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樹(shù)楚:一曲青春的贊歌——評周新長(cháng)篇小說(shuō)《返歸》

(2024-03-26 08:24) 5996581

  

  澎湃著(zhù)時(shí)代大潮濤聲的《返歸》,是一部要把青春鐫刻在故鄉豐碑上的長(cháng)篇小說(shuō),更是一部逐夢(mèng)沃野的傾情之作,吸引了無(wú)數讀者的目光。一代青年他們從何處來(lái)又到何處去?為什么要返歸?帶著(zhù)疑問(wèn)、新奇和探究之心,我打開(kāi)了散發(fā)著(zhù)油墨清香的《返歸》篇章。

   早在1300多年前,唐代詩(shī)人宋之問(wèn)在《渡漢江》詩(shī)中,寫(xiě)下了兩句千古名句:“近鄉情更怯,不敢問(wèn)來(lái)人”。而今天,有一批在外打拼的游子,他們心系故土,夢(mèng)牽故鄉,因而他們卻“近鄉情更親”。遙望著(zhù)鄉村田野,笑對著(zhù)父老鄉親,規劃著(zhù)建設故鄉的美好藍圖,跟宋之問(wèn)的感受有異曲同工之妙。

   閱讀和欣賞周新的長(cháng)篇小說(shuō)《返歸》,一種欣喜之情洋溢胸間,似春風(fēng)撲面愜意無(wú)比,如吮吸著(zhù)清新空氣神情氣爽,仿佛看到了田野上蓬勃生長(cháng)的草木和莊稼,充滿(mǎn)著(zhù)生機和活力。書(shū)中的返歸者,有一度事業(yè)成功的企業(yè)老總,有從事房屋銷(xiāo)售的青年大學(xué)生,他們懷揣理想,在鄉村振興的大旗指引下,義無(wú)反顧,從大都市毅然決然地回到生他們養他們的故鄉去創(chuàng )業(yè),去改變祖祖輩輩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艱辛,去解開(kāi)閉塞、荒涼的桎梏,去打造交通發(fā)達、文化繁榮、建筑多樣頗具特色的家園,建設人人向往的新農村。

  小說(shuō)開(kāi)篇是一片亮色。首先著(zhù)筆的是一縷“初春的陽(yáng)光”,給人以周身的溫暖,明媚的春光帶給售樓大廳一片光明,希望在生長(cháng)。令人意外的是,主人公李海玲新年上班后,整整45天沒(méi)賣(mài)出一套房子,可見(jiàn)房地產(chǎn)是何等的慘淡與蕭條。這位才貌雙全的“售樓小姐”,業(yè)績(jì)?yōu)榱?,何談?jì)效工資,能保住飯碗就是奢求了。事實(shí)上裁員正在進(jìn)行,人人自危,而她的父親又查出中晚期胃癌,自己三十一歲孑然一身,職場(chǎng)、情場(chǎng)和父親的絕癥,這“三大焦慮”似三座大山,壓得她幾乎喘不過(guò)氣來(lái)。溫暖的陽(yáng)光和三大焦慮,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緊緊地攫住了讀者的心。于是,小說(shuō)在令人擔憂(yōu)的“三大焦慮”中拉開(kāi)了帷幕,像江水在文中流淌,時(shí)急時(shí)緩,時(shí)而要繞過(guò)暗礁,時(shí)而也能歡快地奔騰向前;多少感人故事,多少喜怒哀樂(lè ),多少徘徊與彷徨,都是圍繞著(zhù)三大焦慮而展開(kāi)。

  舞榭歌臺,風(fēng)流總被雨打風(fēng)吹去。曾經(jīng)拉動(dòng)一百多項產(chǎn)業(yè)的房地產(chǎn),何等顯耀,而今卻迎來(lái)了凜然的寒冬。李海玲和她的同事們,每天枯守在售樓大廳望眼欲穿,盼望買(mǎi)房人,雖是笑臉相迎,態(tài)度謙恭,但購房者寥寥無(wú)幾。作品把人物放在這樣的環(huán)境里備受煎熬,凸顯了現實(shí)的疼痛,確是匠心獨運。如此處境,李海玲等人祈盼著(zhù)售樓的春天到來(lái),當然也會(huì )思考今后路在何方。高樓依然在,輝煌卻遠離,所以有人認為,這是誘發(fā)李海玲她們返歸的最初動(dòng)因。從表象上看,似乎有理由,但實(shí)質(zhì)上決非如此。李海玲因賣(mài)房而認識了新男友侯明,當他驚訝地問(wèn)李海玲“你為什么要回農村?你在這里,我可以給你優(yōu)越的生活、幸福的人生”時(shí),李海玲不為所動(dòng),只說(shuō)“人各有志”。這“志”就蓄含著(zhù)她想投身鄉村振興的洪流中造福桑梓,否則,她完全可以留在侯明身邊。而女老板姚家芳,說(shuō)得更是動(dòng)人心扉:“我也想為家鄉振興做點(diǎn)實(shí)事”。因為在她們心中,改變祖祖輩輩賴(lài)以生存的自然環(huán)境,建設美麗富饒的新農村,可能才是返歸的初衷和志向。

  工作上壓力山大,李海玲的父親又得重病,真是雪上加霜。作者安排清明祭祖一事,這個(gè)情節內涵豐富。一是回家看看被病魔折磨的父親,商量治療對策,也讓父親的心情得到安慰;二是不忘列祖列宗,不忘生她養她的根,這也為她后期的返歸作了情感上的鋪墊;三是請同事孫中發(fā)假扮男友,給父母以驚喜和慰藉。這其中,李海玲最牽掛擔心的是父親的病,即使在售房愁腸百結時(shí),她也時(shí)刻把父親的病裝在心中,所以當她聽(tīng)侯明說(shuō)能幫助治療時(shí),內心激動(dòng),懇請侯明幫助。同樣,她也幫助侯明做了一些事情。她的才能和美貌,使侯明產(chǎn)生了依賴(lài)和幻想,希望能結秦晉之好,而最后兩人未成眷屬,給讀者留下了悵然。但是,卻恰恰反襯了李海玲回歸的意志和決心。

  李海玲的焦慮,像濃厚的霧霾彌散在讀者眼前,心中似有沉重的心結難以放下。這不僅推動(dòng)了情節的發(fā)展,也像磁石般吸引著(zhù)讀者,期盼著(zhù)陽(yáng)光照耀,驅散濃霧,消除李海玲也是讀者的擔憂(yōu)。作者與讀者像是心有靈犀一點(diǎn)通,在渲染壓力時(shí),穿插了愛(ài)情描寫(xiě),有真摯的愛(ài),亦有情感的糾葛,把讀者從緊張的此岸渡到了放松的彼岸。愛(ài)情的登場(chǎng)和穿插及時(shí)而必要,讓讀者在焦慮中飽受著(zhù)溫情的滋潤,霧霾漸散,時(shí)而輕松起來(lái)。小說(shuō)在寫(xiě)到愛(ài)情、婚姻和家庭時(shí),世俗的情愫盡顯新意,孫中發(fā)因充當李海玲的男友等原因,婚姻走到了盡頭;蘇東平舉辦的離婚儀式別出心裁;姚家芳的錯愛(ài),使她的愛(ài)情隱蔽而灰暗;而李海玲先是失戀,而后經(jīng)受著(zhù)侯明的猛追,等等,令讀者刮目相看,絲絲惋惜。

  李海玲等人從思想、精神到行動(dòng)上的返歸,出乎人們的意料,有客觀(guān)因素,更體現了主觀(guān)能動(dòng)性。她們返歸思想的萌芽,動(dòng)機的由來(lái),如何去表現,這是對作者的一種考驗。而在《返歸》中,作者的伏筆運用精妙,令人驚嘆,從不在文末來(lái)個(gè)急轉彎,而是讓人物的思考和行為,如春草般潛滋暗長(cháng),最后有瓜熟蒂落之感。如在第二章就悄悄安排,孫中發(fā)在家鄉時(shí)說(shuō)“你看這么好的地方,我們偏偏要出遠門(mén)”,李海玲說(shuō)“久客思歸,說(shuō)不定哪一天會(huì )回來(lái)上班”;而后用了李海玲父親的話(huà)“好多年輕人都回來(lái)了,搞新農村建設。省得在外面受罪??!”。這樣的伏筆如小溪,流淌在字里行間,隱含在自始至終,使結構嚴密、緊湊,結果沒(méi)有突兀懷疑之感。

  環(huán)境描寫(xiě)在小說(shuō)中亦是閃光的亮點(diǎn)。房地產(chǎn)從商業(yè)帝國的巔峰跌下神壇,在這樣的背景下,以李海玲為代表的年輕人,何不裹挾其中?讓讀者對她們的焦慮、茫然、壓力,尤其是轉變,有了透徹的認知。而景物描寫(xiě),充滿(mǎn)了詩(shī)情畫(huà)意。從“初春的陽(yáng)光”到“金燦爛的油菜花”,令人浮想聯(lián)翩,心曠神怡,書(shū)中的朝陽(yáng)、晚霞、花草、風(fēng)雨,也深深地觸動(dòng)著(zhù)故事中的人物。諸如此類(lèi)的描寫(xiě),從不同角度為她們堅定返歸的信念作了注腳,如同魯迅先生《故鄉》中的景物描寫(xiě),我們至今不忘。

  《返歸》內容豐富,容量較大,讓讀者看到了時(shí)代前行而又復雜多變的步履。不同職業(yè)身份的人,都在社會(huì )的大熔爐中,亮出了精神和理想的火花,折射出了由于風(fēng)云變幻而產(chǎn)生的不同心態(tài)和人性。一部作品,能緊扣時(shí)代的脈搏,既有如椽大筆的磅礴,又有手術(shù)刀般的細膩,剖析當下,由此及彼,由表入里,從而刻畫(huà)出血肉豐滿(mǎn)的人物形象,做到過(guò)程引人入勝,結果鼓舞人心,讓讀者掩卷深思良久,沉浸其中還想重新翻閱,甚至還希望看到續集,這無(wú)疑是非常成功的作品,而《返歸》正是如此。

  鄉村振興的巨輪已揚帆起航,建設新農村的旗幟正高高飄揚,父老鄉親的期盼,千百年來(lái)尚是原生態(tài)的生靈召喚,李海玲這代人沒(méi)有迷戀大城市的五光十色,沒(méi)有滿(mǎn)足于表面上光鮮而苦苦打拼的職場(chǎng),更沒(méi)有另攀高枝好高騖遠,而是返歸故里干事創(chuàng )業(yè),表現了思想觀(guān)念的新徹變,更體現了對新農村建設的無(wú)畏擔當。作品深情地謳歌了一代年輕人的理想與選擇,這對于當下千方百計想在大城市站穩腳跟、祈求光宗耀祖而又艱難掙扎的人,教育的價(jià)值和意義實(shí)在太大了。這樣的選材和題材,稀少而倍感珍貴,儼然時(shí)代與社會(huì )之亟需。

  雖然與《筑夢(mèng)記》的結尾不同,但我們同樣堅信這一代年輕人,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干得風(fēng)生水起,有聲有色。這是情節發(fā)展的水到渠成和必然結局,是意外之外又是在情理之中。因此,可見(jiàn)作者駕馭長(cháng)篇小說(shuō)的不凡之功。感謝周新讓我們在這樣的時(shí)代大潮中,全方位地領(lǐng)略了當下青年一代的精神風(fēng)貌和返歸之心,讓我們對鄉村振興充滿(mǎn)了無(wú)限的希望。

  

  作者簡(jiǎn)介:

  李樹(shù)楚,男,中共黨員。曾在江蘇興化陳堡初級中學(xué)任教,任獨立初中校長(cháng)多年。愛(ài)好文學(xué),在《新華日報》《泰州晚報坡子街副刊》和《江南時(shí)報》等報刊雜志上發(fā)表作品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