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政:《會(huì )發(fā)光的聲音》:民族融合伴隨漢藏兒童快樂(lè )成長(cháng)

(2024-02-22 10:17) 5995560

  相比起趙菱以往的兒童長(cháng)篇小說(shuō),《會(huì )發(fā)光的聲音》顯然復雜多了。這復雜體現在作品的內容上,也體現在作品的結構與敘事上。

  從內容上說(shuō),《會(huì )發(fā)光的聲音》是一部民族融合的小說(shuō),也是一部成長(cháng)小說(shuō)與學(xué)習型小說(shuō)。雖然近年來(lái)以邊地與少數民族為題材,反映西部風(fēng)景和少數民族兒童生活、表現少數民族兒童在中國式現代化中健康成長(cháng)的作品越來(lái)越多了,但以民族間團結進(jìn)步為主題的作品還大多由成人文學(xué)來(lái)承擔。隨著(zhù)西部大開(kāi)發(fā)和脫貧攻堅等國家戰略的實(shí)施,東西部的交流,尤其是對口支援,為這一主題的表現提供了豐富的創(chuàng )作資源,也催生了大批作品。不過(guò)這樣的宏大敘事顯然不適合兒童文學(xué),所以,趙菱另辟蹊徑,從教育與學(xué)校入手,借助“空中課堂”這一網(wǎng)絡(luò )時(shí)代的技術(shù)便利,讓西藏與內地成為一個(gè)整體的敘事對象。同時(shí),從兒童文學(xué)的特點(diǎn)出發(fā),將敘事內容限定在兒童教育與成長(cháng)的范圍內,從而完成了漢藏兒童共同成長(cháng)的主題。因此,要特別指出,這部作品是將網(wǎng)絡(luò )技術(shù)文學(xué)化的成功嘗試。在這部小說(shuō)中,網(wǎng)絡(luò )不是道具,也不是時(shí)代特征的裝飾性修辭,而是深入到了小說(shuō)的內部,參與了小說(shuō)的本質(zhì)構成。如果不是網(wǎng)絡(luò ),趙菱可能很難實(shí)現這部小說(shuō)的美學(xué)意圖。不是說(shuō)沒(méi)有網(wǎng)絡(luò )就不可能完成漢藏兒童共成長(cháng)的敘事,但那只能是傳統的方式,也是另一部小說(shuō)了??梢韵胍?jiàn),如要實(shí)現同樣的意圖,傳統敘事的成本要大得多。技術(shù)如何審美化一直是工業(yè)文明到來(lái)后的一個(gè)難題,也是傳統審美方式面臨的挑戰。在網(wǎng)絡(luò )時(shí)代,單方面排斥、反對新技術(shù)環(huán)境,將自己龜縮在傳統的審美格局里當然不行,一味標新立異、崇拜新技術(shù)也并非真正地從文學(xué)出發(fā)。網(wǎng)絡(luò )化生活是一回事,如何將網(wǎng)絡(luò )審美化,使新技術(shù)參與到文學(xué)的創(chuàng )造中,成為文學(xué)的本質(zhì)性元素又是另一回事。如果這個(gè)問(wèn)題不解決,即使通篇都是網(wǎng)絡(luò )和新媒體的技術(shù)素材,照樣可能是舊瓶裝新酒。我想,這應該是《會(huì )發(fā)光的聲音》給人們帶來(lái)的一個(gè)新的審美經(jīng)驗,值得我們好好思考。

  因為解決了漢藏敘事空間上的困難,作品便可以自由地穿行漢藏,或分或合。于是,作品便有兩個(gè)視角,結構上也因之呈現出兩個(gè)視點(diǎn)交叉前行的方式,而不是單一視角向前推進(jìn)。對小讀者們來(lái)說(shuō)有一定的挑戰性,同時(shí)也帶來(lái)了變化與新鮮,增加了故事的懸念與閱讀上的關(guān)注點(diǎn),這也是作品復雜性的一個(gè)方面。

  由于是漢藏對照敘事,在內在的情節安排上就不可能是單一的線(xiàn)索,也不可能只有一個(gè)主要人物或一組人物。當我們明白作品的漢藏敘事策略后就可以想象,作品起碼有兩組人物,他們又分別再生出更多的人物間關(guān)系,并圍繞這些人物關(guān)系設置相應的情節沖突。于是,我們在南京敘事中來(lái)到了梅園小學(xué),見(jiàn)到了石校長(cháng)、米老師、高老師,見(jiàn)到了林山茶、夏商周、陸海智、陶樂(lè )然……又在拉薩敘事中來(lái)到陽(yáng)光小學(xué),結識了次仁扎西校長(cháng)、仁增多吉老師,見(jiàn)到了白瑪頓珠、桑吉拉姆、強巴旦增、格桑梅朵和洛桑卓瑪姐妹……通過(guò)這些人物,特別是兒童人物形象,我們看到了不同的成長(cháng)故事,這里有林山茶如何克服先天的失聰,有陸海智單親家庭的困難、陶樂(lè )然普通家庭的生活,有強巴甘丹賽馬的故事、桑吉拉姆與藏舞的故事……在這些故事中,我們見(jiàn)證了漢藏兒童的共同成長(cháng)。

  如果只是漢藏敘事的交替穿插,作品的整體性可能會(huì )大打折扣,處理不好,會(huì )給讀者人為拼貼的印象。當然,這還不僅是一個(gè)藝術(shù)結構的問(wèn)題,本質(zhì)上關(guān)系到作品民族融合主題的表現。所以,作品首先給了漢藏敘事一個(gè)整體性的情節,通過(guò)米老師與仁增多吉老師的同學(xué)關(guān)系,借助網(wǎng)絡(luò )設置了梅園小學(xué)與陽(yáng)光小學(xué)的“空中課堂”,并且為這個(gè)課堂安排了主題,那就是全國紅領(lǐng)巾講解員風(fēng)采大賽。從初賽、復賽到?jīng)Q賽,兩所學(xué)校的師生為了這一重要比賽分別成立了“奇跡童聲”和“雪域夢(mèng)想”演講團。老師、學(xué)生、家長(cháng),竭盡努力,互相交流,相互鼓勵,從演講稿的撰寫(xiě)到訓練比賽,孩子們不但要提高自己,更要與同學(xué)競爭,圍繞這一中心線(xiàn)索,產(chǎn)生了許多復雜的情節,每個(gè)角色也都在這些情節中得到了刻畫(huà)。

  我們可以體會(huì )到,雖然是兩所學(xué)校,但圍繞演講大賽,作品的敘事是整體性的。其次是更深層次的融合,比如,梅園小學(xué)的陸海智。對陸海智來(lái)說(shuō),從小到大,他最大的疑惑就是沒(méi)有見(jiàn)過(guò)他的爸爸。但是,他又一直收到爸爸的來(lái)信。當他遇到困難、取得進(jìn)步的時(shí)候,爸爸的鼓勵和祝賀總會(huì )如約而至,更不要說(shuō)過(guò)年過(guò)節和生日,爸爸總會(huì )寄來(lái)他最喜歡、最想要的禮物。他詢(xún)問(wèn)媽媽最多的問(wèn)題就是:爸爸在哪兒,爸爸為什么不回來(lái)?而他得到的回答雖然千差萬(wàn)別,但核心大體一致:爸爸在很遠的地方,有很重要的工作,輕易回不來(lái)。陸海智的爸爸只能在照片上微笑地“看著(zhù)”這個(gè)慢慢長(cháng)大的孩子。終于,該讓他知曉一切了。媽媽也知道,陸海智長(cháng)大了,瞞不住他了。更重要的是,在媽媽看來(lái),瞞著(zhù)孩子是讓他健康快樂(lè )地茁壯成長(cháng),而讓他知道真相是為了讓他勇敢堅強地成熟起來(lái)。媽媽帶著(zhù)陸海智來(lái)到了西藏,來(lái)到了爸爸工作、生活的地方,來(lái)到了爸爸為保衛邊疆獻出生命的地方。陸海智見(jiàn)到了爸爸的戰友,那些模仿爸爸的筆跡給他寫(xiě)信、給他禮物的漢族和藏族的軍人。陸海智仿佛一夜長(cháng)大了,他知道,因為父親,他這一生與西藏再也分不開(kāi)了。又比如,陽(yáng)光小學(xué)的格桑梅朵和曲珍卓瑪姐妹。妹妹曲珍卓瑪身體不好,不能跟同學(xué)們一起歡快、自由地玩耍,這是格桑梅朵一家的憂(yōu)愁。就在他們一籌莫展的時(shí)候,南京的醫療隊來(lái)了,他們來(lái)西藏篩查先天性心臟病患兒,開(kāi)展針對患兒的“佑心工程”,曲珍卓瑪得以到南京接受免費治療。這個(gè)平時(shí)一動(dòng)就要喘氣的小姑娘終于能夠“跳得像猴子一樣高,還能像魚(yú)一樣游泳,像天鵝一樣跳舞”了。正是這些生動(dòng)的情節,將內地與西藏連在了一起,民族團結的種子種在了孩子們的心里,伴隨漢藏孩子們成長(cháng)的是民族融合的水乳交融。小說(shuō)也因此完成了從主題到敘事上深度的民族融合。

  《會(huì )發(fā)光的聲音》還是一部典型的“教育小說(shuō)”。雖說(shuō)兒童文學(xué)與其他類(lèi)型的文學(xué)相比,往往具有更多的教育功能,但一般而言,這是從寬泛意義上來(lái)說(shuō)的,是從兒童身心成長(cháng)的大教育概念范疇去理解的。但是,《會(huì )發(fā)光的聲音》這部作品并不一樣,它既是大教育的,又涉及到語(yǔ)文與文學(xué)科教育。對文學(xué)作品而言,觸及到具體操作層面總是有難度的。教育小說(shuō)一旦進(jìn)入學(xué)科層面,如果處理不好難免弄巧成拙。但這部小說(shuō)卻做到了教育與審美的統一、人與文的統一,做到了兒童成長(cháng)與學(xué)習的融合無(wú)間。趙菱首先為小說(shuō)設計了主體情節,那就是演講競賽。隨著(zhù)演講訓練的展開(kāi),語(yǔ)文的核心素養在不知不覺(jué)中得到了積累。孩子們漸漸明白,學(xué)習與生活密切相關(guān),與自己各方面的成長(cháng)密切相關(guān),不論是寫(xiě)作文,還是寫(xiě)演講稿,都不能說(shuō)空話(huà),不能一味地用別人的名言警句去裝飾自己,而應該從自己活生生的生活中去獲得靈感,汲取素材,提煉主題,這既是學(xué)習,更是在淬煉人生。陸海智從爸爸的事跡中明白了什么是英雄,什么是犧牲和奉獻;林山茶從媽媽、也從自己身上體會(huì )到了堅強與執著(zhù);陶樂(lè )然從自家普通人的生活中,看到了人生的意義與生命的價(jià)值;強巴甘丹用勇敢與努力,把自己變成了草原上英武的少年騎手;桑吉拉姆則在藏舞中發(fā)現了民間與傳統之美……這是一個(gè)個(gè)少年成長(cháng)的故事,也是一個(gè)個(gè)成功的學(xué)習案例,隨著(zhù)小說(shuō)的展開(kāi),不但作家在創(chuàng )作,孩子們也在創(chuàng )作。在小說(shuō)中,孩子們以自己的生活和見(jiàn)聞寫(xiě)出了一篇又一篇美文,形成了難得的成人敘述與兒童寫(xiě)作的雙重文本景觀(guān)??梢哉f(shuō),趙菱在探索兒童文學(xué)如何幫助孩子學(xué)習上,做出了有益的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