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jiàn)大咖 | 祁智:傳統文化其實(shí)能進(jìn)入千家萬(wàn)戶(hù)的

(2023-09-12 15:41) 5989755

  “我們走一路,一朵花,走一路,一個(gè)果子,這個(gè)花和果子是從哪里來(lái)的?都是我們的經(jīng)典,是我們的前人留給我們的。我們要做的事是什么?就是踮起腳從自己的書(shū)架上取一本書(shū),就相當于踮起腳在果樹(shù)上摘一個(gè)果子,我們享受,但享受不是終極目的,享受一下,往前走。”

  中華民族源遠流長(cháng),上下五千年,曾創(chuàng )造了燦爛的文化,創(chuàng )作了無(wú)數流傳后世、甚至影響世界的文化經(jīng)典?!断腋琛纷鳛橐槐竟_(kāi)的私人閱讀筆記,祁智以獨特的語(yǔ)言風(fēng)格表達了對經(jīng)典的體悟,展現了中華傳統文化的美好價(jià)值。

  祁智 鳳凰出版傳媒集團編審,國家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zhuān)家、江蘇省“德藝雙馨”中青年文藝工作者、江蘇省“書(shū)香江蘇”形象大使,江蘇省作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南京市作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江蘇省朗誦協(xi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江蘇省中華詩(shī)學(xué)理事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

  著(zhù)有《呼吸》《芝麻開(kāi)門(mén)》《小水的除夕》《沿線(xiàn)》《二寶駕到》《反面角色》《羊在天堂》《除夕的馬》《奶牛阿姨》等50余部作品。兩獲中宣部“五個(gè)一工程”獎,獲國家圖書(shū)獎、馮牧文學(xué)獎、青年文學(xué)獎、江蘇省紫金山文學(xué)獎、金陵文學(xué)獎,獲2014年“中國好書(shū)”,獲2016年“陳伯吹國際兒童文學(xué)獎”。CCTV《跟著(zhù)書(shū)本去旅行》嘉賓、JSTV《我愛(ài)古詩(shī)詞》嘉賓。

  筆耕不輟化經(jīng)典,人間煙火籍中現

  今年5月,祁智所著(zhù)的《弦歌》獲得了“中國好書(shū)”的稱(chēng)號。不同于祁智以往的虛構寫(xiě)作,這是一本閱讀筆記,記錄了他研讀傳統經(jīng)典的心得體會(huì ),30篇,涉及到幾百個(gè)經(jīng)典、故事、人物。南京大學(xué)歷史學(xué)院中國歷史系教授胡阿祥認為《弦歌》以“經(jīng)史子集叢”之琴瑟,奏“天地人神鬼”之詠嘆。其音,有風(fēng)有雅有頌,聆之,頗思歐陽(yáng)修之賦秋聲;其旨,言志言情言美,悟之,乃念五柳先生之歸園田……

  煙火氣,是祁智對作品的追求,也是他的標識。祁智善于發(fā)現藏在詩(shī)里和故事里的細節密碼:從《豳風(fēng)·七月》就能透視豳?lài)母鲌D譜,描繪出一個(gè)完整的農事年輪;從《絕句》里“黃鸝為什么是兩只”的問(wèn)題就能引申到對杜甫現實(shí)主義特征的剖析……將讀者懂的東西變成不懂,而后又變成懂的東西,正是他眼中自己的創(chuàng )作初衷:“你聽(tīng)完之后一轉身就可以在飯桌上、可以在喝茶的時(shí)候、可以在帶孩子回家的路上,和別人去說(shuō),這是我樂(lè )此不疲的事情。”

  作品之外的祁智本人也是具有煙火氣的,以極度的率真與讀者交流。“我喜歡《豳風(fēng)·七月》,有一個(gè)過(guò)程。篇幅太長(cháng)、月份顛倒、場(chǎng)面雜陳、字詞陌生……” 他在《弦歌》中寫(xiě)道,“如果不喜歡,可以有一萬(wàn)個(gè)理由。我甚至懶得去查‘豳’的讀音,粗暴地念‘幽’。”

  祁智說(shuō):“傳統的經(jīng)典不僅僅是讓我們的研究者做高深的學(xué)問(wèn),它也可以是每個(gè)人家里的日常。”他認為中華古典文化經(jīng)典對他來(lái)說(shuō)特別的親近,從而得到啟發(fā)——傳統文化其實(shí)能進(jìn)入千家萬(wàn)戶(hù)的。祁智想通過(guò)《弦歌》談?wù)勛约簩?jīng)典的態(tài)度、對經(jīng)典的感知,“我要說(shuō)出我自己的話(huà)”。

  覽古通今弦歌起,中華辭海悟良久

  祁智小時(shí)候便與傳統經(jīng)典文學(xué)建立起緣分,最早讀《詩(shī)經(jīng)》,讀來(lái)不求甚解,只感受其中的美,“那時(shí)候不認識‘蒹葭’,但是‘蒼蒼’認識,什么蒼蒼,我就覺(jué)得很美”。

  他也喜歡看小說(shuō),擅長(cháng)講故事,看了十分之一的《水滸傳》之后,便能自己給同學(xué)說(shuō)一部水滸,以至于同學(xué)終于拿到《水滸傳》這本書(shū),翻看后丟在一邊:“這本是假的,和祁智講的水滸不同。”小說(shuō)的故事性、細節化影響著(zhù)祁智的創(chuàng )作風(fēng)格。

  面對傳統經(jīng)典之作,祁智有兩層體悟視角。其一,是研究者的視角。作為一個(gè)具有歷史眼光的讀者,祁智喜歡將自己置于時(shí)空坐標上,用跨朝代、跨山河的視角洞察古詩(shī)典籍里的奧秘。為什么“黃河入海流”是黃河往下游的,“黃河遠上白云間”是黃河往上游的?不同的角度再比較,為什么唐代的人寫(xiě)這些大山大河都是如此的氣魄、遼闊、豪邁?幾百年后,他人筆下的黃河又有不同?“我認認真真地研究,字里行間的背后,是國家、是社會(huì )、是歷史、是個(gè)人、是家庭”。

  欣賞者的視角則是另一種。祁智感嘆于《詩(shī)經(jīng)》在兩、三千年前記錄下的美美與共的社會(huì )風(fēng)貌,“古人那時(shí)貧困的生活怎么會(huì )有那么一份安逸,怎么會(huì )有那么一份優(yōu)雅!”他說(shuō),我們既要看到過(guò)去每個(gè)足跡的閃光點(diǎn),也要看到前人行走時(shí),他的艱難、他的孜孜不倦。江蘇鳳凰出版集團編委會(huì )編委、編審汪修榮認為祁智“陶醉在經(jīng)典的閱讀享受中,行文流水,思接千里,完全活躍在古典詩(shī)文的詩(shī)意世界里,汪洋恣肆卻又無(wú)一不與歷史和經(jīng)典相接續。”

  童志未泯筆鋒秀,繼往開(kāi)來(lái)為后書(shū)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作家祁智有一個(gè)教師夢(mèng)。

  受作為教師的父親影響,祁智從小就想成為一名老師。為把中學(xué)教好,祁智從幼兒園語(yǔ)文教到大學(xué)語(yǔ)文,甚至給研究生上古典文學(xué),“這樣我就知道,我的學(xué)生從哪里來(lái),也知道我的學(xué)生去哪里,我就可以更好地去教”。能夠有時(shí)間有條件為孩子服務(wù),是祁智認為最幸福的事。

  祁智坦言,小時(shí)候沒(méi)有讀到很多書(shū),這是他的遺憾。也正因為此,致力于為兒童寫(xiě)作成為了祁智的另一層堅持。他吟哦詩(shī)文、品味經(jīng)典的身影也常常出現在各地校園里,更是小朋友眼里親切的祁智叔叔。祁智打趣道:“用一句很庸俗的話(huà)說(shuō),誰(shuí)能記得你時(shí)間更長(cháng),就是孩子。”

  △祁智接受采訪(fǎng)

  莫礪鋒認為,中華傳統文化主要包括器物文化、制度文化與觀(guān)念文化三大類(lèi)。其中,觀(guān)念文化是整個(gè)文化體系中最核心的深層結構,也唯有觀(guān)念文化可以傳承。觀(guān)念文化的載體是歷代典籍,觀(guān)念文化的傳承在于一代代繼往開(kāi)來(lái),今人問(wèn)古人、后人話(huà)今人。祁智很懂得這個(gè)道理:“我們其實(shí)有兩個(gè)‘遠’,一個(gè)‘遠’是往前看,是我們未來(lái)的路,是我們和我們的子子孫孫要走的;一個(gè)‘遠’是往后看,是前人走過(guò)來(lái)的路,他們留下來(lái)很多的經(jīng)典。我們讀他們的經(jīng)典,讀萬(wàn)卷書(shū),走我們的路,走萬(wàn)里路。”

  作為今人,祁智繼承發(fā)揚古代經(jīng)典中的精粹,弦歌不輟、經(jīng)典常青,以自己獨特的視角書(shū)寫(xiě)著(zhù)古圣先賢之光,接上前人的路。遙望后人,他用自己對兒童創(chuàng )作的堅持銜上了未來(lái)的路,“我們要敬畏孩子,為他們盡可能地提供一些我們自己能夠提供的、好的東西。”(杜曉晗 楊蓓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