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川:測繪天地人生,遙感科學(xué)前沿——“五院”院士李德仁采訪(fǎng)紀實(shí)

來(lái)源:江南時(shí)報網(wǎng) (2024-06-26 09:06) 5999780
  

  2024年6月24日,全國科技大會(huì )、國家科學(xué)技術(shù)獎勵大會(huì )和中國科學(xué)院第二十一次院士大會(huì )、中國工程院第十七次院士大會(huì )在北京人民大會(huì )堂隆重召開(kāi)。這是獲得2023年度國家最高科學(xué)技術(shù)獎的武漢大學(xué)李德仁院士代表全體獲獎人員發(fā)言。新華社記者 姚大偉 攝

  引言

  去武漢大學(xué)采訪(fǎng)的歸途,高鐵上,抓起李德仁送給我的《空間數據挖掘理論與應用》亂啃一氣。不好啃。書(shū)中絕大部分內容都在我的知識邊界之外。卻讓人興奮,有一種越界的快感,這快感,刺激也激勵著(zhù)我?;氐阶约視?shū)房,一邊回放采訪(fǎng)錄音,一邊在一片陌生的知識原野跋涉,似乎漫無(wú)目的,又有一種面對無(wú)限豐富而來(lái)不及采擷的欣喜。

  人生,打開(kāi)窗戶(hù)與不打開(kāi)窗戶(hù),真的不一樣。一個(gè)人,能看到的風(fēng)景永遠少于看不到的風(fēng)景。采訪(fǎng)李德仁,為我打開(kāi)了一扇未曾開(kāi)啟過(guò)的門(mén)窗,我看到了前所未有的風(fēng)景。很興奮。也多少有點(diǎn)沮喪。那是因為知識的無(wú)限豐富性,讓人聯(lián)想到生命的有限,人的渺小。莊子曾說(shuō)『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wú)涯,以有涯隨無(wú)涯,殆已!』。今天,在信息大爆炸的時(shí)代,『有涯』與『無(wú)涯』之間的關(guān)系,又反方向撕大了許多距離。

  真是滄桑巨變!今天的知識的邊界與獲取知識的可能,顯然不是莊子的想象力所能想象:計算機以高速計算為中心,把軟件從硬件中剝離出來(lái),促進(jìn)了信息傳播的‘電子化’與‘自動(dòng)化’?;ヂ?lián)網(wǎng)以網(wǎng)絡(luò )為中心,把計算機相互關(guān)聯(lián),突破了信息的局部限制。移動(dòng)通信以用戶(hù)為中心,讓機器緊隨用戶(hù)運動(dòng),解除了物對人的束縛。物聯(lián)網(wǎng)以應用為中心,自動(dòng)識別物體,實(shí)現了人與信息的互聯(lián)互動(dòng)。云計算以服務(wù)為中心,通過(guò)整合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優(yōu)化資源配置;大數據以數據為中心,在全體數據中挖掘知識,突破了樣本的采樣隨機性……”

  這些科技的進(jìn)步與應用,直接導致了什么?說(shuō)來(lái)有點(diǎn)像反諷,直接導致:人們對空間數據的解析能力遠遠小于空間數據的生產(chǎn)、傳輸和累積能力。因而產(chǎn)生了這樣的悖論:數據過(guò)量而知識貧乏。面對持續增長(cháng)的海量信息與數據,而人們事實(shí)上已經(jīng)沒(méi)有時(shí)間和精力來(lái)面對這么多由『計算機』『互聯(lián)網(wǎng)』生產(chǎn)出來(lái)的數據和信息。

  有分析數據:有史以來(lái)至2003年,人類(lèi)共創(chuàng )造了5EB數據。在先秦,在諸子百家思想高度繁榮的歷史時(shí)期,有多少數據容量?沒(méi)有人精確統計過(guò),可以想象,那時(shí)的數據量應當不是很多。即便如此,莊子依舊會(huì )發(fā)出『生也有涯,知也無(wú)涯』的感概。今天,據統計,2011年一年中所產(chǎn)生與復制的信息總量超過(guò)了1.8ZB。請注意!數量單位1ZB (Zettabyte 十萬(wàn)億億字節)= 1024 EB。預計2020年,全球數據使用量將達到35.2ZB,需要376億個(gè)1TB硬盤(pán)來(lái)存儲。以上說(shuō)法和存儲單位對專(zhuān)業(yè)以外人群也許不那么直觀(guān)。舉一個(gè)直觀(guān)的例子:“發(fā)現‘上帝粒子(希格斯玻色子)’的歐洲大型對撞機(LHC)每秒產(chǎn)生大約700MB的數據流,僅2012年就存儲了26PB的數據,如果把每年的數據裝入光盤(pán)疊加成塔,高度將是珠穆拉瑪峰的2倍多”。

  這還只是某個(gè)單項、單年度的數據量級??臻g數據海量且以幾何量級增長(cháng),導致大量信息相互遮蔽,加之許多信息自身“內容殘缺、精密有誤、重復冗余、格式矛盾、類(lèi)型不同、結構不一、尺度不同、標準差異、過(guò)時(shí)失效、錯誤異常、動(dòng)態(tài)變化、局部稀疏……”等等等等,已成為有污染的數據,且互為污染源。

  當海量信息遮掩一切,面對信息大爆炸所造成的另一層意義上的環(huán)境污染,災難!這個(gè)詞匯,像一個(gè)急劇推到眼前的巨大特寫(xiě)鏡頭,一個(gè)迎面而來(lái)的撞擊,令人心旌搖震。

  這就是我們身處其中的世界,我們是不是該『遙感』一下這世界到底怎么了?我們怎么才能找到合適的對策與方法?正如我們希望經(jīng)濟發(fā)展不致污染環(huán)境一樣,科技進(jìn)步是不是也要盡早防止并盡量減小高速增長(cháng)的負面值?!

  那么,我們的未來(lái)呢,會(huì )不會(huì )被大量數據信息(包括被污染的信息)掩埋?!我們當下迫切需要正視的是不是如何袪除遮蔽?是不是亟待尋找方法與途徑過(guò)濾篩選我們所面對的龐大信息,從中簡(jiǎn)捷的找到有用的知識與信息。

  置身于這樣一個(gè)大的時(shí)代坐標,梳理我的采訪(fǎng)記錄,審視測繪、遙感、『RS,GNSS,GIS』等等等等,似乎都有了學(xué)科之外的意味。由李德仁創(chuàng )建的“李德仁方法”,由李德仁在國內首先提出的“三S集成”,還有“天基信息”、“地球空間信息科學(xué)”“衛星互聯(lián)網(wǎng)””空間數據挖掘理論與應用”等等,也多出了諸多意味深長(cháng),似乎不能單純用“科學(xué)”二字一言以蔽之。我猛然發(fā)現,原來(lái)這個(gè)生于1939年的五院院士,不僅有著(zhù)年輕人的銳氣與朝氣,還是一個(gè)有著(zhù)浪漫主義色彩的『詩(shī)人』。李德仁最明顯的特征是:不滿(mǎn)足于既有的學(xué)識與成就,他喜歡不斷地拓寬學(xué)科邊界,在講究細分的科學(xué)和學(xué)科面前,他似乎更注重于整合。而整合本身其實(shí)是一種文化或詩(shī)性的思維。

  采訪(fǎng)李德仁,給我上了生動(dòng)一課?!簩W(xué)海無(wú)涯』不錯,然而,一個(gè)勤勉的人,一個(gè)進(jìn)取的人,一個(gè)始終瞄準前沿知識的人,必將取得常人都不能取得的成績(jì),鑄造常人難以企及的輝煌。

  如同我們面對世界龐大信息的困擾,我手頭也有李德仁許多著(zhù)述,通過(guò)閱讀、網(wǎng)絡(luò )檢索,梳理了許多資料,采訪(fǎng)錄音也由語(yǔ)音變成了文字。我沏了一杯杯茶,在書(shū)桌前思來(lái)想去,如何入手描寫(xiě)我的采訪(fǎng)對象并把他真實(shí)生動(dòng)地呈現給讀者?一直在困擾我!

  李德仁首先是一個(gè)攝影測量與遙感學(xué)家,德國斯圖加特大學(xué)博士,瑞士蘇黎世聯(lián)邦理工大學(xué)名譽(yù)博士。他的名字后面綴有一串符合他學(xué)術(shù)成就與身份的頭銜:武漢大學(xué)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際歐亞科學(xué)院院士,美國紐約科學(xué)院院士,國際宇航科學(xué)院院士,武漢大學(xué)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主任,測繪遙感信息工程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主任,中國測繪學(xué)會(huì )理事長(cháng),武漢“中國光谷”首席科學(xué)家,國際攝影測量與與遙感學(xué)會(huì )名譽(yù)會(huì )員。歷任全球對地觀(guān)測衛星委員會(huì )中國副主席和一體化全球觀(guān)測戰略伙伴關(guān)系聯(lián)合主席之一,亞洲地理信息學(xué)會(huì )創(chuàng )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國家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zhuān)家,國家973計劃專(zhuān)家顧問(wèn)組成員,國務(wù)院學(xué)位委員會(huì )評議組成員,國家自然科學(xué)基金委員會(huì )學(xué)科評議組成員,國際攝影測量與遙感學(xué)會(huì )第3委員會(huì )主席(1988-1992)和第6委員會(huì )主席(1992-1996),測繪遙感信息工程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主任,原武漢測繪科技大學(xué)校長(cháng)……

  沿著(zhù)李德仁的學(xué)術(shù)道路,從測繪,到遙感,到地球空間信息學(xué),似乎從幾何學(xué)開(kāi)始,借助現代科技的翅膀(遙感、計算機、網(wǎng)絡(luò )、移動(dòng))飛到了信息科學(xué),從單一學(xué)科走向多學(xué)科交叉集成的新學(xué)科,并試圖建樹(shù)新的建筑于跨學(xué)科之上的學(xué)科理論體系。李德仁從測繪、遙感出發(fā),始終走在科技創(chuàng )新的前沿,始終面對嚴峻的現實(shí),一步一個(gè)腳印,走到今天。而今天,李德仁所追求的則是在無(wú)限大的空間數據中挖掘我們的未來(lái)。

  一、起點(diǎn)是一座“小島”

  起點(diǎn)是一個(gè)常用詞匯?;鶞庶c(diǎn),則是一個(gè)科學(xué)術(shù)語(yǔ)。打開(kāi)李德仁的人生冊頁(yè),起點(diǎn)是一個(gè)小島。當他步入測繪學(xué)的殿堂,似乎也可以把這里視作他人生的一個(gè)基準點(diǎn)。

  溱潼古鎮曾是里下河四面環(huán)水的小島,今天,從地貌上我們已經(jīng)看不出曾經(jīng)的島的形態(tài)。當李德仁院士跟我敘說(shuō)他幼時(shí)的記憶,開(kāi)頭便說(shuō):『小時(shí)候的溱潼,是一個(gè)島。周邊都是水,沒(méi)有橋。鎮中,有一條東西流向的夾河穿鎮而過(guò)。夾河兩岸,是鎮兩邊的街面。有三座拱橋:中石橋、東石橋、西石橋。我家在北岸,靠近中石橋,有一個(gè)李衛記燈籠掛著(zhù)?!?/p>

  從島的地貌特征去想。在里下河這個(gè)極其低凹的大的水網(wǎng)地帶,有這么一座小島,沒(méi)有船,人進(jìn)不來(lái),也出不去。這里曾經(jīng)出門(mén)是水,到處是水。除了船什么交通工具也用不上,這意味著(zhù)外面的世界幾等于無(wú)。當年,不管你沿著(zhù)哪條道,往哪個(gè)方向走,走到水邊,路就沒(méi)有了。許多當地農民尤其是女性,一生一世呆在被水網(wǎng)纏繞的鄉鎮,連縣城都沒(méi)有去過(guò)。在這個(gè)環(huán)境中生活的人,沒(méi)“有”是一種常態(tài)??梢暛h(huán)境中沒(méi)“有”,使人耽于想象,于“無(wú)”中生“有”。

  這里是李德仁生身之地。把時(shí)間鐘面上的指針后移至1939年12月31日中午,李德仁在這里出生。如今,能清晰記得那個(gè)瞬間的人應該不會(huì )很多,院士也已經(jīng)年屆八十。年屆八十依舊精神矍鑠的李院士對我說(shuō):“我在溱潼生下來(lái),在溱潼呆了整整十一年。”

  溱潼古稱(chēng)秦泓。地處南通鹽城泰州三市交界處,舊有『犬吠三縣聞』之說(shuō)。這里河港交織、氣候濕潤,境內多處發(fā)現麋鹿化石遺骨和出土新石器時(shí)代的石斧、石器。溱潼一度臨海,夏商時(shí)屬揚州,春秋時(shí)屬吳。這里水草豐茂,麋鹿『千百成群』,農民『不耕而作』。鎮區四面環(huán)水,波光粼粼,環(huán)境優(yōu)美,素有「水鄉明珠」之稱(chēng)。四面環(huán)水,佐證了李德仁關(guān)于島的記憶。

  溱潼古鎮有一顆千年萬(wàn)朵茶樹(shù)王,在院士故居院外,李德仁奶奶曾經(jīng)住過(guò)的地方。春天,來(lái)到溱潼古鎮山茶院,一棵古茶樹(shù)依墻根而生,樹(shù)冠如蓋,只見(jiàn)一大團輝煌的紅色,濃艷如噴薄的朝霞,煞是好看。樹(shù)齡千年,縱然不易,總還是見(jiàn)過(guò)不少,不算太罕見(jiàn),然而,千年茶樹(shù)竟然可以那樣地劈頭蓋臉地開(kāi)花,竟然開(kāi)出如此長(cháng)久的花期,就讓人不得不驚訝了。

  李德仁誕生之際,這顆茶樹(shù)就生長(cháng)在這,一年一度,開(kāi)放出千枝萬(wàn)朵。

  李德仁說(shuō):『后來(lái)夾河填了,修了馬路。非常遺憾。河兩岸原來(lái)有一些做竹器的人家?!灰驗殒傊械暮恿鞅惶顩](méi),成了街道,我們也就再看不到北岸與南岸。李德仁家住河北岸。北岸與南岸,舊時(shí)是有講究的,大凡富裕一點(diǎn),殷實(shí)一點(diǎn)人家,都住在北岸。北為上?!核睘殛?yáng)』,『坐北朝南』,說(shuō)的都是這意思。當年的溱潼有朱、儲、李、沈、袁一些大戶(hù)人家,大都住在北岸。

  李家作為一個(gè)大家族,追求的是幾代人不分家。在溱潼,地方政府陸續恢復并為之保護李氏祖宅,也在舊時(shí)的北岸上,這里曾經(jīng)住著(zhù)李氏家族幾代幾十口人。

  在李氏宅院我看到李德仁父母年輕時(shí)的相片,他們的容貌中依稀有李德仁的影子,墻壁掛著(zhù)李德仁曾祖父李貞發(fā)撰寫(xiě)的家訓,中堂上還有民國大總統徐世昌題寫(xiě)的『孝德永彰』匾額。

  兩株150年樹(shù)齡的桂花樹(shù)下,有一口慧井,有一汪智泉注入的池塘。我在慧井邊略停留了一小會(huì ),沿著(zhù)智泉前的池塘緩緩行走,細細體味李德仁的關(guān)于家鄉的采訪(fǎng)錄音。

  李德仁說(shuō):『我生在這院子里,我爺爺生了兩個(gè)兒子,后來(lái)人多了,住不下。就住到的河對面,南岸的袁家。袁家的奶奶是我媽媽的姑媽。都是從鎮江丹徒遷到蘇北?!划斈暝阡阡?,袁家和李家都是太平天國戰亂從江南移民過(guò)來(lái)大戶(hù)人家。那時(shí),因為太平天國戰亂,移民到蘇中、蘇北的人甚眾,其中不乏一些后來(lái)大名鼎鼎的人士。

  太平天國時(shí)期,洪秀全血洗江南,殺人無(wú)數,史學(xué)家估計太平天國戰爭導致人口死亡至少為2000萬(wàn)。范文瀾在其《中國近代史》中說(shuō),揚州、蘇州、南京在太平天國戰爭后『二三十里無(wú)居民』『竟日不逢一人』。這一頁(yè)歷史是怎么翻過(guò)去的?它對李德仁這代人有過(guò)什么影響?可以看史書(shū),可一定也看不出什么。歷史是事件的堆積,多是沒(méi)有了當事人之后的追憶與記載,嚴格意義上沒(méi)有規律可尋。但,李德仁在接受采訪(fǎng)時(shí),有意無(wú)意地強調了這一點(diǎn)。我們沒(méi)有就這個(gè)話(huà)題深入聊下去。我只能設想到這只是一個(gè)緣由。如果沒(méi)有太平天國的戰亂,一代代人,包括李德仁,他們的人生道路會(huì )怎樣?溱潼古鎮這個(gè)島樣的去處,是不是依舊能夠像今天這樣出這么多院士?這里面有許多不可知,也無(wú)法去考證。至少可以這樣表述:蘇中、蘇北的近代發(fā)展與太平天國帶來(lái)的蘇南移民不無(wú)關(guān)系。

  我們能見(jiàn)到的是李德仁從里下河的小島走出來(lái),成了世界測繪學(xué)的巨擘。不僅如此,溱潼古鎮僅李家就出了仨院士。從發(fā)生學(xué)角度,這真是一個(gè)奇跡!

  里下河不是一條河流,是一個(gè)無(wú)數條河流組成的偌大水網(wǎng)的統稱(chēng)。這一地區的河流絕大多數沒(méi)有自己的名字。生活從來(lái)就是這樣,一代代人從這個(gè)世界上離去,能留下名字的人總很少,絕大多數的多數皆被時(shí)間“清零”。從這層意義上,“大于零”其實(shí)是人生了不得的奢望。里下河還是一個(gè)著(zhù)名的凹地,據說(shuō)最低凹處增高點(diǎn)在零以下,就是說(shuō)水面高程低于海平面。曾有一種說(shuō)法,百川歸大海。還有一種說(shuō)法:水往低處流。里下河的水甚至不流向大海,因為地理上的原因,水從里下河流向大海有時(shí)就成了倒流,即水往高處流。這不符合自然規律。

  在水網(wǎng)密布的里下河,在沒(méi)“有”的外部環(huán)境,在低凹的土地上,『無(wú)中生有』,『走出凹地』,『大于零』,是里下河人的奢想,也是里下河人與生俱來(lái)的原動(dòng)力。這些其實(shí)是一些無(wú)意識。對一個(gè)人尤其對小孩來(lái)說(shuō),幾乎無(wú)意義。然而,從發(fā)生學(xué)角度,這些屬于文化層面的無(wú)意識,像基因或指紋,其實(shí)對具體生命有著(zhù)潛在意義與價(jià)值。嚴格意義上,所有發(fā)明創(chuàng )造,都是『無(wú)』中生『有』;所有銳意進(jìn)取,都為了『走出凹地』、『大于零』。

  如今,李德仁的學(xué)科知識范圍,涉及天空、大地、衛星、宇宙,從測繪到遙感,從幾何到空間信息,幾乎無(wú)所不包。當我們將這些,對應置放于一個(gè)孤獨的小島——一個(gè)四邊籠罩水面的,周遭布滿(mǎn)無(wú)數河流的里下河地區小鎮,那個(gè)反差巨大得令人不敢想象。

  雖然李德仁只在這個(gè)島上生活到11歲。1951年,11歲的李德仁以學(xué)校第一名的成績(jì)從養正小學(xué)畢業(yè),考入泰州中學(xué),離開(kāi)溱潼這座島嶼。11年的島上的生活,留在記憶層面的內容不是很多,而且呈碎片式:

  『城北一個(gè)長(cháng)江小學(xué),西邊有一個(gè)養正小學(xué),東邊有一個(gè)操場(chǎng)。我最早在長(cháng)江小學(xué)(國民小學(xué)),學(xué)習成績(jì)不好。后來(lái)就轉到養正小學(xué)(私立小學(xué)),為什么能轉到養正小學(xué)詩(shī)書(shū)?我們李家給它捐過(guò)錢(qián)。養正小學(xué)一進(jìn)門(mén)的門(mén)洞,兩邊有光榮榜。光榮榜上是一些學(xué)生成績(jì)好的學(xué)生,給人一種榮譽(yù)感。在學(xué)校里做操、升旗、背誦總理遺訓?!火B正小學(xué)如今恢復成廟宇,門(mén)楣上有茗山法師題寫(xiě)的『綠樹(shù)禪寺』。史載『綠樹(shù)禪寺』始建于五代時(shí)期(907-960年),山門(mén)西側,有一座嵌著(zhù)『綠院垂槐』漢白玉石額的小院,一棵樹(shù)齡超過(guò)千年唐槐破墻而出,依舊巍巍參天、綠蔭如蓋。原來(lái)李德仁讀書(shū)的養正小學(xué)是這么一個(gè)有根基的地方!還有一件異事。李德仁少年讀書(shū)的養正小學(xué)(綠樹(shù)禪寺)恢復為寺院后,后來(lái)還供奉了一尊肉身菩薩。庚寅七月初三凈懷法師圓寂(2010),在這里(無(wú)高山名剎之地)修成不壞真身(全身舍利)。真了不起!

  肉身菩薩固是宗教方面的神跡。我聯(lián)想起生長(cháng)1100年,樹(shù)干已經(jīng)被歲月蛀空、洞穿卻繁茂如初的唐槐;想起那株對氣溫、土壤有特別生長(cháng)要求,似乎生錯地方的千年萬(wàn)朵茶樹(shù)王;再想高二適等諸多名人勝事和今天的溱潼仨院士。溱潼,這個(gè)位于里下河水網(wǎng)地帶的島嶼,確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夾河北面都是茶館。一個(gè)水工,擔著(zhù)河水從街面走過(guò),那時(shí)河水是可以直接喝的。鎮北面燒窰,做磚瓦,可雕刻。湖泥做金磚。后來(lái)不做了,主要是太浪費土,在農民眼里,土比什么都金貴。豬油渣打燒餅。晚上吃泡飯的?!?/p>

  『我三歲開(kāi)始認字,看小人書(shū)。寫(xiě)毛筆字:大顏小柳。寫(xiě)字時(shí),大人會(huì )在身后說(shuō):抓緊了!抓緊筆桿。我曾外祖父是當時(shí)泰州商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是書(shū)法家。在泰州市修了許多磚制的字紙簍,外面寫(xiě)著(zhù):敬惜字紙。凡是寫(xiě)了字的紙,都不能瞎扔,得在這字紙簍集中焚化。我姑媽的書(shū)法也好!』在溱潼,我見(jiàn)到李德仁的姑媽李惠芳,98歲的她坐在窗下看書(shū),嫻靜斯文,竟然也不用戴眼睛。院士故居內有她83歲時(shí)寫(xiě)的一副對聯(lián):支傳鐵甕家聲遠,派衍青蓮世澤長(cháng)。

  李家世代書(shū)香門(mén)第這應當沒(méi)有疑問(wèn)。曾有文章援引相關(guān)資料:李德仁上溯第六代曾是道光二十年(1840年)的狀元,名曰李承霖。李德仁則以為在找不到確切文字佐證的前提下不可匆匆認同。不過(guò),李德仁高祖那一輩上曾出過(guò)兩個(gè)探花,這應當確鑿無(wú)疑。記憶中最真切的印象還是他的曾祖父、曾外祖父那一輩。他曾祖父曾是溱潼商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曾外祖父曾是泰州商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曾祖父李貞發(fā)曾經(jīng)做過(guò)鹽都使,管鹽,他撰寫(xiě)的“李氏家訓”傳承至今:『愛(ài)我中華,興我家邦,少小勤學(xué),車(chē)胤孫康,弦歌雅樂(lè ),翰墨傳香,尊師益友,孝德永彰,和親睦鄰,扶幼尊長(cháng),敬德修業(yè),發(fā)憤圖強,女紅針黹,嫻淑賢良,詩(shī)書(shū)共讀,蘭桂齊芳,扶貧濟困,造福一方,克勤克儉,家道隆昌?!辉S多年后,回顧『李氏家訓』再看看李德仁、李德毅、李德群院士仨兄弟,家教之得,顯而易見(jiàn)。家教也是規矩。李德仁說(shuō):『我們李家從小就不準罵人。我這一生從沒(méi)有罵過(guò)人,更不用說(shuō)打人。這與小時(shí)的家教有關(guān)?!辉娓咐钬懓l(fā)處事精明,長(cháng)于經(jīng)商,不僅擔任商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更因為精神品德高尚,獲民國大總統徐世昌褒贈“孝德永彰”匾額,十分榮耀。當時(shí)的李家盡管是從丹徒舉家遷至溱潼的外來(lái)者,仍不妨礙它成為溱潼當地赫赫有名的四大家族之一。

  李德仁說(shuō),『在溱潼,我們算是移民,我家祖墳在鎮江丹徒。祖先在那里買(mǎi)一塊墳山,雇一個(gè)忠厚農民看墳,不收房地租。為看墳人蓋了幾百平方米的房子。每年上墳,他請我們吃飯,我們再給他一些錢(qián)。在溱潼老屋的西廂房,有一列祖宗牌位與畫(huà)像。爺爺1948年去世。先在溱潼修了一個(gè)廓(臨時(shí)的墳)。選良辰吉日,開(kāi)廓取棺,遷到丹徒祖墳?!?/p>

  『1949年解放。那一年我10歲。街道上通知居民,各家各戶(hù)晚上早點(diǎn)熄燈關(guān)門(mén)。國軍撤退了,在快要過(guò)年的時(shí)候。而事實(shí)上,地下黨早就成功有效地在這里開(kāi)展活動(dòng)。后來(lái),人們發(fā)現原來(lái)一個(gè)成天給居民清理廁所的工人,出任溱潼鎮的第一任鎮長(cháng)?!?/p>

  『解放了,我們家的人大都從溱潼走了出去,只有我家留在溱潼。我五叔的姐姐嫁到漢口銀行,前一年,五叔一家到了漢口。我姨媽到了揚州公安局工作。我爸爸1950年到沐陽(yáng)去工作。我媽當時(shí)擔任溱潼居委會(huì )主任,在姜堰當過(guò)人民代表。我1951年住到學(xué)校(泰州中學(xué))。初三那年,我們全家隨父親搬到沐陽(yáng)?!?/p>

  記憶中的小島,浮現在遙遠的海洋,又似乎只是浪花在月光下的閃現。的確如此,走進(jìn)今天的溱潼古鎮,已找不到錄音筆中來(lái)自李德仁語(yǔ)音所提示的種種畫(huà)面。為了這已然不存在的畫(huà)面,為了這活在八十歲老人記憶中的鄉情與往事,我在采訪(fǎng)錄音中選取幾個(gè)小片段,抑或對閱讀整個(gè)文章有啟迪。

  二、從“李德仁方法”說(shuō)起

  正如成名作之于作家,『李德仁方法』可以說(shuō)是李德仁的『成名作』。也是『代表作』之一。

  『李德仁方法』屬于測繪學(xué),是“誤差的可區分性研究”的一種方法。其中『系統誤差』、『偶然誤差』、『粗差』等概念,告訴我們,這是一個(gè)關(guān)于試錯、查錯的方法。更專(zhuān)業(yè)的術(shù)語(yǔ)叫作『選權迭代法』。1982年10月,42歲的李德仁在德國波恩大學(xué)訪(fǎng)學(xué)期間,首創(chuàng )從驗后方差估計導出粗差定位的『選權迭代法』,被國際測量界譽(yù)為『李德仁方法』。李德仁博士論文中提出的“誤差可區分性理論”被國際著(zhù)名大地測量學(xué)家Grafarend教授稱(chēng)贊李德仁『解決了測量學(xué)上一個(gè)百年來(lái)的問(wèn)題』。

  任何以個(gè)人命名的學(xué)術(shù)成就,都不能被置換與替代,『李德仁方法』也是如此。盡管李德仁后來(lái)的種種學(xué)術(shù)上的建樹(shù),非“李德仁方法”所能涵蓋,但『李德仁方法』毫無(wú)疑問(wèn)是他的學(xué)術(shù)生涯中一個(gè)極其重要的學(xué)術(shù)成就?!豪畹氯史椒ā灰彩抢畹氯?991年入選中科院院士的主要學(xué)術(shù)成就之一。

  創(chuàng )造『李德仁方法』時(shí),李德仁已經(jīng)42歲,這年齡在測繪科學(xué)領(lǐng)域不能說(shuō)大,但也不能說(shuō)小,尤其對于生于中國的李德仁來(lái)說(shuō)。從出生年月我們能推算42歲的李德仁,處于現代中國哪一個(gè)歷史時(shí)段?還可以推算42歲的李德仁經(jīng)歷過(guò)哪些作為一個(gè)現代中國人所面臨的人生坎坷?

  下面是李德仁42歲前的年表:

  1939年12月31日生于江蘇溱潼,在溱潼完成小學(xué)受教。

  1951年考入泰州中學(xué)讀書(shū)。

  1957年泰州中學(xué)畢業(yè),考入武漢測繪學(xué)院。

  1958年春天因返鄉處理中學(xué)生時(shí)期的所謂右派言論的舉報,耽擱了兩個(gè)月的課程,由57級(5721班)新生降級為58級(5821班)新生。

  1962年考研成績(jì)非常好(這也為16年后他能被特招做了鋪墊),卻因為中學(xué)階段的莫須有的『右派言論』問(wèn)題,未被錄取。

  1978年粉碎四人幫后首次招研,被王之卓特招(在找不到原來(lái)檔案的前提下,通過(guò)四門(mén)功課的補考)做了王的研究生。

  1982年在導師王之卓力薦下,赴德國開(kāi)始留學(xué)、訪(fǎng)問(wèn)、讀博生涯。

  通過(guò)以上簡(jiǎn)表可以清晰看出,李德仁在18歲到39歲期間,經(jīng)歷了幾乎所有中國人面臨的厄運和磨礪。幸運的是李德仁遇上幾個(gè)改變他命運的人!

  先說(shuō)楊堅。1957年,李德仁考入武漢測繪學(xué)院時(shí),她是校人事處處長(cháng)。

  1957年的高考,李德仁第一志愿是北大,第八志愿是『航測與制圖』。結果被武漢測繪學(xué)院錄取。后來(lái)才知道這個(gè)學(xué)科是中央要支持的重要學(xué)科,為確保生員,但凡報了這志愿的人都被優(yōu)先錄取。當年不讓查分。李德仁入校后被分在5721班,擔任班長(cháng),從這一點(diǎn)來(lái)看,他的考試成績(jì)應當很不錯。當然,也許李德仁更期望能被北大錄取,畢竟那是他的第一志愿。事實(shí)上他也有姓葛的同學(xué)(六合人)考上了北大,這個(gè)姓葛的同學(xué),曾讓李德仁和他的同學(xué)們羨慕不已。以至我在采訪(fǎng)李德仁時(shí),他還一再強調當年不讓查分,一直到后來(lái)都不知道當年到底考了多少分?不過(guò),從結果來(lái)看,不管當年李德仁考了多少分,他進(jìn)入武漢測繪學(xué)院還真是他人生的最大幸運!

  這幸運不僅僅表現為:國家為了辦好這個(gè)新組建的測繪院系,在全國范圍抽調了最優(yōu)秀的師資參與創(chuàng )建,其中有五個(gè)一級教授,分別是同濟、交大、華南理工大、同濟大學(xué)、復旦工學(xué)院的院長(cháng),有三個(gè)院士。這是在1957年。由此可見(jiàn),國家把最優(yōu)秀的測繪方面的人才都集中到這里來(lái)。

  更大的幸運!在這里,李德仁遇上一個(gè)他并不認識但卻決定他后來(lái)命運的人:楊堅。

  1957年考入武大后不久,泰州中學(xué)有函件揭發(fā)李德仁在中學(xué)期間有“同情右派”的言論。教育部也發(fā)來(lái)文件:要求凡是在中學(xué)期間有“反右”問(wèn)題的學(xué)生要勒令其退學(xué)。請注意:這兩件事的時(shí)間關(guān)系不是偶然排列的,這兩件事其實(shí)是一件事。正確的時(shí)間邏輯是:上面發(fā)來(lái)了關(guān)于什么的文件,李德仁所在泰州中學(xué)團委因此發(fā)來(lái)這么一個(gè)『關(guān)于什么什么』的函件。

  剛跨入大學(xué)門(mén)檻則面臨退學(xué)。對于才18歲的孩子來(lái)說(shuō),也太殘酷了。如果當年處理李德仁退學(xué)與否的經(jīng)辦人,不是楊堅,是另一個(gè)有著(zhù)官僚作風(fēng)或機械地領(lǐng)會(huì )上級文件精神、對當事人不那么負責任的人,大概也就沒(méi)有今天的李德仁了。

  楊堅先調看了檔案,又叫來(lái)李德仁當面談話(huà),了解情況。1957年,李德仁的所謂『右派言論』出于一次住校學(xué)生的閑聊。當年泰州中學(xué)住校生都住在泰州廣孝寺,廟堂對面有一個(gè)天井,南面有一個(gè)閱覽室,幾個(gè)住校的六合、高郵、興化等地的學(xué)生在討論交流報紙上的觀(guān)點(diǎn),主要是關(guān)于“分數面前人人平等”的話(huà)題。李德仁解釋說(shuō),這不是我們的觀(guān)點(diǎn),是報紙上的文章,我們幾個(gè)駐校生只是在討論文章時(shí),比較傾向于贊同這觀(guān)點(diǎn)。當時(shí)在場(chǎng)的團委書(shū)記某某某老師,卻悄悄記下這些同學(xué)的名字,在上面發(fā)文要求清查中學(xué)生『右派言論』時(shí),他寫(xiě)了書(shū)面材料,以團組織名義分送參與討論后來(lái)考入大學(xué)的學(xué)生所在學(xué)校。許多在一起聊過(guò)天的考入大學(xué)的同學(xué),被所在大學(xué)辦了退學(xué)手續。

  楊堅掌握政策精神,在做了調查了解后,覺(jué)得不能這么草率對待一個(gè)成績(jì)優(yōu)秀的好學(xué)生,她專(zhuān)門(mén)出介紹信讓李德仁本人回泰州中學(xué),讓學(xué)校給他出個(gè)證明。讓當事人去過(guò)去的中學(xué)去辦這么一個(gè)證明材料,在當時(shí),也算是冒著(zhù)政治風(fēng)險的。

  中學(xué)的時(shí)候李德仁就是團支部副書(shū)記、班長(cháng),成績(jì)又好,進(jìn)了大學(xué)就當上班長(cháng),入學(xué)半年來(lái)安分守己,表現突出,本來(lái)已作為班級入黨積極分子在培養中,突然就說(shuō)有了問(wèn)題,還不明原因,19歲的李德仁心里有些發(fā)慌,盡管他本人摸不著(zhù)頭腦。李德仁回到泰州中學(xué)時(shí),那里正在清理右派,根本無(wú)暇處理他的事。又因為關(guān)于學(xué)校讓退學(xué)這一折,李德仁沒(méi)敢對家人講,怕母親擔心,所以,他沒(méi)敢直接回家,就在泰州的一所小學(xué)里,邊做民辦老師,邊等學(xué)校的回復。當時(shí),泰州中學(xué)整治“右派”情況十分復雜,他的班主任兼化學(xué)老師朱光鑒已經(jīng)被定為“右派”。李德仁找到了校長(cháng)和書(shū)記,他們告訴他,你已經(jīng)畢業(yè)了,在你的畢業(yè)證書(shū)上我們已給出鑒定,目前不會(huì )給你作新的鑒定。事實(shí)上,李德仁的畢業(yè)鑒定上也沒(méi)有任何問(wèn)題,確實(shí)沒(méi)有重做鑒定的必要。在李德仁苦苦等了一個(gè)多月之后,當時(shí)泰州中學(xué)還是這樣回復:經(jīng)學(xué)校研究,此事不宜做單一處理。

  回到武漢測繪學(xué)院時(shí),李德仁差不多已經(jīng)灰心了。楊堅處長(cháng)卻還是不甘心,她不甘心眼前的這個(gè)學(xué)生竟因莫須有的緣由退了學(xué)。李德仁說(shuō):『她又親自寫(xiě)了一封信,讓我再回學(xué)校去一趟,她信中的內容,我不知道。此信終于得到于一平校長(cháng)的函件回復(直到我當上院士后才知道于一平的復信內容),于一平給楊堅的回信內容是這樣:由于學(xué)校正在反右,組織無(wú)法處理過(guò)去的結論,但我以我個(gè)人、校長(cháng)和黨員的身份擔保,李德仁是一個(gè)好學(xué)生。于一平』

  錄音采訪(fǎng)到這里,我聽(tīng)到李德仁院士的聲音有點(diǎn)發(fā)澀,我的眼睛也濕潤了。如果沒(méi)有楊堅的一再堅持?如果沒(méi)有于一平這封私人信函?還有后來(lái)的『李德仁方法』、『五院院士』、國際攝影測量與遙感學(xué)會(huì )第3委員會(huì )主席(1988-1992)和第6委員會(huì )主席(1992-1996)嗎?

  『事實(shí)上,在當時(shí)政治形勢的前提下,黨組織已不能坐下來(lái)處理我這個(gè)已經(jīng)離校的學(xué)生問(wèn)題。而楊堅也已經(jīng)做了最大努力后,她也完全可以心安理得按當時(shí)的政治要求把我清退?!?/p>

  收到于一平的信,楊堅說(shuō),你沒(méi)有問(wèn)題了。李德仁說(shuō):『是楊堅和余一平,救了我。而考上北京大學(xué)的姓葛的同學(xué),則被清退,打回到農村當了農民,檔案里的材料也隨帶回去,接下來(lái),一路挨整,一直整到文化大革命。另外還有幾個(gè)同類(lèi)型的學(xué)生,名字一時(shí)記不起來(lái)了,都一無(wú)例外的受到牽連與經(jīng)歷。只有我逃過(guò)一劫,沒(méi)有被退學(xué),沒(méi)有挨整?!?/p>

  『但因為缺課一個(gè)多月,時(shí)任教務(wù)處處長(cháng)的紀增覺(jué)老師認為一個(gè)學(xué)期缺課超過(guò)1/3,不能跟班,必須要休學(xué)一年,又考慮到他每門(mén)成績(jì)都是5分,于是準許他可以享受最多3門(mén)課免學(xué)?!挥谑?,李德仁就從5721一班,降到5821班,又因為有3門(mén)課免學(xué),到了5821班后有半年無(wú)須上課,又不能回家,不敢告訴家里。還是楊堅處長(cháng),在她的幫助下,李德仁留在高校里做了半年臨時(shí)工,一個(gè)月18元。直到跟上58一班學(xué)習,他才敢回家告訴家人。

  這里,還應當說(shuō)到李德仁的另一個(gè)幸運。由于這個(gè)變故與留級,他與另一個(gè)『留級生』遇上,而這個(gè)人后來(lái)成為了他終生伴侶。她叫朱宜萱。因為父親朱裕壁教授(原湖北醫學(xué)院創(chuàng )始人,1933年留德醫學(xué)博士,湖北省醫學(xué)界三元老之一)被打成“右派”的緣故,朱宜萱也從5723班留級到5821班,他們再度遇上。朱宜萱的印象中,那還是在1957年剛進(jìn)大學(xué),5721班的一個(gè)好朋友指著(zhù)一個(gè)靠在西樓門(mén)口的男生告訴她:這就是我們的小班長(cháng)。小班長(cháng)也會(huì )留級?朱宜萱一開(kāi)始挺納悶,后來(lái)才知他和自己同病相憐。兩個(gè)因為所謂『政治問(wèn)題』的留級生,最后開(kāi)出一朵并蒂蓮,相當于錯誤的枝干上結出一枚正確的果。一個(gè)有『右派言論』的學(xué)生和一個(gè)『右派』子女,同時(shí)被降級,最后走到一起,太像詩(shī)了:

  我們狹路相逢

  這是緣分

  我們并無(wú)選擇

  兩壁是高墻

  這就使陽(yáng)光變得稀少

  變得尤其珍貴……

  補充說(shuō)明一下,這位拯救李德仁的武漢測繪學(xué)院的首任人事科長(cháng)楊堅,曾是前抗日新四軍東江縱隊女游擊隊長(cháng),也是當時(shí)湖北軍分區司令的夫人。也就是說(shuō),她的政治身份與底氣為她當時(shí)的政治冒險行為做了背書(shū)。

  當我在錄下、寫(xiě)下這一段文字時(shí),當事人李德仁已屆八十高齡,楊堅和于一平應當過(guò)了百歲或已不在人世了,可我多想對他們說(shuō)上一句,謝謝!謝謝您們!毫無(wú)疑問(wèn),所謂右派以及與之相關(guān)的所謂同情右派的言論,都不是他們的事。但他們在那個(gè)特定時(shí)候,面對一個(gè)無(wú)助的幾乎面臨失學(xué)的青年學(xué)生,所表現出來(lái)的正義感與悲憫情懷,成就了“李德仁方法”和李德仁的后來(lái),且不說(shuō)李德仁個(gè)人所創(chuàng )建的無(wú)數項成就,截止目前,李德仁共帶出200多名博士,100多名碩士,學(xué)生中就出了三個(gè)院士。這些,都與這兩位我未能見(jiàn)到與之親近卻又如此親切感人的陌生人密切相關(guān)。顯然,這里的角度是從正面進(jìn)入的。事實(shí)上,我們還可以有另一種切入角度,從另一面:當年那些被開(kāi)除、勸退的曾經(jīng)與李德仁在一起聊天、討論報紙文章的同學(xué),其中難道沒(méi)有可以造就,可以建功立業(yè)的未來(lái)的精英嗎?這樣一問(wèn),忽然心口有點(diǎn)發(fā)緊,有點(diǎn)氣噎。

  在里下河農村插隊時(shí),我留意過(guò),幾乎所有魚(yú)都選擇逆水而上。不僅如此,魚(yú)還會(huì )“爬坡”,但凡地面有落差,有流水呈瀑布狀流瀉之處,必有一群魚(yú)在那里“戲水”,這個(gè)詞我以為是“系水”。借助眼前幾乎直立的水柱,魚(yú)從一個(gè)地面高程攀上另一個(gè)地面高程。我甚至覺(jué)得,所謂“人往高處走”這一潛在動(dòng)機,其實(shí)來(lái)自對魚(yú)的模仿,抑或許“水往低處流,魚(yú)往高處走”才是這俗語(yǔ)的原型。子非魚(yú)。雖然我不明白魚(yú)的道理,但我卻在魚(yú)的行為中,想到人的行為。據說(shuō)人的遠祖即來(lái)自于魚(yú)類(lèi),想必人的身上有魚(yú)的基因?

  我還留意到,魚(yú)的命運大都受捕魚(yú)人捉弄。捕魚(yú)人利用魚(yú)逆水上游的特點(diǎn),故意制造出水的落差與動(dòng)靜,引誘魚(yú)來(lái)就擒。還有設置在里下河的“千繒萬(wàn)籪”,似乎也都是為了遏殺魚(yú)的上游之夢(mèng)。因此,很難有一尾魚(yú),能順順當當、一階一階攀上更高的地面高程,或者說(shuō),能成為最后“跳過(guò)龍門(mén)”的魚(yú)。

  那么人呢,人在實(shí)現他的夢(mèng)想時(shí),一樣會(huì )遇到許多他所不知道的機關(guān)與設計。當人被命運左右,被看不見(jiàn)的網(wǎng)纏繞,最后被時(shí)間清零,其實(shí)與煮熟的魚(yú)在我們的餐盤(pán)一樣。這里的一生或一天,時(shí)間具有同樣意義,那就是在一次次在重復清零的動(dòng)作。子非魚(yú)。我不知道魚(yú)怎么想,但我知道人的困擾與郁結?;蛟S,人的最基本的愿望是這個(gè)世界上再沒(méi)有種種玩弄他們的設計與機關(guān),就像里下河的魚(yú),希望再沒(méi)有捕魚(yú)人的狡詐,沒(méi)有千繒萬(wàn)籪的陷阱,然后容著(zhù)自己逆流上游,去追求,去系水攀高。這時(shí),能否成功就全在于自己,在于自己的努力與追求。人,正是這么希望的。

  我們不能指望生活中有更多的楊堅和于一平。我們更不希望生活仍有那個(gè)寫(xiě)黑材料的卑劣小人。但,有一個(gè)良性的始終催人奮進(jìn),促進(jìn)優(yōu)秀人才輩出的健康的社會(huì )環(huán)境,才是一個(gè)科技知識分子的最重要的祈求!從這個(gè)意義上,我真希望有一個(gè)『李德仁方法』之類(lèi)的查錯法,把這些年來(lái)造成諸多災難的錯誤徹底查明,予以糾正,讓所有的積極進(jìn)取再沒(méi)有人為阻擾,像里下河的魚(yú),再沒(méi)有『千罾成籪』的陷害,能奮力上游,躍過(guò)龍門(mén),這該多好!

  三、三個(gè)有趣的出生年代和『三S集成』

  前面說(shuō)到『幸運的是李德仁遇上幾個(gè)改變他命運的人!』現在一下子跳到『三S集成』上來(lái),在語(yǔ)言邏輯關(guān)系上,似乎有點(diǎn)突兀。事實(shí)上是李德仁在接受采訪(fǎng)中提及三個(gè)偶然卻又有趣的出生年代,促使我把它們集中在這一章節,并且與后來(lái)李德仁在國內首先提出的『三S集成』科學(xué)概念整合在一起。

  三個(gè)有趣的出生年代分別是:

  李德仁的恩師、碩士生導師王之卓,出生于1909年。

  李德仁的博士生導師、德國教授阿克曼,出生于1929年。

  再就是李德仁,出生于1939年。

  1992年,李德仁發(fā)表了他當選院士后的第一篇文章:《論3S集成》,最早在國內提出『三S集成』這一科學(xué)概念。此時(shí)的王之卓已經(jīng)83歲高齡,比他小20歲的阿克曼教授也已經(jīng)63歲。李德仁本人則是53歲。

  《論3S集成》(3S指GIS、GPS和RS),三S集成的基本思想就是:(RS)遙感,包括攝影測量,是在『面方式』下進(jìn)行數據成像,(GPS)全站儀則是『點(diǎn)方式』的數據成像,(GIS)則是所有『面方式』和『點(diǎn)方式』成像結果在計算機里存儲、管理和應用。點(diǎn)方式精度高但效率低,面方式速度快但要依靠點(diǎn)方式作基礎,所有最后的成果都沉淀到GIS。

  有一種說(shuō)法,科學(xué)是建筑在細分基礎上的。譬如醫學(xué),許多醫藥科學(xué)家畢生的研究只在某一個(gè)細胞或某一個(gè)菌種。而李德仁認為,多系統集成則是前沿學(xué)科的發(fā)展方向。他的這一思想得到國際上的認可和贊揚?!墩?S集成》也因此成為李德仁學(xué)術(shù)成就再上臺階的標志性文章,3S集成也獲得了國家自然科學(xué)基金重點(diǎn)發(fā)展項目。

  從創(chuàng )立『李德仁方法』開(kāi)始到『論三S集成』,差不多十年時(shí)間,李德仁成功完成了從攝影測繪科學(xué)到地球空間信息科學(xué)的過(guò)渡。

  這樣的科學(xué)進(jìn)步與了不起的跨越,離不開(kāi)前面列舉的『三個(gè)有趣的出生年代』的人(這里包括李德仁自己)。

  首先是王之卓院士。我第一次走進(jìn)武漢大學(xué)的『測繪遙感信息工程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正對大門(mén),迎面立著(zhù)王之卓先生的半身塑像,足見(jiàn)王之卓在測繪學(xué)科的地位及其對創(chuàng )建測繪大學(xué)的貢獻,也足見(jiàn)李德仁他們這些后來(lái)者尊師重道的品德。說(shuō)起王之卓先生,年近八旬的李德仁一臉的崇敬與高山景行的虔誠。

  王之卓院士(1909.12.16 –2002.05.18),航空攝影測量與遙感專(zhuān)家,河北豐潤縣人。 1932年畢業(yè)于交通大學(xué)(現西安交通大學(xué)和上海交通大學(xué))。1939年獲德國柏林工業(yè)大學(xué)工學(xué)博士學(xué)位。

  王之卓經(jīng)歷中有許多光輝業(yè)績(jì)與學(xué)術(shù)成就,這里僅把他與武測與李德仁交匯的部分作一個(gè)簡(jiǎn)潔梳理:

  1955年10月—1956年8月:根據武測籌委會(huì )統一安排,王之卓從青島工學(xué)院借調到上海同濟大學(xué),從事航測教學(xué)科研及前蘇聯(lián)專(zhuān)家方面的工作。

  1956年7月:參與籌建中國測量制圖學(xué)會(huì )(中國測繪學(xué)會(huì )),任籌委會(huì )副主任委員。旋即任中國代表團團長(cháng),代表學(xué)會(huì )赴瑞典斯德哥爾摩參加國際攝影測量大會(huì )。

  1956年8月:調任原武漢測量制圖學(xué)院一級教授、航測與制圖系首任系主任。

  1957年8月:原武漢測量制圖學(xué)院將航測與制圖系分開(kāi)為航測系和制圖學(xué)系,任航測系首任系主任。

  1957年:在《武漢測量制圖學(xué)院學(xué)報》創(chuàng )刊號發(fā)表論文《偶然誤差累積的系統現象及其在攝影測量中的應用》,在中國首次提出了偶然誤差累積的規律。

  1957年12月:參加在北京召開(kāi)的中蘇朝越蒙五國測繪科技會(huì )議,發(fā)表題為《起伏地區航攝像片相對定向元素解算公式的研究》,提出的新解算公式之精度大大優(yōu)于前蘇聯(lián)的“瓦洛夫公式”,被人稱(chēng)之為“王之卓公式”。

  1957年,李德仁考取武漢測繪學(xué)院。如前所說(shuō)由于所謂的『右派言論』,也因為楊堅和于一平的緣故,1958年,李德仁在考入武漢測繪學(xué)院后事實(shí)上第二次被『錄取』,在5821班續讀大學(xué)一年級。

  把時(shí)針撥回到1958年,李德仁19歲,王之卓49歲。正是在這一時(shí)間結點(diǎn),李德仁開(kāi)始走進(jìn)王之卓的視野。

  前面說(shuō)到國家為辦好這個(gè)新組建的測繪院系,在全國范圍抽調了最優(yōu)秀的師資參與創(chuàng )建,其中有五個(gè)一級教授、三個(gè)院士,王之卓是其中一位。王之卓當時(shí)擔任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是公認的學(xué)術(shù)專(zhuān)家和權威。在5821班,教航測的老師是顧葆康,顧葆康曾是1931年中德航測團的中方團長(cháng)。因為顧老師身體很不好,教到一半就替換為陳適來(lái)教(陳適老師從奧地利留學(xué)歸來(lái),是陳布雷的兒子)。也就是說(shuō),在5821班,王之卓與李德仁并無(wú)直接教學(xué)關(guān)系。

  起因是李德仁課余閱讀了大量的測量與制圖的書(shū)刊,善于思考的李德仁常常會(huì )發(fā)現一些問(wèn)題,為了解惑,也為了辨明是非,他寫(xiě)了4篇文章,闡述自己的觀(guān)點(diǎn),對加拿大某教授和俄羅斯某教授的一些觀(guān)點(diǎn)提出置疑。

  他把文章交給了陳適老師,幾天后發(fā)下來(lái),多了一個(gè)大大的“閱”字。這讓李德仁有些納悶,這到底是說(shuō)他對還是不對呢?為了弄明白他自己到底有沒(méi)有弄錯?他找到朱宜萱,問(wèn)她能否把文章轉交給王之卓。這時(shí)的朱宜萱是李德仁比較要好的女同學(xué),而她又跟王先生的閨女是閨密。也正因為這樣的關(guān)系,李德仁的文章就到了王之卓手中。王之卓看到轉交來(lái)的文稿十分興奮,又批又圈,還命辦公室秘書(shū)找到李德仁,叫他第二天下午到家里談文章。

  這樣,李德仁就有了第一次和一位大師面對面交流的機會(huì )。朱宜萱也正是通過(guò)這次傳遞信息,側面了解到李德仁的更多信息。王先生為意外發(fā)現一匹千里馬格外驚喜。王先生告訴李德仁,他的質(zhì)疑是對的,他的原理思想也很好,只是實(shí)現思想的硬件條件現在還不具備。他拿出李德仁的文章,對其中的各個(gè)觀(guān)點(diǎn)一一圈點(diǎn)……他們就這樣從下午4點(diǎn)一直談到晚上8點(diǎn),期間王師母三次催促吃飯,王先生都舍不得中斷話(huà)題。最后王先生告訴李德仁,你先回去,我決定明年帶你做畢業(yè)論文,你回去后要好好地看英文文獻,看資料。

  這是李德仁人生的一個(gè)關(guān)鍵時(shí)刻。因為這次事情以后,他不僅有了一位好老師,還因此得到他一生的伴侶——

  李德仁開(kāi)始和朱宜萱談朋友。當時(shí)追求朱宜萱的不乏清華、北大和中山大學(xué)等等名校的佼佼者,但這時(shí)朱宜萱總能不時(shí)從閨密那里獲知李德仁得到王之卓首肯的第一手信息。后來(lái),李德仁去朱家作客,與朱宜萱父親朱裕璧教授談得也很投機,朱教授是著(zhù)名學(xué)者,喜歡有思想的年輕人。朱母看著(zhù)李德仁也滿(mǎn)心歡喜。

  遵照王先生指引,李德仁和另外十來(lái)個(gè)人參加了一個(gè)英語(yǔ)學(xué)習小組,一個(gè)畢業(yè)于上海語(yǔ)學(xué)院英語(yǔ)系的老師免費為他們授課,每個(gè)禮拜晚講兩次課。李德仁是小組組長(cháng),通過(guò)強化學(xué)習,他竟將英國知名教授湯姆森的文章看懂了,英語(yǔ)和專(zhuān)業(yè)功底已不可與往昔同日而語(yǔ)。

  學(xué)業(yè)與愛(ài)情齊頭并進(jìn),李德仁的前途似乎無(wú)限光明。

  李德仁的大學(xué)畢業(yè)設計是在王先生的指導下完成的。標題是“反光立體鏡作解析攝影測量加密制圖”,設計被評為大班第一名,隨后又寫(xiě)成論文發(fā)表在《測繪學(xué)報》,得到稿費180元。這么一大筆錢(qián)李德仁一直沒(méi)舍得花,這也是他后來(lái)和朱宜萱結婚時(shí)的唯一存款。

  新中國成立后,研究生教育進(jìn)展很慢,從1950年到1965年,全國共招收研究生2.3萬(wàn)人。在王卓人先生的鼓勵下,李德仁報考了王之卓的1962屆研究生,在武漢大學(xué)考了三門(mén)課:航測、平差和外語(yǔ)??纪旰笸鯉熌柑氐亟猩侠畹氯实郊依锔纳苹锸?,有魚(yú)還有西瓜,在那個(gè)困難時(shí)期已算非常豐盛。王師母告訴李德仁,你考得非常好,王先生要錄取你當研究生——當年王之卓?jì)H招一個(gè)研究生。三門(mén)課滿(mǎn)分300分,李德仁考了299分。后來(lái),王先生對他說(shuō),想找個(gè)地方扣點(diǎn)分數都找不到,后來(lái)終于找到一處漏寫(xiě)了單位米,扣掉一分。

  然而,莫須有的『右派言論』問(wèn)題又在暗流涌動(dòng)。只不過(guò)這一次沒(méi)有顯現出來(lái),一切似乎是順理成章。學(xué)校公布1963屆畢業(yè)生的分配方案:李德仁的研究生未被錄?。ㄎ凑f(shuō)明什么原因),被分配到國家測繪局地形二隊,朱宜萱則分在了陜西測繪局地形七隊。分手前,王先生語(yǔ)重心長(cháng)地對李德仁說(shuō),分配是國家統一安排,要想得通,功課不要丟,以后還是有用的!是呀,想不通也得想通呀,在當時(shí)的政治環(huán)境下。

  地形二隊三中隊將被派往新疆工作,為此還組織他們學(xué)了一個(gè)多禮拜的維語(yǔ)。后來(lái),由于國家測繪局研究所在寶雞秦嶺有個(gè)試驗場(chǎng)地,要做全野外控制點(diǎn),李德仁沒(méi)去成新疆,到了試驗場(chǎng)搞野外測量。他的計算速度非???,別人一天算三五個(gè)點(diǎn),他一天可以算十幾個(gè)甚至三十個(gè)點(diǎn),而且還發(fā)現山區高程測量不閉合是高程視距表出錯了,提議用水準尺加氣泡測量,修改規范,重做視距改正表,及時(shí)完成了全野外測量任務(wù),還寫(xiě)了文章在《測繪通報》上發(fā)表。在這里,我又看到里下河人的不屈不撓的上游精神!

  不久他接到通知,說(shuō)可以回研究所了。后來(lái)才知道是王先生把他推薦給了當時(shí)的研究所所長(cháng)陳永齡。也因為這個(gè)原因,“文化大革命”開(kāi)始后,李德仁又多了一條罪狀:李德仁是怎么到研究所的呢?是反動(dòng)學(xué)術(shù)權威王之卓推薦給反動(dòng)權威陳永齡。

  還是這個(gè)『反動(dòng)學(xué)術(shù)權威』,在得到1978年國家恢復研究生招生的消息后,王之卓第一時(shí)間向李德仁遞出橄欖枝:正式邀請李德仁當他的研究生。王之卓還向學(xué)院反映說(shuō)當年(1962年)這個(gè)學(xué)生的研究生考試成績(jì)幾乎是滿(mǎn)分。校方也表示,只要能找到當年考試成績(jì)的檔案,可以免試。后來(lái),因時(shí)間太久遠,檔案已被文革造反派丟失,于是,專(zhuān)門(mén)為李德仁一個(gè)人補考。王之卓親自將李德仁安置在學(xué)校招待所,幫助他復習了一個(gè)禮拜。因為一直堅持沒(méi)有完全丟掉學(xué)業(yè),李德仁每門(mén)課都考了85分以上,被正式錄取成為王之卓的研究生。

  1978年,武漢測繪學(xué)院的測繪專(zhuān)家王之卓,在國家恢復研究生招生的第一時(shí)間,想起1962年未被錄取的研究生李德仁。算一算時(shí)間,連頭帶尾差不多17年過(guò)去。1978年,39歲李德仁終于在大學(xué)畢業(yè)17年之后,作為王之卓的研究生回到恩師身邊。

  17年哪!所有過(guò)來(lái)之人想必都會(huì )對17年這個(gè)時(shí)間概念發(fā)出各自不同的感嘆吧。李德仁隨王先生讀了三年研究生。三年里,為了搶回失去的歲月,他拼命讀書(shū),幾乎把全世界當時(shí)可以找到的專(zhuān)業(yè)文獻都看遍,沒(méi)有復印機,手抄寫(xiě),光筆記就整理了20多本。后來(lái)他到了德國,初次見(jiàn)到一個(gè)外國教授就能說(shuō)出人家是研究什么的,有什么成果,令對方非常驚訝。

  讀研究生的第二年王先生即推薦李德仁參加出國考試,李德仁不負期望,出國考試考了第一名,教育部卻有規定,恢復招研后的第一屆研究生不能中途休學(xué)出國。

  1981年,李德仁又在廣州通過(guò)了國家英語(yǔ)考試,出國留學(xué)的條件都具備了。王先生和他的岳父朱裕璧教授都建議去德國留學(xué),當時(shí),德國是全世界航測理論最先進(jìn)的國家,王先生的航測博士學(xué)位就是在德國拿的。李德仁轉過(guò)頭來(lái)又改學(xué)德語(yǔ)。到北京語(yǔ)言學(xué)院的德語(yǔ)高級班插班,一開(kāi)始人家還不敢收他,只能旁聽(tīng),旁聽(tīng)一段時(shí)間后才正式接納他。學(xué)了4個(gè)月,李德仁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國家德語(yǔ)考試,又考了全班第一名。

  1982年10月,李德仁終于以訪(fǎng)問(wèn)學(xué)者的身份如愿去了德國,時(shí)年43歲。

  王之卓先生將李德仁介紹給世界攝影測量領(lǐng)域領(lǐng)軍人物之一的阿克曼教授。此時(shí),李德仁學(xué)術(shù)生涯中第二個(gè)恩師降臨。

  阿克曼教授生于1929年,1950-1954年就讀于德國斯圖加特工業(yè)學(xué)院,學(xué)習測量學(xué)。1958年至1966年,成為地球科學(xué)國際訓練中心(ITC)的成員。1964年他獲得慣性導航與制導博士學(xué)位,并于同年在里斯本舉行的國際攝影測量學(xué)會(huì )大會(huì )上成為奧·馮·格魯貝爾獎的第一位獲獎人。1966年他成為德國斯圖加特大學(xué)攝影測量專(zhuān)業(yè)的教授,創(chuàng )建了斯圖加特大學(xué)攝影測量研究所并擔任所長(cháng)。阿克曼教授領(lǐng)導德國斯圖加特大學(xué)攝影測量研究所研發(fā)了航帶和區域的解析空三模型,獨立模型法以及光束法區域平差方案,經(jīng)過(guò)大量測試之后將解析空三方案投入實(shí)踐。經(jīng)過(guò)幾十年的應用,阿克曼教授將該方案推廣到了世界范圍的攝影測量領(lǐng)域。也因為他的這一突出成就,在1976年舉行的國際攝影測量學(xué)會(huì )大會(huì )(如今的ISPRS)上,他獲得了最高榮譽(yù)——布羅克金質(zhì)獎?wù)拢˙rock Gold Medal Award)。他接下來(lái)繼續研發(fā)DTM(數字地形模塊)生成軟件,并整合到DTM程序SCOP(斯圖加特等高線(xiàn)程序)中。今天這個(gè)程序已經(jīng)在全世界得到廣泛應用。

  王之卓先生介紹李德仁跟隨阿克曼教授從學(xué)。但阿克曼教授當時(shí)正帶著(zhù)好幾個(gè)學(xué)生,便建議李德仁先到波恩大學(xué)去學(xué)習半年。到了波恩,第一次到國外的李德仁見(jiàn)識到與當時(shí)中國反差極大的現代文明,大開(kāi)眼界。另一方面,勤奮好學(xué),擅長(cháng)思考,勇于實(shí)踐的李德仁,在學(xué)術(shù)上依舊保持著(zhù)初生牛犢的銳氣,初到波恩大學(xué)庫普費爾實(shí)驗所,即發(fā)現該所的區域網(wǎng)平差程序有毛病,狀態(tài)不穩定,他向庫普費爾教授要來(lái)程序,花了一個(gè)多禮拜時(shí)間把程序調試好。庫普費爾教授非常驚訝,從此對他刮目相看。李德仁還就此實(shí)踐用德文寫(xiě)出文章:“克服自檢校平差中過(guò)度參數的三種方法”。李德仁之所以能如此先聲奪人、一鳴驚人,與其按王之卓先生要求事先補習了大量高深的數學(xué)知識有極大關(guān)系。

  當時(shí)國際上已將系統誤差研究完畢,正著(zhù)力研究粗差能否找出來(lái),很多德國科學(xué)家、測量學(xué)家都在研究這個(gè)問(wèn)題。當時(shí)有兩派觀(guān)點(diǎn),一派認為用最小二乘法的原理,是可以找出粗差的;另一種觀(guān)點(diǎn)認為不可以,要用穩健估計,要推翻高斯分布。而李德仁則提出自己的觀(guān)點(diǎn):如果把粗差看成是一個(gè)期望異常的值,那么最小二乘法要改造,但是如果把粗差看成是一個(gè)方差異常大的觀(guān)測值,就可以用最小二乘法。首創(chuàng )從驗后方差分量估計原理出發(fā),提出了選權迭代粗差檢測方法,即后來(lái)的“李德仁方法”。這是他在武漢讀書(shū)時(shí)受了德國教授講授方差估計后的啟發(fā),也是他的所有知識積累在發(fā)揮作用。

  “李德仁方法”提出后,庫普費爾教授告訴李德仁,你的這個(gè)方法很絕,但道理我不是很懂,我把它郵寄給阿克曼教授去看看。阿克曼教授看了后,十分欣賞,于是找到慕尼黑的德國攝影測量與遙感雜志社的主編,希望能發(fā)表出來(lái)。這位主編把文章仔細地看了一遍,覺(jué)得文章寫(xiě)得非常通順流暢,當編輯的甚至不需要改一個(gè)字詞。這是李德仁在德國發(fā)表的第一篇德文文章,他用邏輯推理的思維方法克服了文字上的詞匯不足和不豐富,文字短小卻有說(shuō)服力。

  李德仁在波恩大學(xué)開(kāi)始小有名氣,大家都知道中國的王之卓先生30年代在德國拿了航測博士,現在又出了一個(gè)中國人,很厲害。在與國際同行的見(jiàn)面聊天中,李德仁不僅對同行的研究成果了如指掌,也敢于直言,他這種務(wù)實(shí)的學(xué)術(shù)態(tài)度在國外很受歡迎。

  在波恩大學(xué)短短半年的時(shí)間里,李德仁用德文寫(xiě)出了三篇論文,竟然連一個(gè)語(yǔ)法錯誤都沒(méi)有。庫普費爾教授十分喜歡李德仁,見(jiàn)李德仁論文寫(xiě)得好,但口語(yǔ)不流暢,就自己出資為他請來(lái)德語(yǔ)家庭教師,每天晚上教他現代德語(yǔ),整整幫李德仁補習了兩個(gè)月,使李德仁的口語(yǔ)水平有了很大提高。

  半年后,李德仁從波恩大學(xué)轉到斯圖加特大學(xué)阿克曼教授門(mén)下,阿克曼教授告訴李德仁,你的老師(指王之卓先生)是我的老師的同學(xué),我很尊重王之卓先生,王先生又這么喜歡你,你還是讀我的博士吧。李德仁正式由訪(fǎng)問(wèn)學(xué)者轉為阿克曼教授的博士生。說(shuō)到這里,這三個(gè)尾數帶9的世界級的測繪大師,他們之間的師承關(guān)系顯現:王之卓與阿克曼的老師同學(xué),李德仁先從王之卓讀碩士,再從阿克曼讀博士,正所謂純正的師出同門(mén)。

  李德仁跟阿克曼教授做的博士論文研究領(lǐng)域是:在區域網(wǎng)平差里面,自動(dòng)地把多個(gè)粗差和系統誤差區分出來(lái)。分別處理粗差和系統誤差早在高斯理論里就有過(guò),但要自動(dòng)區分它們,卻百年未有。

  1984年10月,李德仁的博士論文《攝影測量平差中控制點(diǎn)粗差和像片系統誤差可區分的理論及實(shí)驗研究》開(kāi)始送審,按照規定,整個(gè)斯圖加特土木工程學(xué)院的100多個(gè)教授都要審閱。論文被復印成5份快速傳遞。

  在等待論文評審的過(guò)程中,斯圖加特外事局推薦李德仁去一所哥德語(yǔ)言學(xué)校。該校不僅免費教外國人德語(yǔ),還可以享受一個(gè)月400-500馬克的零花錢(qián)。李德仁告訴王先生自己去了德語(yǔ)學(xué)校,先生有點(diǎn)不解,即將回國了還學(xué)德語(yǔ),干什么?而李德仁只是想利用等待的時(shí)間多學(xué)點(diǎn)以后能用得上的德語(yǔ)。

  李德仁一邊學(xué)德語(yǔ)一邊準備答辯,答辯有嚴格的要求,45分鐘的答辯時(shí)間,只能正負一分鐘才能拿到高分,李德仁天天計表練習。

  1985年2月5日,答辯正式開(kāi)始,李德仁準確地講了45分20 秒。這一次的訓練,使他以后每逢講課、作報告,根本不用看表,完全憑感覺(jué)就能準確掌握時(shí)間。

  李德仁的博士論文答辯獲得了斯圖加特大學(xué)的最好成績(jì),1分+5星,其紀錄至今無(wú)人打破。在德國,博士論文評語(yǔ)是嚴格保密的,但在李德仁回國前的一次聚會(huì )上,阿克曼教授破例公布了李德仁的論文評語(yǔ),國際著(zhù)名理論大地測量學(xué)家格拉發(fā)倫特教授寫(xiě)道:“我為此文而激動(dòng),它解決了一個(gè)困擾測量理論與實(shí)踐達一百多年的難題。”

  把粗差發(fā)現的理論上升到粗差和系統誤差區分的理論,世界上科學(xué)技術(shù)最先進(jìn)的國家,也要用李德仁的理論來(lái)校正自己的航測平差系統。李德仁因此榮獲了聯(lián)邦德國漢莎航空測量獎,也正因為如此突出的貢獻,李德仁于199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

  1983年,阿克曼教授到中國講學(xué),去到武漢測繪學(xué)院講課,李德仁擔任翻譯。阿克曼教授鼓勵李德仁多講、大膽地講,因此這次講課,很多時(shí)候就是阿克曼教授點(diǎn)出一個(gè)題目、思路,李德仁在口譯成中文過(guò)程,再充分拓展、延伸,他們師生配合非常默契。跟隨阿克曼讀博士,李德仁還于無(wú)形中開(kāi)創(chuàng )了先例:即出國才一年就能回家探家。正常規定是兩年。阿克曼替他報銷(xiāo)了來(lái)回路費。

  在德國,李德仁按規定一個(gè)月可以享受680馬克(約2000元人民幣)的生活補助,而且阿克曼教授每個(gè)月還會(huì )從自己的公司里面給他加400馬克,放假還帶他去滑雪、旅行,所有的錢(qián)都是阿克曼出,甚至他每個(gè)星期給妻子朱宜萱寄一封信的錢(qián)也幫他出。待1985年李德仁學(xué)成回國,平時(shí)一腦門(mén)鉆進(jìn)學(xué)術(shù)出不來(lái)的的李德仁,竟然積余下幾萬(wàn)馬克。真是無(wú)心插柳柳成蔭。這不僅說(shuō)明阿克曼對他的照顧無(wú)微不至,也間接說(shuō)明,在德國學(xué)習期間,李德仁時(shí)間與精力都放在學(xué)習上,除了學(xué)術(shù)還是學(xué)術(shù),生活之余幾乎沒(méi)有發(fā)生什么個(gè)人消費。

  李德仁出生于1939年。與王之卓的1909,阿克曼的1929,數字排列上很有趣:尾數都是9?!壕拧辉跐h語(yǔ)語(yǔ)境中有著(zhù)特殊的意味,『九』是『天地之至數』。“九”與“久”諧音,“九”也因此成為中國人喜聞樂(lè )見(jiàn)的有意味的吉祥數字之一。三個(gè)『九』聚焦在一起,正如有三個(gè)『S』的『三S集成』,盡管是一種偶然,但有趣的字母排列與有趣的年齡數字組合,似乎冥冥中有一個(gè)特別的寓義。

  通常我們說(shuō)一個(gè)人在生命歷程中,遇到一些重要的、關(guān)鍵的、改變他命運的人,一般都是指他在。因此,當前文寫(xiě)到『幸運的是李德仁遇上幾個(gè)改變他命運的人!』在語(yǔ)言邏輯層面應當不包括自己。然而,作為他這個(gè)年齡段的例外現象,我依舊把李德仁『自己』作為改變他自己命運的人來(lái)略做敘述。

  如前所說(shuō),1939年出生的李德仁,在少年階段就遇到『反右』差點(diǎn)被退學(xué),以及隨之帶來(lái)的一系列看不見(jiàn)又始終暗流涌動(dòng)甚至防不勝防的隱患。被耽誤了差不多17年時(shí)間(1962至1978)。這一點(diǎn)他與先生王之卓不同,王先生是在另一個(gè)社會(huì )環(huán)境中完成他的學(xué)術(shù)修為和學(xué)術(shù)建樹(shù),1939年,在李德仁哇哇墜地之時(shí),王之卓已獲德國柏林工業(yè)大學(xué)工學(xué)博士學(xué)位。

  1957年因所謂『右派言論』面臨退學(xué)危機的李德仁雖然被楊堅、于一平等人挽救回來(lái)。但1962年依舊為此被拒于的研究生門(mén)外,以致王之卓和李德仁這組最佳組合的師生情緣被耽誤了整整17年。須知他們師生年齡相距整整三十歲,就是說(shuō)他們先天有著(zhù)三十年的時(shí)間差,再加上這十七年,多么可怕!47年的時(shí)間差。如果不是上天最終眷顧了李德仁和王之卓,讓他們在39歲(李德仁)與69歲(王之卓)之際終于相逢。這多么幸運,又多么驚險!自然,廣而言之,在中國被莫須有『政治』原因耽誤的人海了去。當歷史無(wú)情的劃了一個(gè)大圈,當許多人重新行駛在正確的人生軌道,確有不少人在各種不同領(lǐng)域,做出了不起的貢獻,發(fā)揮很大作用,但在學(xué)術(shù)上卻很少有人能像李德仁這樣,成為一個(gè)標桿式的人物。那是因為,學(xué)術(shù)與其它行業(yè)都不一樣,學(xué)術(shù)需要時(shí)間,需要積累,這中間容不得半點(diǎn)馬虎、松懈。這也正是為什么科學(xué)史上介紹的那些大師們,大都是過(guò)去的那個(gè)時(shí)代即完成學(xué)業(yè)或做出學(xué)術(shù)成果的重要原因。

  我們再來(lái)看李德仁,就明白他的成功是多么艱難?!雖然命運厚愛(ài)他,讓他遇上楊堅、于一平、王之卓、阿克曼。但如果沒(méi)有一個(gè)遇逆境始終不屈服,不低頭,始終勤奮好學(xué),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力爭上游的李德仁,我們今天所看到的一切,也許只是一個(gè)永不能實(shí)現的愿景!

  不管政治風(fēng)云如何變幻,李德仁始終沒(méi)有忘記恩師王之卓的教導,繼續研究,寫(xiě)軟件。1963的李德仁雖春華正茂,精力旺盛,卻既不能讀研,也沒(méi)有被放在必要的位置上,沒(méi)有適當的學(xué)術(shù)研究的條件與環(huán)境。他走過(guò)很多地方,在許多工作崗位上呆過(guò)。大家對他的印象就是“這個(gè)人很聰明,很有學(xué)問(wèn),只是有『政治』問(wèn)題,很可惜”。

  說(shuō)話(huà)間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kāi)始了,李德仁被圈定為“修正主義的苗子”“57年的漏網(wǎng)右派”,被下放到河南五七干校。

  在干校,可是什么都干。李德仁年輕力壯,被派去攪拌混泥土,送建筑材料蓋房子。又轉去正陽(yáng)農場(chǎng)種水稻,拖拉機載著(zhù)行李絕塵而去,李德仁他們這些改造對象背著(zhù)小行李徒步“拉練”。插秧,得倒退著(zhù)走,每插一排往后退一步,長(cháng)長(cháng)的田幾乎要一眼望不到頭,累得人腰酸背痛。收糧的時(shí)候則要將一袋袋包扛到倉庫,稻谷一袋180斤,小麥一袋120斤。李德仁雙手叉腰,另外兩人合力將包送到他肩上,他一路小跑,經(jīng)過(guò)一個(gè)小坡后到達倉庫,然后身子一斜,將包堆好。炊事員脫檔了,李德仁又被派去當了炊事員,在那里學(xué)會(huì )了做饅頭,做紅燒雞,還能打菜“一勺準”。

  好不容易,從五七干校出來(lái),這時(shí)的測繪局已解散,李德仁被分到了石家莊水泥制品廠(chǎng)。

  在水泥廠(chǎng)里,李德仁整天干的就是打電線(xiàn)桿、綁鋼筋、攪混泥土、鉆螺絲,三班倒。廠(chǎng)長(cháng)看他是大學(xué)生,就把他轉到實(shí)驗室,專(zhuān)門(mén)負責水泥制品廠(chǎng)的化學(xué)研究。李德仁跟國家建材院的研究人員一起發(fā)明了一種全新的硫鋁酸鹽水泥系列,獲得了國家科技發(fā)明二等獎。當時(shí)普通的水泥只賣(mài)30元/噸,他們研究出來(lái)的特種水泥能賣(mài)120元/噸。

  這里,無(wú)法把李德仁這十七年中所承受的磨難都敘述一遍,事實(shí)上,這些磨難相對于當時(shí)的人而言,也算不上什么特別不一樣的磨難。不一樣的是:李德仁始終沒(méi)有放棄『向上』,如同里下河的始終『上游』的魚(yú),闖過(guò)千罾萬(wàn)籪,最終『系』水而上,幸運的躍過(guò)龍門(mén)!如果,當年我們有透視眼力能看到未來(lái),就會(huì )明白,對于李德仁這樣一個(gè)學(xué)術(shù)專(zhuān)家而言,讓他最終陷于平庸是他個(gè)人的災難,也是世界測繪學(xué)科的災難!

  這里要不要替李德仁感謝一下這十七年中不懈努力的『李德仁』!事實(shí)上,測繪專(zhuān)業(yè)知識,他一天也沒(méi)有放棄,而且,為了非常艱難的未來(lái),即使在五七干校這段艱苦的日子里,李德仁依然堅持學(xué)習外語(yǔ),通過(guò)讀英語(yǔ)毛選,聽(tīng)“美國之音”的英語(yǔ)900句,學(xué)習外語(yǔ),他始終沒(méi)有放棄學(xué)業(yè),始終沒(méi)有放棄希望!

  當我們感嘆上天又給了他機會(huì ),讓他在39歲又能見(jiàn)到王之卓并成為他的研究生,卻不能忽略,整整17年時(shí)間,他始終在準備著(zhù)!命運從來(lái)只青睞給一些始終準備著(zhù)的人。

  四、從細分到整合:地球空間信息學(xué)

  衛星導航定位系統(GPS)、遙感(RS)和地理信息系統(GIS)是目前對地觀(guān)測 系統中空間信息獲取、存儲管理、更新、分析和應用的3大支撐技術(shù) (3 S ) 。

  1988年,李德仁當選為國際攝影測量與遙感學(xué)會(huì )(ISPRS)主席(第三委員會(huì )主席(1988年-1992年)),這個(gè)學(xué)會(huì )主要研究數學(xué)理論和算法,在李德仁下面有6個(gè)工作組,他利用這6個(gè)工作組的研究理論開(kāi)拓國內的領(lǐng)地,將博士生龔健雅(現為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收到地理信息理論工作組當組員,還把他送到丹麥學(xué)習地理信息理論。隨著(zhù)面向對象的時(shí)興,他和龔健雅一起研究面向對象和一體化數據結構(矢量柵格一體化),這是全新的兩個(gè)點(diǎn)。他一直告訴自己,要善于發(fā)現方向,把學(xué)生帶到科研的第一線(xiàn)。慢慢地,在GIS(地理信息系統)這一塊,李德仁集中20幾人的團隊,開(kāi)始做“吉奧之星”項目,1989年指導龔健雅做論文,1992年開(kāi)始申請國家資金,2001年“國產(chǎn)GIS基礎軟件吉奧之星的研制與工程應用”獲國家科技進(jìn)步二等獎,隨后,李德仁組建了吉奧公司,開(kāi)始產(chǎn)業(yè)化。

  在攝影測量基本走完的時(shí)候,李德仁開(kāi)始進(jìn)軍遙感,以國家重點(diǎn)學(xué)科攝影測量與遙感以及大地測量專(zhuān)業(yè)的相關(guān)實(shí)驗室為基礎,積極參與籌建“測繪遙感信息工程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進(jìn)行早期的遙感研究。

  1991年,李德仁當選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后,受到國防科技部的邀請作指導。他以遙感申請國防項目,得到撥款40萬(wàn)元作研究,成為原武漢測繪科技大學(xué)(1985年由武漢的一個(gè)大項目),李德仁找來(lái)四個(gè)教授分別做高分辨率遙感、超光譜、成像光譜儀、數據壓縮和雷達研究,他自己則帶著(zhù)研究生同步研究這四個(gè)項目,向遙感拓展。

  與此同時(shí),在王之卓等前輩專(zhuān)家的率領(lǐng)下,『測繪遙感信息工程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1989年初由國家計委正式批準成立;1991年世界銀行貸款啟動(dòng),成為世界銀行在中國的七個(gè)跟蹤示范實(shí)驗室之一;1992年國家測繪局投入開(kāi)放研究基金,實(shí)驗室正式對外開(kāi)放;1995 年通過(guò)由國家教委、國家計委和國家測繪局組織的聯(lián)合驗收;1996年在國家自然科學(xué)基金委組織的評估中,名列地學(xué)部14 個(gè)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第5 名; 2000 年參加國家自然科學(xué)基金委組織的評估,名列地學(xué)部28個(gè)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和部門(mén)開(kāi)放實(shí)驗室第4名,被評為優(yōu)秀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 2004年,在國家科技部等部委召開(kāi)的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建設20周年總結表彰大會(huì )上,本實(shí)驗室被授予先進(jìn)集體稱(chēng)號,獲“金牛獎”。2005年再次被國家科自然科學(xué)基金委評為優(yōu)秀實(shí)驗室。

  作為中國測繪學(xué)科唯一的一所國家級重點(diǎn)實(shí)驗室。李德仁擔任測繪遙感信息工程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第四屆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主任。

  按照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應是相關(guān)領(lǐng)域“國家隊”的要求,實(shí)驗室有固定人員97人,其中,研究人員86人。研究人員中,院士7人;教授57人,副教授25人;博士學(xué)位67人,45歲以下中青年科技人員46人。如今所設的研究室有:航空航天攝影測量、遙感影像信息處理、空間信息系統、精密空間定位、3S集成與空間信息服務(wù)、多媒體通訊以及海洋監測與數字工程研究中心等。

  隨著(zhù)對3S研究和應用的不斷深入,科學(xué)家和應用部門(mén)開(kāi)始認識到單獨運用其中一種技術(shù)不能滿(mǎn)足一些應用工程的需要,而綜合利用這3大技術(shù)的特長(cháng),形成和提供所需的對地觀(guān)測、信息處理、分析模擬的綜合能力,成為重中之重。20世紀90年代以來(lái),3S的研究和應用開(kāi)始向集成化方向發(fā)展,在這種集成應用中:GPS主要被用于實(shí)時(shí)、快速地提供目標,包括各類(lèi)傳感器和運載平臺 (車(chē)、船、飛機、衛星等)的空間位置;RS用于實(shí)時(shí)地或準實(shí)時(shí)地提供目標及其環(huán)境的語(yǔ)義或非語(yǔ)義信息,發(fā)現地球表面上的各種變化,及時(shí)地對GIS進(jìn)行數據更新;GIS則是對多種來(lái)源的時(shí)空數據進(jìn)行綜合處理、集成管理、動(dòng)態(tài)存取,作為新的集成系統的基礎平臺,并為智能化數據的采集提供地學(xué)知識。

  按照3S集成的思想,李德仁原來(lái)已經(jīng)將GPS和RS集成,現在要做的就是把最后一個(gè)“S”放進(jìn)去。1994年,李德仁花了2萬(wàn)元買(mǎi)來(lái)一輛舊吉普,在車(chē)上裝GPS,裝激光慣性導航系統(INS),裝CCD(電荷耦合器件),裝電腦等,做成一部3S移動(dòng)測量車(chē),系統做出來(lái)的時(shí)候,他的弟子用這部車(chē)載著(zhù)湖北省省委書(shū)記、省長(cháng)、科技廳廳長(cháng)等領(lǐng)導在原武測校園兜了一圈,車(chē)上的屏幕能準確地把校園地圖和GPS點(diǎn)位顯示出來(lái),這一成果得到了領(lǐng)導們的表?yè)P。

  根據這一思維,李德仁開(kāi)始引進(jìn)投資創(chuàng )建立得公司,2007年,測繪遙感信息工程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和立得公司聯(lián)合研制的“基于3S集成技術(shù)的LD2000系列移動(dòng)道路測量系統”獲國家科技進(jìn)步二等獎。

  從1994年到2007年,在十幾年的時(shí)間里,李德仁攻破了數據“時(shí)空同步”的技術(shù)難關(guān),做出第一套產(chǎn)品賣(mài)給韓國用戶(hù)做智能交通地圖,還派技術(shù)員到韓國,與用戶(hù)配合,一邊使用,一邊修改,完善全部軟件系統。

  另一個(gè)成功的3S技術(shù)集成系統的例子,是2015年初由立得空間自主研制出的集全景相機(CCD)、GPS、GIS、激光慣性導航系統(INS)和920m超遠距離激光掃描儀(LiDAR)為一體的移動(dòng)式測繪系統 (mobile mapping system )。該系統將GPS/INS,CCD LiDAR實(shí)時(shí)立體攝像系統和4D測繪產(chǎn)品(DEM數字高程模型、DOM數字正射影像 、DLG數字線(xiàn)劃圖、DRG數字柵格圖),以及衛星導航定位(GNSS)、衛星遙感 (RS)和地理信息系統技術(shù)(GIS)的進(jìn)行集成。

  從細分到整合,以3S集成為標志,測繪技術(shù)發(fā)展到一個(gè)新階段:傳統測繪學(xué)逐步完成了到地球空間信息學(xué)的過(guò)渡和提升。

  細分思維與整合思維,是不同的思維方式。一般而言,邏輯思維傾向于細分,形象思維傾向于整合。如果比較中西方文化,似乎西方的文化思維也傾向于細分,而中方的文化思維更傾向于整合。這在中醫與西醫的診治原理上,表現尤其明顯。比如,西醫分科極細,牙科醫生不看口腔科疾病,中醫則憑著(zhù)『望聞問(wèn)切』兼治諸病。

  李德仁說(shuō),有一次他與阿克曼教授、格拉發(fā)倫特教授聚會(huì ),兩位德國教授在同一所大學(xué)供職,一個(gè)搞大地測量,一個(gè)搞遙感,是同事,他們工作環(huán)境,一個(gè)在樓上,一個(gè)在樓下。聊到『三S集成』,他們表示贊賞,又有些驚訝,吃飯時(shí)聊天,他倆相視而笑,說(shuō),我們兩個(gè)為什么沒(méi)有搞集成呢?為什么?顯然這是一個(gè)關(guān)于思維方式問(wèn)題。

  李德仁少年時(shí)代喜歡過(guò)詩(shī),身上不乏形象思維能力,再加上他原本就誕生于一個(gè)『無(wú)』中生『有』的地理環(huán)境,喜歡思考,天馬行空的想象力,為他的科技創(chuàng )新插上了翅膀。

  1994年,李德仁又被評為中國工程院院士,成為當時(shí)測繪界唯一的雙院士。他當選院士后發(fā)表的第一篇文章:《論3S集成》(GIS、GPS和RS),其基本思想就是:遙感,包括攝影測量,是在一個(gè)面方式下進(jìn)行數據成像,GPS、全站儀是點(diǎn)方式,GIS是所有面方式和點(diǎn)方式成像結果在計算機里存儲、管理和應用,點(diǎn)方式精度高但效率低,面方式速度快但要依靠點(diǎn)方式作基礎,所有最后的成果都沉淀到GIS。他的這一思想得到了國際上的認可和贊揚,《論3S集成》成為李德仁再上臺階的標志性文章,他因此獲得了國家自然科學(xué)基金重點(diǎn)發(fā)展項目。

  利用3S集成技術(shù)可以免除野外控制點(diǎn)的測量,使制圖的速度提高到前所未有的水平。例如,利用資源三號衛星全國數據和相應的衛星軌道與姿態(tài)高精度參數進(jìn)行整體無(wú)控制區域網(wǎng)平差計算 (8 8 1 0 ×3景 , 原始數據量4 0 T B ) , 采用選權迭代驗后方差估計的粗差探測方法,從20億個(gè)匹配點(diǎn)中自動(dòng)選擇300萬(wàn)個(gè)堅強連接點(diǎn),遙感影像自主定位精度可提高到優(yōu)于5m(經(jīng)第三方檢測:平面精度3.5m , 高程精度4.2m ) , 從而滿(mǎn)足全球1∶50000測圖要求,利用資源三號衛星全國數據進(jìn)行全國數字表面模型和數字正射影像自動(dòng)化生產(chǎn),處理數據量40 TB,60個(gè)計算節點(diǎn),耗時(shí)15天完成。這樣的速度是60年以前的測繪完全不敢想象的。過(guò)去做1∶5萬(wàn)的地圖要花幾十年,現在只需要十幾天,而且是全自動(dòng)的。

  概言之,20世紀90年代,隨著(zhù)信息技術(shù)的發(fā)展,以及衛星導航定位(GNSS)、衛星遙感(RS)和地理信息系統技術(shù)(GIS)的集成,測繪技術(shù)發(fā)展到一個(gè)新階段。以3S集成為標志,逐步完成了由傳統測繪學(xué)到地球空間信息學(xué)的過(guò)渡和提升。地球空間信息科學(xué),讓地球空間信息的數據采集形成海陸空天一體化的傳感器網(wǎng)絡(luò )并與全球信息網(wǎng)格相集成,從而實(shí)現自動(dòng)化、智能化和實(shí)時(shí)化地回答何時(shí)(When)、何地(Where)、何目標(What Object)發(fā)生了何種變化(What Change)的問(wèn)題,并且把這些時(shí)空信息(即4W)隨時(shí)隨地提供給每個(gè)人,服務(wù)到每件事(4A服務(wù):Anyone,Anything,Anytime and Anywhere)。

  地球空間信息學(xué)是測繪遙感科學(xué)與信息科學(xué)技術(shù)的交叉、滲透與融合,它作為地球信息科學(xué)的一個(gè)重要分支學(xué)科,可為地球科學(xué)問(wèn)題的研究提供空間信息框架、數學(xué)基礎和信息處理的技術(shù)方法;同時(shí),它又通過(guò)多平臺、多尺度、多分辨率、多時(shí)相的空、天、地對地觀(guān)測、感知和認知手段改善和提高人們觀(guān)察地球的能力,為人們準確而全面的判斷與決策提供大量可靠的時(shí)空信息。1996年,國際標準化組織 (ISO )對地球空間信息學(xué) (Geomatics)給出了它的簡(jiǎn)明定義:“Geomaticsis the modern scientific term referring to the integratedapproach of measurement,analysis, managementanddisplayofspatialdata”.

  李德仁提出的地球空間信息學(xué)的概念與理論體系:1.時(shí)空信息獲取的天地一體化和全球化。2.時(shí)空信息加工與處理的自動(dòng)化、智能化與實(shí)時(shí)化。3.時(shí)空信息管理與分發(fā)的網(wǎng)格化。4.時(shí)空信息服務(wù)的大眾化。這也就是說(shuō),通過(guò)『數字物獲取,數字的描述和數字的分析』,為大眾提供實(shí)時(shí)信息服務(wù),

  在此基礎上,2005年,李德仁再次提出一個(gè)理論,要把天上的衛星、空中的飛機、地上的移動(dòng)測量系統與網(wǎng)上的GIS全放在一起,叫『廣義空間信息網(wǎng)格』,要把圖像處理、GPS處理由在地上做放到天上做,叫『在軌數據處理』,他希望能到2020年構成一個(gè)天上、地上合在一起,能夠實(shí)時(shí)更新、處理數據的一個(gè)實(shí)時(shí)、準實(shí)時(shí)系統。

  李德仁,這時(shí)已從一個(gè)作戰指揮員成為參與國家決策的科學(xué)家,站到了國家的高度,有著(zhù)全球的視野。

  『2017年6月4日,中國工程院重大咨詢(xún)項目‘天基信息實(shí)時(shí)服務(wù)系統(PNTRC)發(fā)展戰略研究’啟動(dòng)會(huì )在京召開(kāi),14位院士圍繞該項目進(jìn)行深入研討。中國工程院黨組書(shū)記李曉紅院士出席?!?/p>

  『出席會(huì )議的院士還有:項目組組長(cháng)李德仁,副組長(cháng)王禮恒,專(zhuān)家組成員王永志、沈榮駿、周建平、樊邦奎、譚樹(shù)森、龔惠興、楊士中、姜會(huì )林、李建成、龔健雅、陸建華?!?/p>

  『「天基信息實(shí)時(shí)服務(wù)系統(PNTRC)發(fā)展戰略研究」咨詢(xún)項目是中國工程院2017年度啟動(dòng)的14項重大咨詢(xún)項目之一,旨在對我國未來(lái)天基信息實(shí)時(shí)服務(wù)系統建設目標、技術(shù)體系、可行性、運行服務(wù)模式等進(jìn)行科學(xué)論證,提出我國軍民融合的PNTRC系統發(fā)展戰略建議。對我國未來(lái)天基信息系統的科學(xué)規劃具有重大指導意義?!?/p>

  以上文字截取《武漢大學(xué)新聞網(wǎng)》的報道。我把三個(gè)關(guān)鍵詞“PNTRC、“發(fā)展戰略”、“研究”從一個(gè)完整的句子里提取。并把“項目組組長(cháng)李德仁”、“進(jìn)行科學(xué)論證”、“發(fā)展戰略建議”這三個(gè)內容記在采訪(fǎng)本上。顯然,這是一項正在進(jìn)行中的項目,而作為項目組長(cháng),李德仁任重道遠。他在八十歲這個(gè)年紀上,心中關(guān)心是如何實(shí)現通信、導航、遙感衛星一體化組網(wǎng),讓人工智能上天,從而實(shí)現自動(dòng)、實(shí)時(shí)地為軍民用戶(hù)提供PNTRC服務(wù),即提供位置、導航、授時(shí)、遙感和通信服務(wù),實(shí)現空天信息的大眾化服務(wù)。

  五、“空間數據挖掘理論”與院士親兄弟

  天基信息實(shí)時(shí)服務(wù)系統(PNTRC)作為一項發(fā)展戰略,正在進(jìn)行科學(xué)論證。PNTRC:P是定位,N是導航,T是學(xué)術(shù),R是遙感,C是通信,把五位一體做成一個(gè)空間信息網(wǎng)絡(luò )。就是把帶有遙感,通信,導航載荷的衛星和飛機等空間結點(diǎn)構成,通過(guò)動(dòng)態(tài)建設網(wǎng),實(shí)時(shí)獲取,傳輸和處理海量數據,實(shí)現天基信息的體系化運用。

  這是一篇大文章,關(guān)系國家和民族的大文章。

  2018年6月2日12點(diǎn)13分,酒泉衛星發(fā)射中心,武漢大學(xué)“珞珈一號”科學(xué)實(shí)驗衛星通過(guò)搭載長(cháng)征二號丁運載火箭成功發(fā)射,12點(diǎn)27分03秒,順利進(jìn)入預定軌道。截至發(fā)稿前,衛星狀態(tài)正常,進(jìn)入在軌測試階段。研發(fā)團隊依托地球空間信息技術(shù)協(xié)同創(chuàng )新中心、測繪遙感信息工程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遙感信息工程學(xué)院、高分辨率對地觀(guān)測系統湖北數據與應用中心等組建,由李德仁擔任首席科學(xué)家,測繪遙感信息工程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教授張過(guò)等牽頭完成。

  這也是李德仁接受采訪(fǎng)時(shí)多次說(shuō)到的“一星多用、多星組網(wǎng)、多網(wǎng)融合、實(shí)時(shí)服務(wù)”,他還說(shuō),今年6月2日發(fā)射珞珈一號科學(xué)實(shí)驗室衛星01星,是我國首顆夜光遙感衛星,也是我國首顆同時(shí)具備對地觀(guān)測與衛星導航增強功能的低軌衛星。夜光遙感分辨率為130米,理想條件下可在15天內繪制完成全球夜光影像,提供我國及全球GDP指數、碳排放指數、城市住房空置率指數等專(zhuān)題產(chǎn)品,動(dòng)態(tài)監測中國和全球宏觀(guān)經(jīng)濟運行情況,為政府決策提供客觀(guān)依據。同時(shí),它還搭載導航增強載荷,開(kāi)展衛星導航信號增強和星基北斗完好性監測技術(shù)驗證試驗,為我國開(kāi)展新一代導航信號增強關(guān)鍵技術(shù)的研究和“一星多用”的集成化空間信息系統建設理論提供試驗依據。經(jīng)過(guò)幾個(gè)月的運行,這兩個(gè)任務(wù)都取得圓滿(mǎn)成功。

  真有點(diǎn)像評書(shū)中常說(shuō)的那樣:說(shuō)時(shí)遲,那時(shí)快。太快了!我的采寫(xiě)文章還在寫(xiě)作過(guò)程,珞珈一號01星已經(jīng)升空登天。計劃中“珞珈一號”02和03星還將分別于明年(2019)后年(2020)上天。

  據悉,“軟科世界一流學(xué)科排名”使用一系列國際可比的客觀(guān)學(xué)術(shù)指標對全球大學(xué)在相關(guān)學(xué)科的表現進(jìn)行測量,包括科研規模、科研質(zhì)量、國際合作、高水平科研成果、國際獎項等。2018年排名覆蓋54個(gè)學(xué)科,涉及理學(xué)、工學(xué)、生命科學(xué)、醫學(xué)和社會(huì )科學(xué)五大領(lǐng)域,共有來(lái)自83個(gè)國家和地區的1600余所高校最終出現在各個(gè)學(xué)科的榜單上。2018年7月17日,軟科正式發(fā)布2018“軟科世界一流學(xué)科排名”(Shanghai Ranking’s Global Ranking of Academic Subjects)。在最新排名中,武漢大學(xué)的遙感科學(xué)與技術(shù)和清華大學(xué)的通信工程、北京航空航天大學(xué)的航天航空工程均位列世界第一。

  從『李德仁方法』開(kāi)始,從幾何學(xué)到信息科學(xué),從單一學(xué)科到多學(xué)科交叉集成的新學(xué)科。李德仁從測繪、遙感出發(fā),始終走在科技創(chuàng )新的前沿,始終面對嚴峻的現實(shí),一步一個(gè)腳印,走到今天。

  李德仁步步登高,『測繪』的是天地,『遙感』的是世界,『挖掘』的是未來(lái)。

  李德仁不僅始終走在科學(xué)的前沿,還不斷在創(chuàng )造前沿的科學(xué)。一個(gè)個(gè)理論觀(guān)點(diǎn)和一項項科技創(chuàng )新,持續在佐證這一點(diǎn)。

  『空間數據挖掘理論與應用』就可以視作這樣一個(gè)理論體系。盡管還是一個(gè)有待進(jìn)一步完善、完備的體系。

  說(shuō)到『空間數據挖掘理論與應用』,很自然便聯(lián)想起『天基信息實(shí)時(shí)服務(wù)系統』。這不是一件東西,卻有著(zhù)內在的關(guān)聯(lián)。請注意『天基信息實(shí)時(shí)智能服務(wù)系統一體化』提法?!簩?shí)時(shí)』的意義,大家都能明白。比如導航開(kāi)車(chē)經(jīng)過(guò)路口,如果提示信息滯后,不能實(shí)時(shí)發(fā)聲,車(chē)輛即可能錯過(guò)正確路口或走向錯誤路口。如果是戰爭狀態(tài)下用于導彈的導航呢?那可是人命關(guān)天的大事。因此,『實(shí)時(shí)』的時(shí)間差越小越精準越能發(fā)揮作用。

  『實(shí)時(shí)』服務(wù)由誰(shuí)提供?如何才能更精準迅捷?得借助于高運算的計算機,借助于人工智能,因為,讓天上的衛星相互聯(lián)網(wǎng),來(lái)匯總、篩選、處理信息,并與終端實(shí)時(shí)互動(dòng),是『天基信息實(shí)時(shí)智能服務(wù)系統一體化』必須達到的基本要求。如此龐大的數據量處理,人力即無(wú)法勝任,何況還必須『實(shí)時(shí)』快捷,因此,人工智能的介入勢在必然。

  人工智能在今天,嚴格意義上也算不上一個(gè)陌生話(huà)題。只是,它并不屬于李德仁的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在我采寫(xiě)范圍之外。人工智能應是另一篇文章,將由另外的人去寫(xiě)。

  《空間數據挖掘理論與應用》這本著(zhù)作的一些重要內容則是由人工智能學(xué)科參與和構成。這本署名李德仁、王樹(shù)良、李德毅的著(zhù)述(2006年科學(xué)出版社出版)。內容包括:云模型、數據場(chǎng)、地學(xué)粗空間和空間數據挖掘視角等新技術(shù),構建空間數據挖掘金字塔,研究空間數據挖掘的數據源,導出空間觀(guān)測數據清理的“李德仁法”,研究基于空間統計學(xué)的圖像數據挖掘,提出“數據場(chǎng)一云”聚類(lèi)、基于數據場(chǎng)的模糊綜合聚類(lèi)和基于數學(xué)形態(tài)學(xué)的聚類(lèi)知識挖掘算法等等。此書(shū)的出版社上架建議:本書(shū)可供空間數據挖掘、計算機科學(xué)、地球空間信息科學(xué)、GIS、遙感(RS)、全球定位系統(GPS)、數據分析、人工智能、認知科學(xué)、空間資源規劃、土地科學(xué)、災害防治、管理科學(xué)與工程和決策支持等領(lǐng)域的研究人員和開(kāi)發(fā)人員使用,亦可作為高等院校相關(guān)專(zhuān)業(yè)的本科生、研究生教學(xué)用書(shū)和參考用書(shū)。

  這里就說(shuō)到李德仁的弟弟李德毅。李德毅是一個(gè)人工智能專(zhuān)家,中國人工智能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中國工程院院士、歐亞科學(xué)院院士,指揮自動(dòng)化和人工智能專(zhuān)家。在采訪(fǎng)中我問(wèn)李德仁,如果李德毅不是您的親弟弟,如果你弟弟李德毅不是人工智能專(zhuān)家,這樣大規模的跨學(xué)科合作,這樣的跨學(xué)科的理論構建,這樣的跨學(xué)科的建立,是不是也以這樣的方式合作開(kāi)展?提問(wèn)后,我并沒(méi)有往里面深究,盡管這又是一個(gè)極其微妙且有趣的話(huà)題。

  在采訪(fǎng)中得知,李德仁和李德毅倆兄弟見(jiàn)面聊天,常會(huì )涉及到學(xué)術(shù)話(huà)題。1993年,李德毅聊到計算機科學(xué)界開(kāi)展數據挖掘的研究動(dòng)向,當時(shí)李德仁正在研究『地球空間信息學(xué)』,他覺(jué)得空間數據庫的數量、大小、復雜性也在激增,特定問(wèn)題或特定環(huán)境下的空間數據,似乎是一種原始的、混亂的、不成形的自然狀態(tài)積累,但又是一種可以從中生長(cháng)出秩序和規則的源泉,為什么我們不去研究空間數據挖掘呢?

  1994年,在加拿大第五屆GIS(地理信息系統)年會(huì )上李德仁提出了『Knowledge Discovery From GIS 』的理念,建議在智能化GIS中利用數據庫發(fā)現知識(KDD)的方法,透過(guò)表現上的千頭萬(wàn)緒、雜亂無(wú)章,去挖掘蘊含其中的規則性、有序性、相關(guān)性和離群性。

  隨后,這兩個(gè)跨學(xué)府、跨學(xué)科的兄弟院士,籌劃共同指導空間數據挖掘的博士。先后帶出邸凱昌、王樹(shù)良(書(shū)的另一個(gè)作者),邸凱昌在完成博士論文后立即被美國俄亥俄州大學(xué)邀請為博士后研究員,接著(zhù)又指導王樹(shù)良在邸凱昌的基礎上繼續向前研究,后來(lái),他們兄弟二人組建了自己的團隊,目前已經(jīng)發(fā)展為由數十名院士、教授、副教授、博士后、博士生和碩士生組成的老中青相結合的、地球空間信息和計算機科學(xué)等學(xué)科交叉的梯隊。中國科學(xué)院老院士,地圖學(xué)、遙感學(xué)專(zhuān)家陳述彭在書(shū)的序言中說(shuō):李德仁李德毅兄弟二人敏捷的思維、淵博的知識、高屋建瓴的學(xué)術(shù)視野、實(shí)事求是的治學(xué)態(tài)度、執著(zhù)的人生信念和寬以待人的品質(zhì),引導和激勵著(zhù)整個(gè)研究團體,在空間數據挖掘的道路上穩步前進(jìn)。

  應當說(shuō),這是一個(gè)難題,也是非常值得深入研究的大課題。據分析,計算機數據采集和存儲技術(shù)的發(fā)展,使得數據庫急劇膨脹,造成『數據過(guò)量而知識貧乏』瓶頸,而過(guò)量的數據中大約80%與地理分布有關(guān)。就是說(shuō),面對持續增長(cháng)的海量空間數據,人們已經(jīng)很難在沒(méi)有知識輔助的情況下完全理解數據。實(shí)際上,相對于一般的事務(wù)數據挖掘,空間數據挖掘更為復雜,挖掘的對象不僅包含位置數據和屬性數據,還有實(shí)體間的時(shí)間空間關(guān)系,而且空間數據的結構也比較復雜,既有表格數據,也有矢量數據和柵格數據。

  當李德仁在他兄弟李德毅的協(xié)助下,共同創(chuàng )立這樣的知識體系和研究團隊,何其重要!

  這也可以說(shuō)是一本奇書(shū)。韓家煒(國際知名數據挖掘專(zhuān)家)說(shuō):由于倆院士的不同科學(xué)構成,他們的合作學(xué)術(shù)成果《空間數據挖掘理論與應用》,讓計算機科學(xué)的讀者學(xué)習了解地球空間信息科學(xué)的知識,地球空間信息科學(xué)的讀者可以學(xué)習計算機的知識,空間數據挖掘的讀者可以找到自己的歸宿。

  美國科學(xué)院院士Lotfi A. Zadeh在書(shū)的序言中說(shuō):『在研究空間數據挖掘的過(guò)程中,他們把計算機科學(xué)的數據挖掘理論和地球空間科學(xué)的空間特征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得到我們國際同行的認可?!?/p>

  由此可見(jiàn),『空間數據挖掘理論』是整合思維的呈現,也是學(xué)科交叉的結晶。寫(xiě)到這里,我其實(shí)也很想見(jiàn)一見(jiàn)李德仁的親弟弟李德毅,從李德仁的角度,從該學(xué)科理論建設的角度,也作為一個(gè)里下河的同鄉人。

  2013年,應斯普林格出版社社長(cháng)之約,空間數據挖掘理論的英文版正式出版,很快就獲得計算機科技界的注視,在該社“聚焦中國科研”中被選為該領(lǐng)域截止2016年最具影響力的著(zhù)作之首,累計下載量已超過(guò)1萬(wàn)5千次。

  尾聲

  文章寫(xiě)到這里,方知在既定篇制范圍,根本無(wú)法把想寫(xiě)的內容全寫(xiě)出。寫(xiě)文章是一個(gè)取舍的過(guò)程,而且總不免帶著(zhù)遺憾。按照文章的篇制要求,我卻只能寫(xiě)到這里。

  細想一下,此文的書(shū)寫(xiě)對于我還真是一次極不容易的跋涉。一是題材內容在我的知識邊界之外,寫(xiě)作過(guò)程也是一個(gè)了解、學(xué)習、增進(jìn)知識的過(guò)程,二是傳主的特殊性。通常,一個(gè)專(zhuān)業(yè)人士大都在其專(zhuān)業(yè)范圍跋涉,而李德仁不僅在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深入的基礎上,還跨越其它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或融匯其它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跨學(xué)科,突破細分邊界,進(jìn)行一系列似乎很難想象的整合,拓展。并且這一拓展,始終在進(jìn)行中或曰始終在路上。這似乎是李德仁明顯區別他人的特點(diǎn)。始終在路上,對于一個(gè)銳意進(jìn)取的人,應當說(shuō)也不罕見(jiàn)。罕見(jiàn)的是李德仁作為一個(gè)成功人士,一個(gè)測繪界的泰斗級人物,卻始終在路上。這其實(shí)是極難做到的事!一般來(lái)說(shuō),一個(gè)成功人士即便自己不止步,也很容易被鮮花、鎂光燈包圍,被紅地毯、被已有的名聲牽制,使得他在成功面前自覺(jué)不自覺(jué)地稍事逗留。李德仁卻沒(méi)有絲毫的停頓與遲滯。

  在文章立意之初,我首先遭遇命名的困難,思來(lái)想去,似乎任一種命名都意味著(zhù)有缺失。

  李德仁祖父撰寫(xiě)的《李氏家訓》,有『敬德修業(yè),發(fā)奮圖強』云云,語(yǔ)出于《論語(yǔ)》。遙感,指的是通過(guò)遙感器這類(lèi)對電磁波敏感的儀器,在遠離目標和非接觸目標物體條件下探測目標地物。在李德仁這里,『敬德修業(yè)』好比是他的『遙感』器,而『目標地物』則是李德仁面對的整個(gè)科學(xué)世界。

  寫(xiě)到這里,我還想起愛(ài)因斯坦說(shuō)過(guò)的話(huà):提出一個(gè)問(wèn)題往往比解決一個(gè)問(wèn)題更重要。因為解決一個(gè)問(wèn)題也許只是數學(xué)上或實(shí)驗上的一個(gè)技巧問(wèn)題,而提出新問(wèn)題從新的角度看問(wèn)題卻需要創(chuàng )造性的想象力,這才標志著(zhù)科學(xué)的真正進(jìn)步。想象力這一詞匯,又讓我想起李德仁的生身之地里下河,想起島嶼上現實(shí)中的『無(wú)』與想象中的『有』。

  李德仁自42歲步入科學(xué)軌道以來(lái),不斷提出問(wèn)題,他的創(chuàng )新思想始終在跑道上一路狂奔:

  1982年,他提出的選權迭代法,被國際測量學(xué)界稱(chēng)為『李德仁方法』

  1985年,他提出誤差可區分性理論,科學(xué)地『解決了測量學(xué)上一個(gè)百年來(lái)的問(wèn)題』

  1990年,他提出地球空間信息學(xué)的概念和理論體系

  1994年,他提出并奠定空間數據挖掘的基礎

  21世紀以來(lái),他又提出廣義與狹義空間信息網(wǎng)格,推進(jìn)數字地球與智慧地球的建設。

  眼前,年近八旬的李德仁依舊精神抖擻,他侃侃而談,他談笑風(fēng)生。在他的話(huà)語(yǔ)中,天基信息實(shí)時(shí)服務(wù)系統,衛星互聯(lián)網(wǎng),這樣一些前沿的正在向前推進(jìn)的學(xué)科項目,與他同行,并且,有一些他已經(jīng)遙感到的界域,正有待他去發(fā)現開(kāi)拓。

  顯而易見(jiàn),李德仁是一個(gè)沒(méi)有講完的故事。也許,這篇文章只是李德仁這部大書(shū)的一個(gè)開(kāi)頭。

 ?。?018年4月2號采訪(fǎng)李德仁院士,2018年8月30號完成初稿,9月20號完成二稿,10月8日經(jīng)李德仁院士校訂,10月12日定稿;文章刊發(fā)于《中國作家》2019年第五期)

  【作者簡(jiǎn)介】子川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一級、江蘇作協(xié)專(zhuān)業(yè)作家、江蘇省詩(shī)詞協(xi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蘇大文學(xué)院兼職教授、印溪書(shū)院山長(cháng)。出版《子川詩(shī)抄》《背對時(shí)間》《虛擬的往事》《夜長(cháng)夢(mèng)不多》等十二本專(zhuān)著(zhù)。曾獲:江蘇省優(yōu)秀文學(xué)編輯獎、第二屆和第五屆紫金山文學(xué)獎、第三屆漢語(yǔ)詩(shī)歌雙年十佳獎、第二屆、第三屆與第九屆江蘇文學(xué)評論獎。其書(shū)法作品曾入選多種書(shū)展。參加中日韓文人書(shū)畫(huà)書(shū)藝展(2017),南岸·中外藝術(shù)家詩(shī)書(shū)畫(huà)夏季展(2018),美國丹尼斯維爾美術(shù)館“詩(shī)書(shū)畫(huà)”個(gè)人展(2019)等,為美英法日韓等藏家與會(huì )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