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新文學(xué)史》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在北京舉行

(2024-06-21 15:20) 5999701

  江蘇作家網(wǎng)訊  2024年6月19日,《江蘇新文學(xué)史》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在北京舉行。中國作協(xié)黨組成員、副主席、書(shū)記處書(shū)記,中國作家出版集團黨委書(shū)記吳義勤,江蘇省委宣傳部常務(wù)副部長(cháng)梁勇,全國政協(xié)文化文史和學(xué)習委員會(huì )副主任、中國作協(xié)副主席閻晶明,中國作協(xié)副主席、江蘇省作協(xié)主席畢飛宇,江蘇省作協(xié)黨組書(shū)記、書(shū)記處第一書(shū)記、副主席鄭焱,江蘇省作協(xié)名譽(yù)主席范小青,江蘇當代作家研究中心主任韓松林,《江蘇新文學(xué)史》總主編、中國現代文學(xué)研究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南京大學(xué)人文社科資深教授丁帆,江蘇當代作家研究中心常務(wù)副主任張王飛,省作協(xié)副主席朱輝、胡弦、胡學(xué)文,及國內知名專(zhuān)家學(xué)者、《江蘇新文學(xué)史》各編主編等出席研討,會(huì )議由江蘇省作協(xié)黨組成員、書(shū)記處書(shū)記、副主席賈夢(mèng)瑋主持。

  《江蘇新文學(xué)史》由江蘇省委宣傳部批準立項并直接指導,省作協(xié)和江蘇當代作家研究中心組織編撰,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發(fā)行。項目于2019年正式立項,依托南京大學(xué)、南京師范大學(xué)、蘇州大學(xué)等江蘇高??蒲嘘犖?,由丁帆任總主編,60多位在全國文學(xué)界有重要影響的老中青文學(xué)史家和批評家共同組成編撰隊伍?!督K新文學(xué)史》全書(shū)共12編30卷1000萬(wàn)余字,配套的《江蘇新文學(xué)史史料卷》共40卷1300萬(wàn)字,對江蘇文學(xué)史乃至中國文學(xué)史的書(shū)寫(xiě)構建具有重要意義。

  總結與展望:江蘇重要的文化工程

  作為梳理研究百年江蘇文學(xué)文脈的重要工程,《江蘇新文學(xué)史》得到了與會(huì )領(lǐng)導的一致肯定——

  吳義勤認為,《江蘇新文學(xué)史》的推出,是江蘇文學(xué)界深入學(xué)習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的重要成果,具有開(kāi)創(chuàng )性、典范性和引領(lǐng)性意義。叢書(shū)的面世為中國百年文學(xué)史的書(shū)寫(xiě)與構建提供了重要參考和有益啟示其一,呈現了區域文學(xué)史的典型模本,規模宏大,涵蓋全面,全面系統完備呈現百年江蘇文學(xué)的發(fā)展面貌;其二,是一份形質(zhì)兼備的學(xué)術(shù)文本,編撰團隊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文藝觀(guān)、歷史觀(guān),論從史出,史論結合,既保證史料的詳實(shí),又以史的眼光做出中肯的價(jià)值判斷和學(xué)術(shù)評價(jià),充分闡述江蘇文學(xué)的地域特色;其三,為中國文學(xué)整體發(fā)展背景下區域文學(xué)史建構提供了獨特的樣本,為中國新文學(xué)史提供更為完整豐富的史料,也能為中國文學(xué)的整體研究提供一種具體獨特的學(xué)術(shù)視角。

  

  閻晶明指出,江蘇是中國當代文學(xué)的文學(xué)大省,南京又是世界文學(xué)之都,這樣一個(gè)特別的文學(xué)區域應該有一部與之匹配的文學(xué)史,《江蘇新文學(xué)史》的出版恰逢其時(shí)。這部書(shū)不但對江蘇,全國其他省份或地域文學(xué)史的書(shū)寫(xiě)都有很強的啟示意義。這是一部研究、論述史料相結合的重要著(zhù)作,全方位展現了百年江蘇文學(xué)發(fā)展的脈絡(luò )。江蘇文學(xué)的發(fā)展還在不斷的豐富、壯大、發(fā)展中,希望今后推出更多成果,為江蘇新文學(xué)史續寫(xiě)華麗篇章。

  

  梁勇表示,《江蘇新文學(xué)史》作為百年江蘇文學(xué)的“一方之全史”,有著(zhù)“存史、資治、教化”的重要作用。叢書(shū)不僅系統總結了江蘇新文學(xué)發(fā)展的經(jīng)驗,全面展示江蘇新文學(xué)發(fā)展的軌跡,深入提煉了百年江蘇新文學(xué)史的當代價(jià)值和世界影響,成為江蘇文脈整理研究與傳播工程的重要補充和豐富;還為中國文學(xué)研究學(xué)術(shù)體系的構建做出了一次重要的探索,成為構建中國文學(xué)研究學(xué)科體系、學(xué)術(shù)體系、話(huà)語(yǔ)體系的重要成果之一。

  畢飛宇說(shuō),《江蘇新文學(xué)史》既是一部文學(xué)史,也是一部學(xué)術(shù)史,它的出版鞏固了江蘇文學(xué)在中國新文學(xué)版圖上的重要地位,與中國新文學(xué)百年發(fā)展的歷程相得益彰、交相輝映,從此江蘇新文學(xué)史不再是零散的,而是一個(gè)具有系統性、權威性的宏大體系?;赝^(guò)去是為了更好展望明天,省作協(xié)將繼續團結全省作家朋友,維護江蘇良好的文學(xué)生態(tài),腳踏實(shí)地、精益求精,推出更多凝聚人民精神力量的優(yōu)秀作品,為構筑新時(shí)代江蘇文學(xué)的新高峰貢獻力量。

  韓松林和丁帆回顧了項目的組織協(xié)調和編纂成書(shū)過(guò)程。項目期間,韓松林和丁帆組織的編委會(huì )、各編主編會(huì )議及全體編纂人員會(huì )議有30次左右,叢書(shū)完成后又不計時(shí)間,與出版社和相關(guān)的主編逐一研究解決問(wèn)題。韓松林感慨,這當中深深體會(huì )到大項目要有大支持、要有好隊伍、要下大決心,項目的成功離不開(kāi)江蘇省委省政府、江蘇省委宣傳部的決策和支持,離不開(kāi)省內專(zhuān)家的同心協(xié)力,在涉及史料體系架構的決斷上,要有膽略史見(jiàn)。丁帆表示,叢書(shū)編纂秉持基本原則就是“開(kāi)放包容”:擴大文學(xué)的內涵與外延,將海外華文文學(xué)、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戲劇影視文學(xué)乃至評彈、評話(huà)、琴書(shū)等地方藝術(shù)納入文學(xué)史視野,包容個(gè)性化的學(xué)術(shù)觀(guān)點(diǎn),鼓勵新的審美發(fā)現;“寬進(jìn)”的同時(shí)則是“嚴出”,在修史質(zhì)量上精益求精,審校時(shí)發(fā)現不合格,不惜毀版重來(lái)。

  聚焦與開(kāi)放:區域文學(xué)史的地理建構問(wèn)題

  翻開(kāi)《江蘇新文學(xué)史》,1000萬(wàn)字煌煌巨著(zhù),以1892年韓邦慶創(chuàng )辦《海上奇書(shū)》雜志和連載《海上花列傳》為起點(diǎn),分文學(xué)思潮與批評、小說(shuō)、通俗文學(xué)、詩(shī)歌、散文、報告文學(xué)、傳記、戲劇影視、兒童文學(xué)、世界華文文學(xué)、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文學(xué)報刊等12編,共涉及作家3419位、作品13107篇(部)。

  會(huì )上,南京師范大學(xué)教授何平和常熟理工學(xué)院教授丁曉原作為各卷主編代表,分享了叢書(shū)的編纂思路。何平主持《江蘇新文學(xué)史》小說(shuō)卷后三卷工作,他說(shuō),編寫(xiě)之初,大家就形成共識,要尊重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學(xué)術(shù)共同體的學(xué)術(shù)共識,尊重江蘇新文學(xué)的文學(xué)現實(shí),尊重江蘇文學(xué)的發(fā)展規律。秉承這種學(xué)術(shù)心態(tài),再具體處理好三對關(guān)系:一是中國新文學(xué)史和江蘇新文學(xué)史的關(guān)系,一是個(gè)人的學(xué)術(shù)觀(guān)念與整個(gè)學(xué)術(shù)共識的關(guān)系,一是長(cháng)時(shí)段與各個(gè)階段的關(guān)系,以保證基本貫通的歷史邏輯。

  丁曉原擔任報告文學(xué)卷主編時(shí),同樣特別關(guān)注怎么在中國新文學(xué)史的坐標系中確立《江蘇新文學(xué)史》的站位。他認為,江蘇報告文學(xué)具有鮮明的特色和獨特的價(jià)值,它既以非虛構文學(xué)的方式記錄了時(shí)代的律動(dòng)和變遷,也為中國報告文學(xué)史的發(fā)展作出了貢獻,比如對文體的創(chuàng )新和開(kāi)拓、對具有江蘇特色中國價(jià)值的重大題材的書(shū)寫(xiě)。

  “編寫(xiě)過(guò)程中,感覺(jué)我們是在做一個(gè)如何去撰寫(xiě)地方文學(xué)史的實(shí)驗和嘗試。”何平感慨。

  地方文學(xué)史的編寫(xiě),首要面對的或許是空間層面的概念劃定:如何界定作家的籍貫,如何對待行政區劃的流變?中國當代文學(xué)研究會(huì )監事長(cháng)、沈陽(yáng)師范大學(xué)特聘教授孟繁華和《文藝報》副總編劉颋均提到《江蘇新文學(xué)史》里的大江蘇概念,既覆蓋江蘇籍作家的文學(xué)作品,涵納“在江蘇包括非江蘇籍作家的文學(xué)活動(dòng)創(chuàng )作。劉颋認為,這套書(shū)立足江蘇的地域特性、歷史文脈等對江蘇新文學(xué)特點(diǎn)作了整體性呈現和表述,“它回答了我內心一直以來(lái)的疑問(wèn):江蘇文學(xué)何以成為江蘇文學(xué)?又是如何形成的?

  “叢書(shū)的總體思路是既把江蘇新文學(xué)史置于總體的中國新文學(xué)史的一部分來(lái)敘述,又特別呈現江蘇文學(xué)史作為一個(gè)區域文學(xué)史的地方特色”,中國人民大學(xué)文學(xué)院教授楊慶祥說(shuō),它不是一個(gè)機械的地方隸屬于整體的關(guān)系,而是構成了一種對話(huà)關(guān)系,比如高曉聲與“探求者”就跟整個(gè)中國當代文學(xué)發(fā)生了對話(huà)關(guān)系。

  這種地方與總體的對話(huà),在中國作協(xié)創(chuàng )研部主任何向陽(yáng)的分析中可見(jiàn)一斑。她注意到,《江蘇新文學(xué)史》在論述江蘇校園詩(shī)歌熱潮時(shí),只談江蘇校園詩(shī)歌,還將其置于一個(gè)沸騰的詩(shī)歌年代背景,在大的版圖中談江蘇詩(shī)歌版圖;小說(shuō)卷則細分為歷史反思的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國家市場(chǎng)驅動(dòng)的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先鋒寫(xiě)實(shí)并行的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將十年來(lái)的江蘇重要作家悉數納入,回到了江蘇文學(xué)在當代的生動(dòng)現場(chǎng)。

  這套書(shū)整體性路徑首先是照應大的家國歷史,這是我們公認的、共有的背景,同時(shí)會(huì )更加注重小傳統,也就是江蘇自己的地方性傳統。”《文藝報副總編岳雯指出,里面可以看到像南社、探求者這些文學(xué)社團草蛇灰線(xiàn)般埋伏在百年文學(xué)史中;包括戲劇一卷談到的文顯,是在大傳統里頭提很少的重要戲劇家,只有在小傳統里頭他的重要性會(huì )被重新鑄造出來(lái)。

  正如北京師范大學(xué)教授張清華所說(shuō),這樣的書(shū)寫(xiě)不只是對地方史的梳理,也如同一個(gè)扇形的展開(kāi)。文學(xué)思潮與批評編第一卷從新文學(xué)發(fā)端到1970年代,第二卷將1980年代之后的文學(xué)運動(dòng)和景觀(guān)單獨表述,不僅符合歷史的大邏輯,也有利于展開(kāi)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的江蘇文學(xué)。叢書(shū)對南社等重要文學(xué)社團早期活動(dòng)的梳理,為新文化運動(dòng)找到了更多歷史資源和背景;“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的先鋒派、新寫(xiě)實(shí)、新?tīng)顟B(tài)等既是全國性文學(xué)潮流,以江蘇為大本營(yíng),江蘇作家、批評家是引領(lǐng)這些潮流的。  

  史實(shí)與史識:文學(xué)史書(shū)寫(xiě)的審慎和創(chuàng )新

  編纂文學(xué)史,不僅關(guān)乎史料的搜集和撿選,也浸透了關(guān)于何為文學(xué)、何為新文學(xué)的判斷與思考。

  這套書(shū)的學(xué)術(shù)性很強”,中國當代文學(xué)研究會(huì )副監事長(cháng)賀紹俊說(shuō),比如在起點(diǎn)問(wèn)題上,以《海上花列傳》作為江蘇新文學(xué)史的起點(diǎn),是一種文學(xué)史觀(guān)上很可貴的見(jiàn)解,一方面意味著(zhù)新的文學(xué)早在清代末年就醞釀成形了,一方面也看到了通俗文學(xué)在整個(gè)新文學(xué)史中不可低估的作用;在分類(lèi)上,大膽吸納了通俗文學(xué)、戲劇影視、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重新評估通俗文學(xué)的價(jià)值和地位;此外,將報紙期刊單獨成一卷,這就看到了新文學(xué)與現代期刊的密切關(guān)系,一定意義上,新文學(xué)就是在現代期刊上誕生的”。

  江蘇新文學(xué)史——如果說(shuō),“江蘇”將地方與總體相勾連,“新文學(xué)”則致力于將文學(xué)與現代性相貫通,后者尤其體現在對起點(diǎn)和分期問(wèn)題的判斷上。“這套叢書(shū)沒(méi)有沿襲過(guò)去的分類(lèi),而是按照現代思想和文化進(jìn)入中國以及在中國社會(huì )的傳播和影響這一基本脈絡(luò )來(lái)劃定”,《人民日報》文藝部副主任劉瓊分析指出,“為什么以《海上花列傳》為起點(diǎn),我的理解我們睜眼看世界以后,形成了新的生活方式,產(chǎn)生了新的人類(lèi),以此形成了新的文學(xué)表達,這一識見(jiàn)某種程度上體現了文學(xué)與世界、過(guò)去與當下的鏡像關(guān)系,包括叢書(shū)中對文學(xué)機制與文學(xué)生產(chǎn)關(guān)系的記錄和探討,都頗有價(jià)值。

  中國社科院研究員劉大先進(jìn)一步指出,將文學(xué)思潮和批評單列一編本身就體現出新文學(xué)史的意義所在,新文學(xué)之所以跟傳統古典文化不太一樣,就是由于新文學(xué)已經(jīng)成為一個(gè)自主的、經(jīng)過(guò)了現代性分化的獨立的文化、文學(xué)、文藝生產(chǎn)部門(mén),非常明確的對文學(xué)內涵和外延的界定。

  不過(guò),作為“史”的書(shū)寫(xiě),《江蘇新文學(xué)史》的編纂既是大膽的,又是審慎的,堅持論從史出,小心翼翼、力求避免編者之“識”覆蓋文學(xué)之“事”。叢書(shū)關(guān)于事件和本體的處理是很好的,孟繁華指出,作家作品是文學(xué)的本體,也應當是文學(xué)史的本體。過(guò)去,中國當代文學(xué)史飽受詬病的便文學(xué)史學(xué)化問(wèn)題,對當代事情要立馬作出歷史判斷,但“當代文學(xué)史是我們正在經(jīng)歷的,在這種情況下把本體作為重要的書(shū)寫(xiě)對象,因為作家是真的存在,這不是偽問(wèn)題。因而,身為寫(xiě)作者和被研究對象,范小青深懷感激,“每一個(gè)江蘇作家拿到書(shū)后都會(huì )看看自己在哪里,對自己的鼓勵有多大,還有什么不足,這既有史料價(jià)值,又對當下創(chuàng )作有推動(dòng)作用。”

  中國人民大學(xué)教授孫郁重點(diǎn)分析了散文卷,認為編者別具匠心地將詩(shī)人的散文、通俗作家的隨筆等納入分類(lèi)標準,體現了書(shū)寫(xiě)者的多樣性;書(shū)中對作家作品的分析很細致,談到吳稚暉、劉半農、陳源、顧頡剛、李曉峰等人的散文時(shí),逐一評點(diǎn),用野與邪形容吳稚暉,用“游戲筆墨”形容劉半農的雜文……跟傳統文學(xué)史的鑒賞和寫(xiě)法未必一樣。    

  《江蘇新文學(xué)史》以地方為中心,以作家作品為本體,再由主干開(kāi)散出更多枝葉,經(jīng)由不同時(shí)間點(diǎn)形成駁雜的脈絡(luò )和縫隙,生長(cháng)出葳蕤繁茂的文學(xué)世界。

  這套以一個(gè)以文體分類(lèi)為主導線(xiàn)索的文學(xué)史,試圖將文學(xué)史中各種各樣的前沿探索和思考悉數繪入圖譜,內容之豐富和包容讓與會(huì )專(zhuān)家印象深刻。劉大先認為將出版傳播單列一卷,這本身是新的現象,原先設想的那種界限明確的文類(lèi)劃分可能面臨著(zhù)新的融合狀態(tài),這當中充滿(mǎn)著(zhù)各種各樣的潛能,“從這個(gè)意義上說(shuō),它是一部帶有探索性的文學(xué)史”。

  當代人寫(xiě)當代史,本就是充滿(mǎn)探索性的工作:如何篩選作家作品、如何對待經(jīng)典化的未完成……《江蘇新文學(xué)史》采納適度的“薄古厚今的原則,不僅讓叢書(shū)呈現出空間上的聚合和開(kāi)放,也體現了時(shí)間上的彌散與流動(dòng),本質(zhì)是對文學(xué)實(shí)踐的關(guān)注與展望。

  當代文學(xué)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它仍在向前發(fā)展,當代人為當代修史,也許首要的任務(wù)不是篩選,而是為未來(lái)留下最有價(jià)值、最有分量的印跡。賀紹俊說(shuō)。(文/俞麗云;圖/于邦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