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雷新作《燃燒的生命》在寧成功發(fā)布

來(lái)源:新江蘇 (2024-05-27 10:11) 5998739
       由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發(fā)行的鄒雷長(cháng)篇非虛構文學(xué)《燃燒的生命》首發(fā)分享會(huì )在新街口新華書(shū)店成功舉行。
       5月25日上午,南京江北新區文聯(lián)副主席、江北新區作家協(xié)會(huì )主席、一級作家鄒雷長(cháng)篇非虛構文學(xué)《燃燒的生命》首發(fā)分享會(huì )在新街口新華書(shū)店成功舉行,著(zhù)名文學(xué)評論家、江蘇省作協(xié)副主席汪政,鳳凰出版傳媒集團副總編輯、著(zhù)名作家、評論家王振羽,民盟中央委員、著(zhù)名書(shū)法家、教育家劉洪友,江蘇省作家協(xié)會(huì )原副巡視員、《雨花》雜志原主編李風(fēng)宇,著(zhù)名企業(yè)家、作家、南京江北新區作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文劍,著(zhù)名作家、江蘇廣電總臺期刊總編輯曹峰峻,秦淮區文化局原局長(cháng)、秦淮文化研究專(zhuān)家高安寧,該書(shū)主人公余庭虎以及其好友原南京電信設備廠(chǎng)黨委書(shū)記繆軍、南京市第五中學(xué)原教師吳春桐等作家、文友、讀者100余人參加了發(fā)布和作品分享,與作者就本書(shū)創(chuàng )作感悟以及藝術(shù)特色展開(kāi)了文學(xué)對談與交流。

  27萬(wàn)字的《燃燒的生命》一書(shū),是鄒雷繼以新安旅行團為題材的作品《行走的學(xué)?!氛〉诎藢米辖鹕轿膶W(xué)獎桂冠之后又一佳作,由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發(fā)行。書(shū)中描述了食不果腹的主人公余庭虎童年最深的記憶;記載了青少年時(shí)期余庭虎癡迷“樣板戲”,練習二胡、月琴,考入縣京劇團,遇上改革開(kāi)放的年代,又因身患肝病而遠離京劇舞臺中心,余庭虎停薪留職,歷經(jīng)挫折,成為商海梟雄的人生歷程;展示了退休后、功成名就的余庭虎回報鄉梓,同時(shí)重新?lián)炱鹁﹦∵@一愛(ài)好,成立南京鳳凰劇社,在家鄉大橋中、小學(xué)的學(xué)生中傳承京劇藝術(shù),成為江浦知名文化人士的風(fēng)采。

  

  

  
發(fā)布會(huì )上,汪政、李風(fēng)宇、鄒雷、王振宇、余庭虎共同為新書(shū)發(fā)布揭幕(左起)。
       發(fā)布會(huì )上,李風(fēng)宇首先致辭,鄒雷、余庭虎、汪政、李風(fēng)宇、王振宇共同為新書(shū)發(fā)布揭幕。主持人訪(fǎng)談過(guò)程中,余庭虎暢談了自己從京劇起步、創(chuàng )業(yè)再到回歸京劇的人生經(jīng)歷。他講道:“生命不息,奮斗不止。我讀過(guò)司馬遷的《報任安書(shū)》,‘古者富貴而名摩滅,不可勝記,唯倜儻非常之人稱(chēng)焉。’我喜歡英雄,每次看《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兒女英雄傳》等,總是熱血沸騰。所以我覺(jué)得,我奔跑了一生,退休后又做了文化義工,我為自己沒(méi)有虛度年華而感到欣慰。”
       江蘇省文聯(lián)主席章劍華為該書(shū)作序,他在序言中寫(xiě)道:為了塑造好余庭虎這個(gè)人物,鄒雷將作品置于改革開(kāi)放的大背景下,呈現出主人公余庭虎鳳凰涅槃般的生命歷程。我們看到,余庭虎的一生都在拼搏,他的激情一直在燃燒,失敗與成功相互交織,催促他永不止步,走向人生的巔峰。一個(gè)平凡人的成功經(jīng)歷,在作者的筆下,翻江倒海,波瀾壯闊,既合情理,又出人意料,總能引人入勝。
       訪(fǎng)談環(huán)節,汪政與王振羽就本書(shū)的藝術(shù)特色展開(kāi)了對話(huà)。汪政談到了知識對寫(xiě)作的重要性。為了創(chuàng )作這部作品,鄒雷下了一番扎扎實(shí)實(shí)的功夫,這不僅花在對人物的仔細采訪(fǎng)上,花在與所寫(xiě)人物的交流共情上,也花在許多專(zhuān)業(yè)知識與資料的整理上。紀實(shí)作品與虛構性作品不一樣,如果涉及具體的行業(yè),寫(xiě)作者就必須是一個(gè)內行。所以,鄒雷不但真實(shí)地展現了余庭虎的人生,同時(shí)也回放了中國幾十年的經(jīng)濟發(fā)展道路,以人寫(xiě)史,以史證人,使得這部個(gè)人史的紀實(shí)具有了歷史的深度與理性的精神。再就是鄒雷對人物性格的刻畫(huà)、個(gè)性的描寫(xiě)與精神世界的開(kāi)掘又讓我們從人性的高度理解了人物對命運的掌控、對理想的追求,理解了人物順應時(shí)代的智慧和回饋社會(huì )的情懷。讓讀者感到驚奇的是,鄒雷出入于紀實(shí)、虛構與兒童文學(xué)不同類(lèi)型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之間,他為自己的寫(xiě)作騰挪出了廣闊的空間,也積累了豐富的經(jīng)驗與先進(jìn)的裝備?!度紵纳冯m然是一部紀實(shí)作品,但處處可以見(jiàn)出小說(shuō)的豐姿和韻味。在紀實(shí)文學(xué)中,如何處理紀實(shí)與虛構一直是個(gè)難題,如果謹守紀實(shí),難免干巴枯燥,見(jiàn)干不見(jiàn)葉;如果放任虛構,又給人不真實(shí)的感覺(jué)。鄒雷可以說(shuō)很好地解決了這一難題,他堅持大處真實(shí)的紀實(shí)底線(xiàn),時(shí)間、空間、事件、人物、關(guān)鍵細節等方面毫不馬虎,整體的敘述線(xiàn)索始終緊貼人物的經(jīng)歷與事業(yè)的發(fā)展,主線(xiàn)突出,真實(shí)可信。而在人物心理活動(dòng)、氣氛渲染、行為舉止與語(yǔ)言刻畫(huà)上則從當時(shí)的情境出發(fā),展開(kāi)合理想象,力圖情景再現。這些描寫(xiě)不但入情入理,而且豐滿(mǎn)了場(chǎng)景與細節,這都得益于鄒雷小說(shuō)家的底蘊與功力。
王振羽則說(shuō),余庭虎的一生,跌宕起伏,五彩斑斕,既是一個(gè)人的奮斗史,也是一個(gè)時(shí)代的備忘錄,更給人啟迪,是一首催人奮進(jìn)的行進(jìn)曲。
         發(fā)布會(huì )上,作為在小說(shuō)、報告文學(xué)、兒童文學(xué)、影視、廣播劇等諸多領(lǐng)域著(zhù)作頗豐的鄒雷來(lái)說(shuō),結合自身多年的創(chuàng )作經(jīng)驗,回顧了《燃燒的生命》創(chuàng )作經(jīng)過(guò)與收獲。
        活動(dòng)由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新街口新華書(shū)店、南京江北新區作家協(xié)會(huì )承辦,江蘇廣電總臺著(zhù)名主持人、江蘇交通廣播網(wǎng)新聞主播關(guān)心擔任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