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k34gs"><option id="k34gs"></option></th>
  • <code id="k34gs"></code>
    <code id="k34gs"></code><pre id="k34gs"></pre>
  • <strike id="k34gs"></strike>
    <big id="k34gs"><nobr id="k34gs"></nobr></big>

    <strike id="k34gs"></strike>
    
    

    周永剛:新穎的探索 浪漫的營構

    (2023-03-01 15:29) 5981713

      新穎的探索 浪漫的營構

      ——評李驚濤短篇小說《幻火》

      周永剛

      李驚濤的小說注重創新,其文學自覺意識非常強烈,因此作品呈現出鮮明的個性特征。他新近發表的小說無一不體現出創新方面的追求。他用新瓶裝舊酒,那舊酒保持了傳統的芳香;而那新瓶又成為探索的亮點,兩者相得益彰。在傳統與現代的結合上,他獨辟蹊徑,踽踽獨行,顯示出藝術上不懈努力和探索的精神。

      他新近的短篇小說《幻火》,發表在2023年第2期《雨花》上,是一篇非常值得玩味的優秀作品。說是短篇,其實從數字上看有一萬五千多字,由六個部分組成,已經非常不短了。小說情節并不復雜,寫一個退役老軍人在幻火中的人生揭秘。作者的高明之處,就在于創造了一種叫“幻火”的東西,從而把無聲的回憶寫得影像完整,聲情并茂,還原了真實的生活場景,讓人如觀影視作品一樣,與主人公在聲光模擬中一同回味人生的幸福與苦澀、悲歡與離合。

      有趣的是,文藝起源于篝火,原始人試圖通過舞蹈、歌唱、聲音來與天地鬼神溝通。人類面對無常、生死、災難、病疫、野獸侵襲等問題時,常用一種儀式來應對苦難,這種方式充滿了神秘感?!痘没稹穼懼魅斯跔t堂前的幻火中看自己的一生,從而讓那些二維的平面回憶瞬間都與真實的生活一致起來,立體可感,鮮活生動。

      人生何其短暫,無論怎樣的一個人,其實值得回味的人生片段都那么有限;人生的關鍵處只有幾步,這幾步就串聯起了一個人有限的一生,就成為人一生命運的縮微。主人公“我”從1945年到1949年,再到1965年前后,以及垂暮之年,這樣數十年的人生跨度中,作者選取了刻骨銘心的四個瞬間,其實也就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四次人生交集,便完整地再現了人物一生的浮沉。與其說是通過他的一生見證了時代的巨大變遷,倒不如說是時代的巨大變化塑造了他一生的曲曲折折。小說在情節的跌宕起伏里,在幻火營造的神秘氛圍中,將讀者的目光聚焦到難忘的四段人生節點當中,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人生來路。是那樣的平凡,在革命的熔爐里淬火成鋼,是有血有肉的,也有過年輕時愛的火花碰撞,與老中醫的女兒有過一段相愛相親的日子,可是戰爭年代部隊的南征北戰,小兒女的情意綿綿只不過是那段歲月的一點花絮。為了新中國兩黨決戰淮海,在巨大的犧牲之中,共產黨的軍隊打敗了國民黨,“我”身負重傷;而老中醫的女兒在犧牲的人群中找到了,為處理了后事,并毅然加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其實那不是,只是那犧牲的人身上穿著她當年為補的衣裳,上面繡著的那朵梅花,讓她誤認那人就是。她所在的部隊調駐新疆了,直到1965年,她來到淮海戰役紀念館才搞明白,并沒有犧牲,而是負傷轉業地方,在韓橋煤礦當了門衛。她找到了,可已經成家。那短暫停留的一晚,兩人互訴衷腸,流了一夜的淚水;命運多舛,相愛的人也只能各奔東西。但那次相見,讓知道和她還育有一個女兒,從此又多了一個念想。本可第二年得以相見,可人生無常,那以后“我”的命運急轉直下,不僅后娶的女人被害死了,我也被迫開始了流亡,在馬陵山中做了看山人,并被人當作“山神”和英雄一樣崇拜和愛戴著。但是,“我”有一個未了情,就是等她們娘倆的到來,填補人生的缺憾,完成人生的救贖。

      四次相見,兩實兩虛,作者真可謂是匠心獨運。兩虛,是一次誤認,一次急迫的等候,給情節發展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間。文章不寫一句空。正是有了誤認,才有了后來女軍官的回來祭奠;在祭奠時發現真相,才又開始了對自己愛人的尋找。些許波瀾像人生之路一樣曲曲折折,那些隱晦的人生過往在幻火中重生;而等候中的第四次相見,更充滿了不確定性,那是近半個世紀的互相尋找。時光如此的匆忙,已經患了老年癡呆癥,還能等到他們嗎?大雪封山了,皚皚白雪中,“我”在為她們的到來發愁呢。那是一次等待中的相見,多么令人感到幸福無比,小說到此卻戛然止筆,余音繞梁,讓人暢想不止。挺折磨人的,到底見到沒有???你盡可以發揮想象的空間去完成后面的續篇了。當然不同人會給出不同的結局,其實那都是人生的可能!作者更為巧妙之處在于,小說的開頭還有個題記——謹以此文,獻給我的榮軍父親,顯然那一切都是在真實基礎上的敘述。小說給人的真實感是如此強烈。亞里斯多德說:不在于真實,而在于真實感。那種真實感,給人的就是一種震撼力和一種沖擊力。

      小說中的來客以及來客敘述的那個人,看上去似乎是三個人,但身份交叉重合換位后又合二為一,又一分為二。其實,那一切不過是人意識的反映和潛意識的游離外溢所致。虛虛實實,真假難分。有時是對立的,而更多時候是合體的生死弟兄,那些鏡像不過是的幻覺或分身術罷了。該合就合,該分就分,分分合合都不過是人的意識和潛意識自然幻化的結果。

      幻火中的取舍是極為高效的,這也正是作者在素材處理上的高明之處。決不拖泥帶水,集中筆力去寫選擇中的四段人生重要時刻,如潑墨重彩,把該突出的地方都展示的一覽無余。作者有的地方又寫得極為精細,這些地方讀者萬不可錯過了(如春秋筆法)。如寫1945年當通訊員,老中醫的女兒:門開了。她一閃身,像天上落下的一片云彩,飄進屋里去了。”“那姑娘大大方方走近通訊員,一把將他的手拿過來,放在嘴里嘬著……”作者沒有用更多的筆墨寫男歡女愛,而是通過含蓄的文字來表達他們情感的進程,一個,細膩傳神地寫了她們的感情的親密程度,更表現出少男少女愛情的柔美浪漫。

      小說素材老得連作者都不避諱,甚至那朵衣服上的梅花,都似曾相識,好像在哪部電影中見過。但小說讀畢,在覺得驚詫的同時,還是令人生出由衷的佩服之情。為什么?我想至少有三個原因。

      第一,還傳統敘事于融媒體時代的嶄新表述之中。作者以巨大的勇氣、求新探索的精神,表現出正大氣象。作者不僅有很強的文學自覺意識,更有著文學創作中的自信。徐則臣在談自己創作體會時說過:如果要想成為一個獨特的作家,你一定要開辟自已的路,尋找自己的辦法。老素材,新寫法,把控融媒體時代的特征,以多種藝術形式加以雜糅、推陳出新,以一種新的敘事風格打破傳統小說節奏呆滯不暢等問題,從而形成高效的敘事風格,隨心所欲。止于所當止,行于所當行,行云流水。突破了回憶中的平面感,形成立體多維空間,造成全息影像。以幻火的神秘感,緊緊攫取讀者的閱讀心理,讓讀者始終在探秘一般的深厚氛圍之中,與書中的人物共悲歡。

      第二,還小說創作于詩意的美學追求之中。小說《幻火》的詩意美學追求,是無處不在和顯而易見的。在宏大的敘事中,作者營構了小說的唯美意境。人世間的美好,多么讓人感動。不論是通信員與老中醫的女兒的愛情,還是戰場上的生離死別,抑或人間重逢,還有重逢中的等待,都無一不是人間至情至性的體現和傳導,都有一種詩意的美。那是一種大歡喜,那是一種真人性,就連篝火中與來客的對話也都如此的逼真和感人,散發著煙火人生的美輪美奐。小說結尾的不結作結,更是詩歌常用的手法,無限地開拓著小說的意境,讓人捧卷在首,讀而思,思而讀,回味無窮。四段人生相遇,都如詩一般有一種復沓似的節奏韻律,而又層層登高,不斷向上升騰,直到結尾處余音裊裊,如鐘聲回蕩!

      第三,還現實與歷史有效凝望。從容回味人生的榮枯,不著意去刻劃英雄,而是將英雄現實人生際遇予以真實再現?,F實從歷史中走來,現實也是歷史的組成。一個人的一生見證了歷史,同樣歷史也塑造了我們每個人的一生。作者以詩性的審美,平淡地敘述著的一生的波瀾起伏。孫二娘的飯館里,被當成英雄一般地傳說,在篝火前仍然有人來慰問和關心;但是這樣的老者,產生了幻覺,還有老年癡呆,記憶時好時壞,的一生不過是時勢造英雄的產物——包括人生的愛情、負傷、重逢、落難等等都是時代的產物。同時,也在時代的變遷中,書寫著的人生壯歌,一切都是如此的平凡,一切又都是如此的波瀾壯闊。在時代的湯湯大河中,我們浮浮沉沉,但無一又不順勢前行,仍將在等待妻女的守候中,了卻我內心的遺憾和生命的救贖……期盼之中,更讓我們看到美好的人生理想——愿天下人共團圓!

      2023228

    69天堂人成无码麻豆免费视频,69天堂人成无码麻豆免费视频,国产清纯白嫩初高生在线观看,久久亚洲精品无码AⅤ大香
    <th id="k34gs"><option id="k34gs"></option></th>
  • <code id="k34gs"></code>
    <code id="k34gs"></code><pre id="k34gs"></pre>
  • <strike id="k34gs"></strike>
    <big id="k34gs"><nobr id="k34gs"></nobr></big>

    <strike id="k34gs"></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