訪(fǎng)學(xué)讓你收獲了新的研究方向?

  臧晴:對,我去了以后才發(fā)現,那會(huì )周蕾老師已經(jīng)不開(kāi)設性別方向的課程,她的興趣范圍更寬泛了,我便入鄉隨俗,跟著(zhù)她的研究生們一起精讀???,還在文學(xué)系和東亞文化系旁聽(tīng)了詹明信、羅鵬等老師的課程。

  在學(xué)習的過(guò)程當中,我反觀(guān)自己的研究發(fā)現我原先的研究視域過(guò)于狹小。

  我們一直所習慣的西方思潮“傳播—接受—本土化”單向思路是有問(wèn)題的,我應當是把我的研究放在一個(gè)更寬泛的視域,于是,我開(kāi)始有意識地在世界文學(xué)的整體態(tài)勢中展開(kāi)考察,并將二者的關(guān)系視為不斷更新變化的動(dòng)態(tài)過(guò)程,以期在世界性的和互動(dòng)性的比較視野中呈現我的研究。

  畢業(yè)后,我來(lái)到了蘇州大學(xué),蘇州大學(xué)是海外漢學(xué)研究的重要基地,我本人又所屬跨文化研究中心,在老師們的幫助下接觸到最為前沿的研究動(dòng)態(tài),由此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研究興趣與方向。

  紫牛新聞:在海外訪(fǎng)學(xué)期間,是不是也收獲了新的研究方法論?

  臧晴:對,我讀碩士讀博士的時(shí)候,學(xué)??吕碚?,老師主要介紹的是它的代表作、理論體系這些,也有一些作品導讀。

  但是在杜克大學(xué)訪(fǎng)學(xué)時(shí)我發(fā)現,就算是對??乱粺o(wú)所知的學(xué)生,老師也是讓他們直接讀選段,然后以一種討論的方式直接切入,跟我們國內的理論式建構模式不太一樣。

  一個(gè)是先打理論基礎,一個(gè)則是直接給案例做分析。我本人很喜歡這類(lèi)案例式分析,喜歡做文本分析的研究。

  “雙向奔赴”的同時(shí)也要糾偏

  海外漢學(xué)包含兩方面,即中國文學(xué)的海外傳播和中國文學(xué)的海外研究。近二三十年來(lái),中國文學(xué)海外傳播的速度相當快,臧晴關(guān)注到其中不少現象很是有趣。

  紫牛新聞:如今海外漢學(xué)的傳播中,大家比較關(guān)注的是什么?

  臧晴:中國文學(xué)主動(dòng)“走出去”,推出了中國文學(xué)外譯工程等等,來(lái)鼓勵優(yōu)秀的中國文學(xué)作品及哲學(xué)、政治學(xué)、經(jīng)濟學(xué)等其他書(shū)目的對外傳播。

  有些現象還蠻有趣的,比如說(shuō),在東南亞地區,最受歡迎的是中國網(wǎng)絡(luò )言情小說(shuō)。另外,麥家的作品已經(jīng)被翻譯了35種語(yǔ)言以上,比如他的《解密》西語(yǔ)版海報曾出現在西班牙首都馬德里的公交車(chē)上,還在當地舉辦了沙龍、發(fā)布會(huì )等宣傳活動(dòng),所收到的關(guān)注和評價(jià)都是非常正面的。

  另外,國外主動(dòng)“引過(guò)去”,像莫言獲諾貝爾文學(xué)獎后,大家都很關(guān)注他的翻譯者葛浩文(注:美國著(zhù)名漢學(xué)家),葛浩文的翻譯在傳播中國文學(xué)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影響。

  而且南京還是世界文學(xué)之都,這些都是讓世界來(lái)關(guān)注我們中國文學(xué)境況的非常重要的窗口。

  紫牛新聞:海外漢學(xué)的研究現狀,會(huì )給你帶去什么啟發(fā)?

  臧晴:中國文學(xué)的海外研究方面,也在近百年來(lái)逐漸成為一個(gè)大的景觀(guān)。

  原先在海外并沒(méi)有東亞系、漢學(xué)系這些學(xué)科建制,如今已經(jīng)將這樣的學(xué)科建制完善起來(lái)了。這樣一來(lái),海外對中國文學(xué)的研究,會(huì )采用一些新的視角,最后呈現出與我們國內學(xué)界不一樣的結論。

  所以也帶來(lái)了很有意思的現象,比如,同樣讀魯迅讀張愛(ài)玲,為什么他們的感受和我們是不一樣的?

  這些也引起了我們的反向關(guān)注:他們的研究方法和研究成果是不是可以作為我們自身研究的一面借鑒?是不是可以反過(guò)來(lái)啟發(fā)我們在研究時(shí)需要補充另外的視角?需要站在什么樣的一個(gè)價(jià)值立場(chǎng)上來(lái)研究?

  另外,因為海外漢學(xué)研究在發(fā)展期間受到比較濃重的意識形態(tài)引導,包括它的方法論也不一樣,使得這門(mén)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雖然在國內很受重視,但在國外地位始終邊緣化。

  其次,它對于中國文學(xué)的一些觀(guān)感,在我們看來(lái)也有一些偏見(jiàn),比如他們特別青睞一些寫(xiě)特別偏遠落后地區的,奇情異調事情的,而忽視整體,因此其評價(jià)是有失偏頗的,所以現在做海外漢學(xué)研究,還需要主動(dòng)去糾偏。

  所以要繼續“主動(dòng)走出去”,這也是我們在向世界建立一個(gè)全面、自信、立體的“中國形象”,而不是等西方來(lái)挖掘他們感興趣的方面。這樣一來(lái),可能會(huì )實(shí)現一個(gè)雙向奔赴的更真實(shí)的效果呈現。

  碰到很新的東西,先退后一步

  對照臧晴的評論和所評作品,會(huì )發(fā)現這兩者之間有一個(gè)時(shí)間差。臧晴不會(huì )著(zhù)急地采用過(guò)多的精力去跟蹤當下的創(chuàng )作,以及做及時(shí)性的批評,她似乎更習慣于在作品沉淀之后再解讀。

  但這類(lèi)“慢半拍”的批評,臧晴認為,既需要通覽之前的研究,更需要沉淀之后的歷史感、識見(jiàn)和更加開(kāi)闊的參照系,并且特別考驗批評家能否重新解釋作家作品和發(fā)現并解讀新的問(wèn)題。

  紫牛新聞:你們之前的文學(xué)研究中,出現了諸如“創(chuàng )新的狗”等名詞,聽(tīng)起來(lái)就很“卷”?

  臧晴:最早是80年代,中國文學(xué)剛剛打開(kāi)國門(mén),面向西方思潮,當時(shí)的莫言、余華等作家們深受海外思潮影響,他們急迫地想要去追趕世界文學(xué)潮流,所以當時(shí)有這樣的一個(gè)說(shuō)法,就是說(shuō),“創(chuàng )新的狗跟在每個(gè)人后面,步步緊逼”,每個(gè)人都想寫(xiě)一點(diǎn)不一樣的東西,所以當時(shí)的先鋒文學(xué)非常繁榮。

  等這一陣熱鬧喧囂暫停后,差不多在90年代開(kāi)始進(jìn)入一個(gè)集中性的反思階段,就是說(shuō),你總在追趕別人的潮流,企圖模仿和跟蹤,然而此路并不通,這時(shí)開(kāi)始有了一些調整和自我轉向。到現在,在雙方比較了解的基礎上,可以更客觀(guān)地看待雙方的作品了。

  其實(shí),從某種程度上說(shuō),寫(xiě)作者和研究者的困境是相似的:能否在持續變化的“物”面前,不斷尋求到“詞”的積極應對,這其中既包括寫(xiě)作者對現實(shí)生活變化的敏銳捕捉,也包含了對這些變化背后問(wèn)題的持續思考。

  所以,在經(jīng)過(guò)了趕時(shí)髦、追前沿的階段之后,再回過(guò)頭,尋找出一條更適合自己的研究道路,文學(xué)研究是審慎的勘探。

  紫牛新聞:那你在從事文學(xué)研究的道路上,經(jīng)歷過(guò)多少次的“理論眩暈”呢?

  臧晴:我在本科階段時(shí)感受到了第一波理論眩暈。

  當時(shí)也蠻有趣的,作為本科新生,對一切都充滿(mǎn)好奇和求知欲,最開(kāi)始的文學(xué)理論課上,學(xué)一些當代西方文論思潮也覺(jué)得新奇,再看老師發(fā)表的期刊文章,發(fā)現他們用這些方法重新解讀了我們比較熟悉的作品,包括我們高中階段學(xué)過(guò)的一些語(yǔ)文作品。

  當時(shí)我們真的是如饑似渴,也特別沉迷,希望自己也能夠盡快掌握某一種理論體系,并把它運用到批評實(shí)踐當中來(lái)。

  進(jìn)入研究生階段后,我在南京大學(xué)的各個(gè)學(xué)院旁聽(tīng),也參加了很多前沿學(xué)術(shù)活動(dòng),當時(shí)整個(gè)人文環(huán)境、學(xué)術(shù)環(huán)境都相當前沿和時(shí)髦,在流轉學(xué)習中,我也受到了很多沖擊——當前西方最前沿的理論是什么?當前最關(guān)心的問(wèn)題是什么?那些最時(shí)髦的詞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意思?都是我關(guān)注的話(huà)題。

  再然后,去海外短暫訪(fǎng)學(xué),我發(fā)現之前耳熟能詳的一些思潮,一些概念和一些術(shù)語(yǔ),在西方的闡釋和理解中,是另外一番景象,運用的時(shí)候也有另外一番景象。

  因此,這三次“理論眩暈”,對我的影響最為重要。

  紫牛新聞:這么多次的理論沖擊,你如何厘清它們,并為自己所用呢?

  臧晴:首先,做研究必須要有理論基礎,要了解前沿的理論動(dòng)態(tài),思潮動(dòng)態(tài),但是對它們的理解,必須站在一個(gè)反思性的立場(chǎng)上,不能沉迷其中,必須建立一個(gè)批判性立場(chǎng)。

  我個(gè)人偏好于問(wèn)題式研究,以問(wèn)題為核心,通過(guò)問(wèn)題來(lái)推動(dòng)論證,企圖回到歷史現場(chǎng),來(lái)揭示出事物的本來(lái)面貌。

  同時(shí),也要打開(kāi)一些視野,吸取各個(gè)方向,各個(gè)路徑,為自己所用,所以我現在慢慢地也有了一些變化。

  紫牛新聞:那么這一路成長(cháng)中,老師們的耳提面命是不是也帶來(lái)了很大幫助?

  臧晴:對,讀碩士時(shí),我的導師丁帆老師就提醒我,想要做出真問(wèn)題,就必須有自己的文學(xué)價(jià)值觀(guān),這來(lái)自于知識積淀之上的文學(xué)史視野和批判性思維。

  所以,在研究上不能只集中于眼下的一畝三分地,要把自己的目光放得更寬更遠一些。

  他對我的影響和啟發(fā)都很大,一方面,提醒我不要盲目追星。還有就是對任何問(wèn)題要有一個(gè)批判性視野,碰到很新的東西,先退后一步。

  紫牛新聞:那你現在是在一畝三分地上使勁耕耘然后靜候開(kāi)花,還是打破自己,全面開(kāi)花呢?

  臧晴:我是覺(jué)得,有些方向不一定能做出太大的成績(jì),但你做了一些積累,所以,在不斷墾荒的同時(shí),也加強對新方向的關(guān)注,到處開(kāi)花嘛。

  不過(guò),目前還沒(méi)有,因為我在這幾個(gè)研究方向上挖掘得還不夠,積累得不夠,還有很多話(huà)題可以做。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dòng)浾?孔小平

  出品人:王文堅 畢飛宇

  總策劃:鄭焱 丁捷

  監制:馮秋紅 宋嶠

  統籌:周韞 楊恒國

  劇本:孔小平

  攝像:朱信智 于房浩

  剪輯:曾宏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