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玉長(cháng)篇小說(shuō)《源鄉》研討會(huì )在淮安舉行

(2023-03-22 11:01) 5982669
  

  江蘇作家網(wǎng)訊 2023年3月21日,由江蘇省作家協(xié)會(huì )和淮安市委宣傳部指導,淮安市淮安區委宣傳部主辦的季玉長(cháng)篇小說(shuō)《源鄉》研討會(huì )在淮安舉行。省作協(xié)黨組書(shū)記、書(shū)記處第一書(shū)記、常務(wù)副主席汪興國,省作協(xié)副主席、省文藝家協(xié)會(huì )主席汪政,淮安區委書(shū)記顏復,淮安區委常委、宣傳部部長(cháng)祁素娟,淮安市市委宣傳部文藝處處長(cháng)王仁梅,淮安市文聯(lián)主席王維國、作協(xié)主席龔正,南京大學(xué)教授、著(zhù)名評論家張光芒,省作協(xié)副主席、《雨花》主編朱輝,省作協(xié)人事部主任劉玉芳,省作協(xié)創(chuàng )研室副主任韓松剛、周韞,淮安區委宣傳部副部長(cháng)傅振舉以及淮安市、區相關(guān)單位負責人、淮安當地的作家和新聞媒體近百人參加會(huì )議。作為《源鄉》推薦人、《人民文學(xué)》主編徐則臣、省作協(xié)副主席魯敏通過(guò)視頻方式參加研討,研討會(huì )由汪政主持。

  《源鄉》敘事時(shí)間跨度長(cháng)達40年,從20世紀70年代一直到當下。作者季玉以“我”為敘述主體,通過(guò)“我”的親歷和視角,描寫(xiě)了發(fā)生在蘇北平原一個(gè)叫岔溪鄉程家莊的地方三代農民的生活故事。小說(shuō)人物栩栩如生,情節絲絲入扣,反映了時(shí)代變遷、社會(huì )變革、人性復雜,以及在時(shí)代、社會(huì )、自然背景下,個(gè)體小人物的多舛命運,并為他們不甘平庸落后、積極追求美好事物的凡人精神立傳。

  汪興國代表省作協(xié)向《源鄉》的創(chuàng )作出版表示祝賀,并從人民情懷、批判精神和敘事創(chuàng )新三個(gè)維度作了總體評價(jià)。他說(shuō),淮安是文化底蘊極其深厚的地方,自古人文薈萃、名家輩出。在多姿多彩的淮安文學(xué)版圖上,許多文學(xué)大家用絢爛的文字留下了他們眼里、心中、筆下的淮安,為中國文學(xué)乃至世界文學(xué)增添了濃墨重彩的篇章,也把生生不息的文學(xué)血脈融進(jìn)了運河岸邊的淮安古城。近年來(lái),淮安的文學(xué)事業(yè)在地方黨委政府和宣傳部門(mén)的關(guān)心扶持下得到了長(cháng)足的發(fā)展,一批深耕生活、潛心創(chuàng )作的本土作家,緊跟時(shí)代步伐,聚焦重大主題,追求藝術(shù)創(chuàng )新,精品佳作不斷涌現。季玉從事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三十年,發(fā)表作品200余萬(wàn)字,《源鄉》正是她多年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用心用情創(chuàng )作的一部?jì)?yōu)秀作品。祝愿季玉和其他淮安作家們一道踔厲奮發(fā)、勤奮創(chuàng )作,推出更多反映時(shí)代之變、中國之進(jìn)、人民之呼的精品力作,為繁榮新時(shí)代江蘇文學(xué)、推動(dòng)中國式現代化江蘇新實(shí)踐貢獻力量。

  顏復在致辭中說(shuō),長(cháng)期以來(lái),淮安區始終高度重視文學(xué)事業(yè)發(fā)展,特別是近年來(lái),在《人民文學(xué)》雜志社和省作協(xié)的關(guān)心支持下,淮安區連續三屆成功舉辦“吳承恩長(cháng)篇小說(shuō)獎”,廣大“文學(xué)淮軍”扎根故土,以心系蒼生的家國情懷,記錄時(shí)代、書(shū)寫(xiě)時(shí)代、謳歌時(shí)代,涌現出了一批膾炙人口的精品力作,彰顯了優(yōu)秀本土作家的抱負、責任和擔當,淮安區文化影響力、傳播力不斷攀升。希望《源鄉》成為一張重要的文化名片,讓淮安區為更多人所知曉和向往;也希望全區廣大作家和文學(xué)愛(ài)好者繼續以飽滿(mǎn)的熱情,將筆觸聚焦家鄉,創(chuàng )作出更多思想精深、文筆精湛、內容精良的文學(xué)佳作;期待更多熱愛(ài)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人走進(jìn)淮安區,感受獨具魅力的地域文化,共同講好新時(shí)代淮安區故事。

  

  會(huì )上,專(zhuān)家學(xué)者就《源鄉》一書(shū)展開(kāi)深入研討。

  汪政:季玉的《源鄉》這部長(cháng)篇小說(shuō)繼承了中國鄉土文學(xué)的傳統,堅持現實(shí)主義的創(chuàng )作方法,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chuàng )作導向,在傳統的基礎上有所突破有所創(chuàng )新,既反映出幾十年淮安這片土地的巨大的變化,同時(shí)又目光下沉,腳踏實(shí)地,把自己的筆觸緊緊地盯住普通人的命運、喜怒哀樂(lè ),寫(xiě)出普通人的生命史、成長(cháng)史,以此來(lái)折射大時(shí)代、大變局、大格局,同時(shí)在藝術(shù)上又有所創(chuàng )新。

  徐則臣:小說(shuō)里面的整個(gè)鄉村和生活非常地及物,但又有跳脫出現實(shí)主義的那一部分,就是小說(shuō)中所蘊含的詩(shī)意的人生和詩(shī)意的表達。同時(shí)讓我感動(dòng)的還有季玉老師在講述程家莊故事時(shí)的那種真誠,這個(gè)真誠讓小說(shuō)具備了別樣的力量。這種真誠和詩(shī)意讓我特別感動(dòng),也讓小說(shuō)中的鄉村生活和這群人物超越了一般小說(shuō)中的鄉村生活和人物。

  魯敏:季玉這本書(shū)給我很多的閱讀感受,我想談三個(gè)詞,第一個(gè)詞是“鄉村”,我們所有經(jīng)驗和人生的地理軌跡的變遷,總是跟鄉村有非常緊密的邏輯關(guān)聯(lián)。這使得我們對于跟鄉村大地有關(guān)的敘事會(huì )有特別的感觸。第二個(gè)詞是“女性”。季玉塑造了鄉村女子的群像,從她們身上你會(huì )看到很多的苦難,也會(huì )看到女性與苦難是如何共處的。第三個(gè)詞是“時(shí)間”,只有活到了一定的歲數,對于某些題材或者某些主題,你才會(huì )更有勇氣、信心和魄力去處理這些題材。季玉必須動(dòng)用她很多年的經(jīng)驗和她對于鄉村生活、對外部世界的認識,她的整體價(jià)值觀(guān)、倫理觀(guān)、性別觀(guān)等等都成熟了,才能處理這個(gè)題材。

  張光芒:我對于這部小說(shuō)的基本判斷是:它是一部融合了生命痛感、現代女性、歷史真實(shí)為一體的新鄉土小說(shuō)。小說(shuō)注重描寫(xiě)在這個(gè)原始欲望與鄉村倫理并存的世界,人類(lèi)的生命存在是如何艱難和頑強,同時(shí)又如何在麻木沉淪與自我改變當中走向未來(lái)。

  朱輝:《源鄉》語(yǔ)言準確、流暢、節奏感強,信息量大、情感濃度高、人物眾多、事件龐雜,作為一部長(cháng)篇小說(shuō),場(chǎng)景調度比較準確,命運感比較突出,是一部十分難得的好作品。

  劉玉芳:季玉是一位潛心創(chuàng )作的好作家。小說(shuō)對于人物的塑造源于季玉生活的積累、深厚的創(chuàng )作根基,她以獨特的視角、細致的觀(guān)察、細膩的描寫(xiě),為生活在蘇北平原上的農民立傳,為蘇北平原過(guò)往的農村生活立碑,彰顯了季玉很好地踐行了以人民為中心的創(chuàng )作導向。

  韓松剛:鄉土是生命之源、情感之源、思想之源?!对脆l》是一部記憶之書(shū)、命運之書(shū)、反思之書(shū)。

  周韞:鄉村故事喜聞樂(lè )見(jiàn),講好鄉村故事是季玉創(chuàng )作的現實(shí)考量。民間性在這部小說(shuō)里不是標簽,而是與作者血脈相連、貼心貼肺、深入骨髓的痛與愛(ài)?!对脆l》是一部從泥里長(cháng)出來(lái)、混雜著(zhù)生命原液的心血之作。

《源鄉》作者季玉

  與會(huì )其他專(zhuān)家老師一致認為,《源鄉》生動(dòng)描述了近四十年來(lái)蘇北鄉村的滄桑巨變和農民命運,彰顯了作者以人民為中心的創(chuàng )作導向和對家鄉、對土地、對人民的摯愛(ài)之情;展現了年輕一代在新時(shí)代的感召下不甘于現狀、奮發(fā)進(jìn)取的新作為、新追求,在主旨意蘊、結構方式、語(yǔ)言特色等方面具有較高的文學(xué)藝術(shù)價(jià)值和時(shí)代意義。(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