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 :心安便是歸處 ——丁康權系列組詩(shī)審美鑒賞

(2023-02-21 10:31) 5981420

  與本家兄弟康權相識,還是20世紀90年代初的事,那時(shí)他剛從南通來(lái)到無(wú)錫,身背隨行的包袱,手里拿著(zhù)兩本自己油印的32開(kāi)本小冊子來(lái)報社找我。我還記得小冊子的封面上有一些紅色的線(xiàn)條花紋圖案,印著(zhù)“逗號詩(shī)選 ”幾個(gè)并不粗大的宋體,那是他寫(xiě)的詩(shī)集,裝訂得像模像樣。賞閱了這兩本詩(shī)集,我對他刮目相看。那時(shí)到報社來(lái)找我的作者不少,男女老少都有,可像丁康權拿著(zhù)他油印詩(shī)集作見(jiàn)面禮的作者,卻是絕無(wú)僅有。我們從相識到相熟,之后也就無(wú)話(huà)不談。幾十年來(lái),他先后被調到報社、電視臺,當上中層領(lǐng)導,又在商海摸打滾爬,干一行愛(ài)一行,干一行成功一行,成就了他的文化事業(yè),并成長(cháng)為電視編導兼制片人,江南大學(xué)商學(xué)院客座教授,中國報告文學(xué)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江蘇省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文藝評論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無(wú)錫市濱湖區作家協(xié)會(huì )主席,并兼任三家商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先后出版了許多文藝作品集。真是人不可貌相,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數月前,丁康權給我發(fā)來(lái)他的4組長(cháng)詩(shī),由《黑洞》(9首)《歷史題材》(7首)《壬寅迷局》(4首)《西藏》(5首)組成,共計25首700行左右,題材宏大,洋洋灑灑,矞矞皇皇,涉古今中外。前不久,又在他的個(gè)人公眾號“逗號書(shū)院”中讀了他的留言:“深夜不寐,翻讀24 史。24史是中國古代各朝撰寫(xiě)的24部正史的總稱(chēng),均以紀傳體編撰。它上起傳說(shuō)中的黃帝時(shí)期(約公元前2550年),下至明朝崇禎十七年(1644年)。涵蓋中國古代政治、經(jīng)濟、軍事、思想、文化、天文、地理等各方面的內容。共計3213卷,約4000萬(wàn)字。24史之所以被稱(chēng)為正史,既與這些史書(shū)在中國史部書(shū)籍中的地位有關(guān),也與歷代皇朝宣揚正統觀(guān)念有密切聯(lián)系。其中《史記》和《資治通鑒》兩本司馬所著(zhù)的巨書(shū),此生必讀。”很是感慨??禉嗖⒉皇鞘穼W(xué)學(xué)者,也并不研究史志,但他的這段留言卻讓我震憾。要知道沒(méi)有多少中國人會(huì )去研讀西漢司馬遷花了十幾年心血寫(xiě)下的我國第一部紀傳體通史、52萬(wàn)余字的《史記》,更不會(huì )有多少人去誦讀北宋司馬光300萬(wàn)言的《資治通鑒》。

  我曾在他寫(xiě)的《歷史題材》系列中讀到過(guò)《隋唐演義的英雄美人》《李顯:六味帝皇丸》《大宋宮詞——反攻》《榮巷的青石板街》《篡位》等詩(shī)篇,從這些題材可以反映出他對古籍是有很多了解的。就拿《王陽(yáng)明之“心學(xué)”》這首以歷史題材敘事的詩(shī),30幾行、不足400字,就把王陽(yáng)明與”心學(xué)“寫(xiě)得明明白白。不妨全詩(shī)茲錄如下——     

  我從1996年發(fā)黃的儒釋道的書(shū)籍里/找到三個(gè)字“王陽(yáng)明”/岑奶奶1472年的我有一個(gè)夢(mèng)/神醫緋玉抱一赤子降生/比1872年的曾國藩要大400歲/比1972年的南師大酈波要大500歲/“瑞云樓”五歲才會(huì )發(fā)音/九歲就道出“若有人眼大如天,還見(jiàn)山小月更闊”/弘歷元年17歲成婚/讓諸小姐洞房垂淚對紅燭/與道士打坐得道忘了回/68歲的大師與18歲的“圣人”一次逅遇/拜謁婁涼喜得“程朱格物”/7天7夜格到吐血踐行“守仁格竹”/宦官劉瑾正德元年追殺貴州龍場(chǎng)地/因禍得福龍場(chǎng)悟道/圣人必可學(xué)而至/萬(wàn)世開(kāi)太平/創(chuàng )立風(fēng)靡500年后的“心學(xué)”/至善 心的本體/心即理/我等俗人之輩一直仰望的天空/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天理/道心/人欲/人心/真儒 余姚出生的守仁/將理與氣 太極與陰陽(yáng)交融一體/從武 正德14年平定寧王朱宸濠/從文 守制開(kāi)學(xué)/完人之問(wèn)/心學(xué)之問(wèn)/做一個(gè)純粹的哲學(xué)史上的大儒/任俠使氣/非理學(xué)之溫良/也是我從逗號書(shū)院里讀懂他/“霸儒”二個(gè)字。

  明朝著(zhù)名的思想家、文學(xué)家、哲學(xué)家和軍事家王守仁,陸王心學(xué)之集大成者,精通儒家、道家、佛家。王守仁與儒學(xué)創(chuàng )始人孔子、儒學(xué)集大成者孟子、理學(xué)集大成者朱熹并稱(chēng)為“孔孟朱王”。王守仁的學(xué)說(shuō)思想“王學(xué)”(陽(yáng)明學(xué)),是明代影響最大的哲學(xué)思想。其學(xué)術(shù)思想傳至日本、朝鮮半島以及東南亞,立德、立言于一身,弟子極眾,世稱(chēng)“姚江學(xué)派”。文章博大昌達,俊爽之氣于行墨之間。王守仁54歲辭官回故里講學(xué),在紹興、余姚等地創(chuàng )建書(shū)院,宣講“王學(xué)”為善去惡是格物。“王學(xué)”受道家的影響多于佛家,但終究不離儒學(xué)本質(zhì),強調“心即是理”思想,反對程頤朱熹通過(guò)事事物物追求“至理”的“格物致知”方法,提倡“致良知”,從內心尋找“理”,“理”全在人“心”,“理”化生宇宙天地萬(wàn)物,人秉其秀氣,故人心自秉其精要。知與行關(guān)系強調要知更要行,所謂“知行合一”。

  國民政府首任教育總長(cháng)蔡元培曾有這樣的評價(jià):“明之中葉王陽(yáng)明出,中興陸學(xué),而思想界之氣象又一新焉。”康權詩(shī)的觸角涉及中國歷史上這位大思想家,沒(méi)有一點(diǎn)美學(xué)和哲學(xué)修養,是很難把握的。南開(kāi)大學(xué)博士生導師葉嘉瑩說(shuō)過(guò)這樣的話(huà):“中國重視感發(fā)作用的詩(shī)論,就如同一座建筑物所最須重視的深奠的根基。”反者道之動(dòng),弱者道之用。天下萬(wàn)物生于有,有生于無(wú)??禉嗪軓娜莸赜靡桓撝氐谋鈸?,把“王學(xué)”挑進(jìn)詩(shī)行;用一支鏗鏘的筆,給詩(shī)句涂上一層濃濃的美學(xué)色彩,用一把鐵犁,深耕著(zhù)詩(shī)的種子的根,讓他在“逗號書(shū)院”里讀懂“霸儒”。      

  正如他在《基督的洗禮》的詩(shī)行中所描繪的那樣,他用了30年的文學(xué)時(shí)光,慢慢地詮釋出儒釋道與基督教,慢慢地體會(huì )“仁”與“神”這兩個(gè)字的意義。有一點(diǎn)教養的人都知道基督教、伊斯蘭教、佛教為世界三大宗教,基督教是歐美教民的主流,伊斯蘭教在中亞、西亞和北非一些國家盛行,佛教分布在東南亞地區。再細分一下,基督教有三大流派:分別是天主教、新教和東正教;伊斯蘭教包括遜尼派和什葉派兩大派別;佛教則有南傳佛教、漢傳佛教、藏傳佛教三大派系?;浇淌且簧裾撟诮?,所有相信主耶穌基督為救世主的教會(huì ),基本經(jīng)典學(xué)說(shuō)《圣經(jīng)》,分《舊約全書(shū)》和《新約全書(shū)》構成。伊斯蘭教阿拉伯語(yǔ)有安拉、崇尚和平、祈求安寧,以《古蘭經(jīng)》為基本經(jīng)典學(xué)說(shuō),綠色代表和平。佛教起源于公元前6世紀以前的古印度,創(chuàng )始人釋迦牟尼,佛教典籍共分為經(jīng)、律、論三藏。此三大宗教目前各自被一部分國家列為國教??禉嘤?ldquo;基督的洗禮”作詩(shī)的標題,用這首詩(shī)中告知讀者,他信佛信道,還沒(méi)有受基督的洗禮,在金陵求學(xué)時(shí)的后宰門(mén),清晨健身的女牧師,和他一樣沒(méi)有受戒洗禮??禉嘈叛鐾跏厝实?ldquo;王學(xué)”,以上一些宗教常識,他一定爛熟于心,他的審美態(tài)度也一定是哲學(xué)的抑或宗教的,所以他才能寫(xiě)出《歷史題材》系列組詩(shī)。     

  《黑洞的猜想》是丁康權思緒游離于宗教又反問(wèn)著(zhù)宗教的一首好詩(shī)。黑洞是時(shí)空曲率大到光都無(wú)法逃脫的天體。1916年,德國天文學(xué)家史瓦西通過(guò)計算得到了愛(ài)因斯坦場(chǎng)方程的真空解,表明如果一個(gè)靜態(tài)球對稱(chēng)星體實(shí)際半徑小于一個(gè)定值,周?chē)鷷?huì )產(chǎn)生奇異的現象,即存在一個(gè)界面——“視界”,進(jìn)入這個(gè)界面之后光也無(wú)法逃脫。這種“不可思議的天體”,美國物理學(xué)家惠勒稱(chēng)它名為“黑洞”。黑洞把物質(zhì)拉在一起,第一代的恒星和銀河系可能就是這樣出現的。2015年,霍金對黑洞理論進(jìn)行了修改,宣稱(chēng)黑洞實(shí)際上是“灰色的”。新“灰洞”理論稱(chēng),物質(zhì)和能量被黑洞困住一段時(shí)間后,又會(huì )被重新釋放到宇宙中。2017年,美國卡耐基科學(xué)研究所的科學(xué)家發(fā)現有史以來(lái)最遙遠的超大質(zhì)量黑洞,其質(zhì)量是太陽(yáng)的8億倍……這些黑洞理論在宇宙學(xué)中,有望推動(dòng)恒星演化和黑洞形成理論的革新??禉啻竽懙剡\用對黑洞的猜想,用一串串詩(shī)行設問(wèn),寫(xiě)成了一首不短的抒情詩(shī),有點(diǎn)像屈原的《問(wèn)天》。世界古代史上偉大的哲學(xué)家、科學(xué)家和教育家之一蘇格拉底,將心靈或理性作為判斷任何事情的根據,影響了他的學(xué)生柏拉圖對于靈魂的概念,柏拉圖又影響了他的學(xué)生、古希臘哲學(xué)家中最博學(xué)的人物、古代的黑格爾:亞里士多德。師生三賢,打開(kāi)了世界科學(xué)之門(mén),引發(fā)了康權智慧神經(jīng)中的“詩(shī)思”。不妨也茲錄如下——

  我翻開(kāi)古希臘三賢“蘇格拉底”的詞典/我是誰(shuí)?從哪里來(lái)?到哪里去?/一直纏繞50多年的哲學(xué)命題/被霍金的外星球的黑洞猜想打破/尋找黑洞是面對浩瀚宇宙天體的夢(mèng)想/我在如東農場(chǎng)的棉花地里/用書(shū)包裹著(zhù)的上海牌收音機的世界里/就開(kāi)始遐想銀河系的邊緣區的彩虹/站在帕爾馬的群島上/用哈勃遠望鏡和赫希爾遠望鏡/尋找兩個(gè)黑洞帶來(lái)碰撞的巨大引力/查爾斯和我并不是在尋找巨大的黑洞/而是證明愛(ài)因斯坦的天體物理定律的失效/我們的太陽(yáng)太小/不可能變成黑洞/中子星是太陽(yáng)的三倍/無(wú)情地向外擴散裂變/黑洞是什么?如何形成?/演變成為黑洞數學(xué)的旋轉意義/我和查爾斯猜想 從黑洞中/提取一個(gè)又一個(gè)發(fā)電站/燃燒的粒子發(fā)散開(kāi)來(lái)/M87的粒子噴流是由射電信號引發(fā)的/接近到我們認為視界/又要問(wèn)黑洞的奇點(diǎn)在哪里/一直沒(méi)有找到它雜亂的團狀物/這個(gè)黑洞和那個(gè)黑洞/距離今天已有7.4億光年/比太陽(yáng)大一萬(wàn)倍的質(zhì)點(diǎn)/它到底是上帝創(chuàng )造/還是外星球人的演變/它來(lái)自哪里?又去向何方?/我用寫(xiě)詩(shī)的手不停的在書(shū)房里比劃著(zhù)/慢慢地在黑洞的夢(mèng)幻中睡著(zhù)了……   

  丁康權認為黑洞是一直纏繞人類(lèi)的哲學(xué)命題,對黑洞的審美態(tài)度,與愛(ài)因斯坦的狹義與廣義相對論及空間問(wèn)題,并與破解哥德巴赫猜想的陳景潤,有著(zhù)同樣的設問(wèn)與思考。他的這些系列詩(shī)歌,從精神上表現為一種新境界,詩(shī)行之間基本能前后照應、氣脈貫通、新穎巧妙、匠心獨具??禉嗍侵腔鄣囊彩桥Φ?,他的詩(shī)證實(shí)著(zhù):人性,是最經(jīng)不起摧殘的,能讓所寫(xiě)之詩(shī)深入地溫暖著(zhù)人心,就是活著(zhù)。從《西藏》系列組詩(shī),同樣可以證實(shí)他的這一審美態(tài)度,他一定到過(guò)西藏,或許不止一次,山川異域,日月同天,對西藏的風(fēng)物人情有著(zhù)刻骨的溫柔,在《倉央嘉措來(lái)到了羊卓雍措湖》一詩(shī)中,他默默地寫(xiě)下倉央嘉措的羊湖的美景,納木措和瑪旁雍措兩大湖,冠絕藏南,不為修來(lái)生,只為在羊湖觸摸著(zhù)她的指尖,在羊皮紙托起的文字中,藏著(zhù)倉央靈童的經(jīng)筒,在曠古的煙塵深埋著(zhù)鎖鏈,天葬烤熏著(zhù)逝者的身軀,留下絕色在羊湖的水波上……

  同樣,在《布達拉宮的膜拜》這首詩(shī)中,他更是這樣描繪:在離天最近的地方,小伙子一邊以各種祈禱的姿勢膜拜,一邊用手輕輕地觸摸天上的云彩,敬畏的眼睛,仰視著(zhù)布達拉宮的雄偉。在朝圣路上死去的同伴,將同伴的牙齒敲下帶到布達拉宮,嵌入佛前檀香木柱的縫隙里,活著(zhù)的死去的,都是三步一叩地來(lái)到圣地。敬仰的布達拉宮是西藏的支點(diǎn),還有釋迦牟尼指骨舍利,額頭流血的跪拜,承載著(zhù)布達拉宮的柔情,淳樸和肅穆映襯下的輝煌,作為生命中一次真正的犒賞和恩賜,聆聽(tīng)歷代達賴(lài)塔葬的神奇故事,只有美麗的格?;?,為跪拜布達拉宮的小伙踐行。

  《大昭寺的酥油燈》從四面八方趕來(lái)寺廟的信眾,每天都要手持酥油燈,捐上布施,頭頂著(zhù)12歲等身釋迦牟尼像,膜拜著(zhù)唐太宗贈給文成公主的嫁妝,吐蕃王朝立國之君松贊干布將釋迦牟尼佛像與藏傳佛教,廣施善男信女。女藏胞在我的眼前,打點(diǎn)數也數不清的酥油燈,拿回去供奉剛剛逝去的男人,背上馱著(zhù)不滿(mǎn)13個(gè)月的女娃,來(lái)到大昭寺廟堂上,用身軀丈量朝圣之路,頂禮覺(jué)沃仁波切,種下她解脫的因緣,賜的酥油燈,來(lái)回轉走著(zhù)上千圈了,還沒(méi)有停息的意思,手持經(jīng)輪感向著(zhù)她需要的遠方。這些詩(shī)行多美啊,是從心窩里掏出來(lái)的熱淚滴在雪白稿紙上的祈禱??禉嘤膳匕麑λ钟蜔舻捻敹Y膜拜而起興,其感應極微妙極朦朧,這些感性的由來(lái),并非都可以做理性的解說(shuō),所引發(fā)出對人生信仰的感慨,之間的美學(xué)因果并不難理解。在大昭寺的酥油燈與他之間引發(fā)的感應,情意相通、聲音相應、心靈相襯,恐怕連康權自己都未必能說(shuō)得清這種神圣的感應由來(lái),只是用詩(shī)行虔誠地表達人生的即物即心,寫(xiě)盡人間辛酸。西藏系列組詩(shī),大多運用直接陳述的寫(xiě)作手法,卻足以引起詩(shī)歌審美感發(fā)的傳達。在一些文學(xué)交流會(huì )上,我常說(shuō)宗教和哲學(xué),是離人最近的學(xué)問(wèn),通過(guò)哲學(xué)、美學(xué)與宗教的層面,去剖析生命,人生的意義在于不斷認識自己的錯誤。文學(xué)的深度需要時(shí)間和災難的摔打,藝術(shù)風(fēng)范如此,詩(shī)歌亦如此。不是所有的熱愛(ài)都顯而易見(jiàn),但所有的力量都值得被看見(jiàn),人生的自我治愈能力無(wú)比強大,關(guān)鍵在于邏輯建構,如何設定在善的美學(xué)大系統之中,讓生命不斷自我突破,是智慧更是修行。如是,才能明白莊子的宇宙觀(guān),才能通達人欲??禉嗟脑?shī)歌,正是在詮釋著(zhù)這些哲理。

  當然,丁康權的詩(shī)并不都是十全十美的,有些詩(shī)行里沒(méi)有用生命的激情噴寫(xiě)出來(lái),在對歷史與文學(xué)邊緣帶的感悟之時(shí),還產(chǎn)生著(zhù)理解上的某些歧義;對古人之情與現實(shí)之冷的文學(xué)表現方式還存有一些誤區。本文所指審美,即在理智與情感、主觀(guān)與客觀(guān)上感知、認識和評判詩(shī)歌存在的美與不足,鑒于有“審”才有對“美”的認知,也才能指出不足之處;審美鑒賞在審美感知的基礎上,加以理性的充分參與,依照審美標準去鑒別審美對象,讓作者與讀者都能獲得很多美的享受。詩(shī)歌是從心里長(cháng)出來(lái)的,心很貴,一定要裝最美好的東西。我們有理由相信作為詩(shī)人的逗號,康權執著(zhù)于“今天的政治、明天的歷史、后天的文學(xué)理念和觀(guān)點(diǎn)”。

  在青年時(shí)代六朝古都的金陵求學(xué)之時(shí),就奠定他對歷史與文學(xué)交融碰撞的理論基礎,如今加上20多年經(jīng)商的滄桑人生經(jīng)歷,寫(xiě)出的歷史題材系列詩(shī)歌,更具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的江南文化風(fēng)韻,尤其是受北宋王安石、蘇軾在金陵留下的文化遺產(chǎn)影響,給逗號在這個(gè)歷史時(shí)段創(chuàng )作提供詩(shī)歌的寫(xiě)作空間的無(wú)限可能??禉嘣?jīng)在20年內三次去過(guò)位于朝天宮的南京博物館,從那兒更感受到唐宋至明清江南文化歷史的厚重。   

  上善若水,阿彌陀佛。

  作者簡(jiǎn)介:丁一,江南影視藝術(shù)學(xué)院暨清邁大學(xué)教授,國家一級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