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峰峻: 太湖隧道速寫(xiě)

(2024-06-03 11:28) 5999005

                          

  從太湖隧道展示館出來(lái)約一刻鐘,采風(fēng)車(chē)隊從北入口進(jìn)入了隧道,實(shí)況體驗就算開(kāi)始了。

  預示著(zhù)你進(jìn)入到了中國最長(cháng)的水下隧道,預示著(zhù)你即將要在全長(cháng)10.79公里,寬43.6米、凈高7.25米,雙向六車(chē)道上,完成一次安全、舒適、豪華版的水下穿越。你完成了穿越,等于你完成了一次5G信號、北斗定位、光纖檢測系統的全程體驗,同時(shí)也是對多目標雷達跟蹤、光譜檢測、智能無(wú)極調光照明系統和隧道通風(fēng)運營(yíng)節能系統的高科技、智能化實(shí)地考察。

  體驗的過(guò)程總是讓你應接不暇,已經(jīng)刷爆朋友圈的疲勞喚醒系統“星空頂”是“智慧隧道”讓你必須過(guò)的“意境”,如果你是第一次穿越水下隧道,它會(huì )讓你在一片“晴空萬(wàn)里、藍天白云”下輕易驅散密閉行車(chē)的緊張,如果你還有因為其他種種不快,或者人生總會(huì )或多或少的孤獨、郁悶,那片“月游銀河、星空璀璨”的交替變幻,會(huì )一下子變幻出你的輕松愉悅,或者是心曠神怡。

  體驗過(guò)程當然離不開(kāi)神奇的驚喜。

  從管廊下車(chē),通過(guò)逃生通道升上湖心島的過(guò)程,有點(diǎn)像在朗讀《桃花源記》:“便舍船,從口入。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kāi)朗”,又似迷入陸游《游山西村》“山重水復疑無(wú)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時(shí)尚音畫(huà)之中。

  管廊是在太湖隧道兩側通行孔之間設計的專(zhuān)用逃生通道,管廊上部為排煙風(fēng)道,與風(fēng)塔和風(fēng)亭連接,當發(fā)生重大火災事故時(shí),人可以通過(guò)專(zhuān)用通道逃生,有害煙氣可以通過(guò)專(zhuān)用風(fēng)道和風(fēng)塔風(fēng)亭排出。而這些設計意義上的救生功能都巧妙隱藏在現代化藝術(shù)建筑中,分散于水與島和諧韻律中。

  湖心島是袖珍的,但讓你站在相對大而平的停機坪上,你就有一種隨時(shí)能騰云駕霧、一飛沖天的沖動(dòng);湖心島是智慧的,但她又是自然的,她那水天一色的風(fēng)格,蘆花飛舞的情調,水中游動(dòng)的水草,碼頭喧鬧的浪花,讓你都置身于她的詩(shī)情畫(huà)意之中,即便是你隨意向湖心辟出的石塊,那種開(kāi)心也都是童貞的嬉笑,是定格中的羅曼蒂克!

  湖心島兩側的風(fēng)亭,分別是一只“碧玉螺”、一座“畫(huà)舫”,它們遙相呼應在馬山與南泉之間,結合太湖天水一色、延綿無(wú)邊的山水輪廓,一同見(jiàn)證詩(shī)人唐寅“太湖西岸景蕭疏,竹外山旋碧玉螺”和蘇軾“明年我欲東南去,畫(huà)舫何妨宿太湖”的詩(shī)句。

  白天看,安靜端坐的“田螺姑娘”思戀著(zhù)遠方;“畫(huà)舫”則在“田螺姑娘”的意念下在浪濤上向著(zhù)遠方不斷奮進(jìn)。

  到了晚上,采用17.4萬(wàn)顆Led像素燈裝扮的“碧玉螺”如同蛟龍盤(pán)旋于玉螺之上,于太湖之上璀璨地展示著(zhù)雄姿,“舞動(dòng)中國”“出水芙蓉”“飛升騰實(shí)”“許愿流星”等多氛圍的燈光秀,秀出了“祝福親人”“平安家園”“夢(mèng)想中國”與萬(wàn)家燈火交相輝映。那塔頂一道道醒目光束穿透黑夜,仿佛在召喚遠方的親人歸來(lái),仿佛要為南來(lái)北往的船客指路明航。說(shuō)她與來(lái)自全球數十個(gè)國家的上萬(wàn)個(gè)參賽作品巔峰對決、脫穎而出,摘得2023美國繆斯設計獎最高大獎鉑金獎,實(shí)屬實(shí)至名歸。

  與此同時(shí),“畫(huà)舫”則以瓦片燈、射燈突出建筑的飛檐翹角,以鏈式投光燈打亮立柱,以水紋燈渲染船體,呈現出“水波映舫”的視覺(jué)效果閃耀于浩瀚太湖之上,點(diǎn)亮“夜太湖”美麗星空。

  站在湖心島上或環(huán)視遠山近水,或登高而望,你會(huì )突然覺(jué)得千年之前船過(guò)太湖渡江北上就任的范仲淹,仿佛早就與湖心島有了抒寫(xiě)的約定,只要你對眼前的景致稍作植入,一篇新版《岳陽(yáng)樓記》就會(huì )“量身定做”般地“描繪”在你眼前。

  予觀(guān)夫湖心亭勝狀,在太湖一島。銜遠山,吞長(cháng)虹,浩浩湯湯,橫無(wú)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wàn)千,此則太湖隧道之大觀(guān)也!

  至若春和景明,波瀾不驚,湖心上下,一碧萬(wàn)頃;沙鷗翔集,錦鱗游泳;岸芷汀蘭,郁郁青青。而或長(cháng)煙一空,皓月千里,田螺浮金,畫(huà)舫沉壁,漁歌互答,此樂(lè )何極!登斯島也,則有心曠神怡,寵辱偕忘,把酒臨風(fēng),其喜洋洋者矣。

  談笑間已近暮色,采風(fēng)車(chē)隊置身霞光。歸程召喚,回首依依。面對智慧隧道,如畫(huà)江山,你可遙想古道瘦馬、夜月駝鈴的憂(yōu)傷與凝重,誰(shuí)還能胡言:愛(ài)江山更愛(ài)美人。即便在順流而下的功利時(shí)代,縮略過(guò)的眼前“江蘇高速”“神奇智慧隧道”仍會(huì )使你愉悅愜意:餐天地之秀色、挹湖島之清芬,還有什么感極而悲哉不能拂之而去?還有什么寵辱皆忘能不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