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夢(mèng)》(散文集)

(2024-04-01 11:08) 5996805

 

  一、基本信息

  《醒夢(mèng)》

  作者:魏麗饒

  出版社:百花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shí)間:2024年1月

  ISBN:978-7-5306-8694-2

  二、內容簡(jiǎn)介

  遠行是一場(chǎng)盛大的醒夢(mèng)。

  這是一本書(shū)寫(xiě)新鄉愁的散文集,是魏麗饒繼《凈土》《從一個(gè)故鄉到另一個(gè)故鄉》之后,以流動(dòng)人口視角書(shū)寫(xiě)故鄉系列的第三部散文作品?!秲敉痢分饕v述故鄉麻糊村的人事過(guò)往,風(fēng)土民情;《從一個(gè)故鄉到另一個(gè)故鄉》重點(diǎn)關(guān)注工業(yè)化、城市化推進(jìn)過(guò)程中,流動(dòng)人口的生存狀態(tài);而《醒夢(mèng)》則是掀開(kāi)故鄉在遠行者心中的“白月光”面紗,深度探索故鄉與他鄉之間隱秘而結實(shí)的內在依存關(guān)系。作者用雋永的文字忠實(shí)地記錄蟄居在歲月深處的生命體驗與人生感悟,以深情、克制、熱烈而又冷靜的姿態(tài)在遠行途中一次次對故鄉凝望和反芻,試圖在故鄉的人情物事上汲取于他鄉安身立命的精神養分。文章意境深遠,感情充沛,語(yǔ)言質(zhì)樸,直抵人心。該書(shū)由中國散文學(xué)會(huì )常務(wù)副會(huì )長(cháng)、散文作家、理論家紅孩作序,《人民文學(xué)》原常務(wù)副主編、中國現代文學(xué)館副館長(cháng)、中國散文學(xué)會(huì )名譽(yù)會(huì )長(cháng)周明,總后勤部政治部原創(chuàng )作室主任、魯迅文學(xué)獎得主、中國散文學(xué)會(huì )名譽(yù)會(huì )長(cháng)王宗仁,著(zhù)名作家、《人民日報》原文藝部副主任、中國散文學(xué)會(huì )名譽(yù)會(huì )長(cháng)石英聯(lián)袂推薦,是中國散文學(xué)會(huì )重點(diǎn)推薦的一部散文集。

  《醒夢(mèng)》全書(shū)分四輯,收錄60篇散文。第一輯“醒夢(mèng)”,以一個(gè)行走他鄉多年的異鄉人視角回望故鄉,用客觀(guān)的筆觸書(shū)寫(xiě)故鄉的急劇變遷。第二輯“鉤沉”,借一系列舊物風(fēng)俗描摹鄉村的昨夜星辰、氣韻風(fēng)骨,再次印證了故鄉厚土的底色才是行走他鄉的底氣。第三輯“散章”,采擷當下生活碎片,感悟生活真諦,以微觀(guān)物事傳遞人間良善和溫情。第四輯“疏影”,在歲月里打撈險些遺失的只風(fēng)片影,反復咀嚼,用于當下生活的自我觀(guān)照,內在滋養。

  三、作者簡(jiǎn)介

 

  魏麗饒,山西襄垣人,現居上海,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中國散文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中國微型小說(shuō)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創(chuàng )作以小說(shuō)、散文為主,曾獲第八屆冰心散文獎、第三屆絲路散文獎、首屆浩然文學(xué)獎、江蘇省散文學(xué)會(huì )學(xué)會(huì )獎等文學(xué)獎項,有作品入選年度中國散文排行榜、年度中國微型小說(shuō)排行榜、《人民日報》年度散文精選、中高考語(yǔ)文卷及中小學(xué)語(yǔ)文教輔書(shū)等。

  四、精彩書(shū)摘

  “鄉愁”本質(zhì)上是一個(gè)疼痛的詞眼,它在不同的人身上結著(zhù)不同因由的傷疤。這些傷疤美麗或丑陋,頑固地在人的記憶里爬行,時(shí)不時(shí)咬噬著(zhù)神經(jīng)。他人又無(wú)法幫上忙,只有自己在生活里慢慢摸索,找到與自己握手言和的途徑,去說(shuō)服并安頓自己,去修復這些傷疤以及它們的疼痛。

  ——《故鄉給他鄉抹上了厚土的底色》

  人生是現實(shí)與理想之間一場(chǎng)求而不得的掙扎和跋涉,歲月是一個(gè)蓄謀已久的盲盒,只有在拆開(kāi)之后才能看到它的內容物。我從來(lái)沒(méi)有認真地規劃過(guò)昆山的生活,卻已經(jīng)在不覺(jué)間度過(guò)了許多個(gè)春秋。即便離開(kāi),即便再回來(lái),我也從來(lái)不曾刻意地對她親近或疏遠,而她卻早已經(jīng)于時(shí)光流轉間成了我無(wú)法拾起,也無(wú)法舍棄的一個(gè)醒夢(mèng)。

  ——《醒夢(mèng)》

  月光在屋子里靜靜地流淌了許久。母親突然又說(shuō),孩,人這一輩子啊,就一個(gè)字,熬!

  ——《生活的真相》

  我心里對故鄉有太洶涌的情感,以至于我身在故鄉時(shí)是看不清她的。當我身處異鄉時(shí),反而能夠深情地、克制地、熱烈地、冷靜地回望我的故鄉,從而也更能理解故鄉。這就好比對村子里的人,當我跟他們打對面在村道上碰見(jiàn)時(shí),可能只是淡然地,或者故作淡然地問(wèn)一句“吃哩?”,那人也淡淡地說(shuō)“吃哩。”如此作罷,但在文字里不會(huì ),我會(huì )覺(jué)得他是親人,吵架罵娘的、收秋打夏的、含飴弄孫的好多個(gè)他,帶著(zhù)他在村子里的許多過(guò)往排山倒海地席卷而來(lái),填滿(mǎn)我的腦海,讓我不得不去寫(xiě)下來(lái)。然而真到寫(xiě)的時(shí)候,我的兩只手又顯然不夠用了,十指敲擊鍵盤(pán)的速度,怎么也追不上他浩浩蕩蕩地走過(guò)歲月的腳步。

  ——《故鄉給他鄉抹上了厚土的底色》

  我一直都不明白,自己為什么對故鄉心存愧疚,直到我再次走進(jìn)麥田,青青麥苗陡然勾起了我對麥子的回憶。我也曾像一顆麥粒,被緊緊地包在穗子里,挨著(zhù)別的兄弟姐妹,與它們一同吹過(guò)風(fēng)飲過(guò)雨,也曾在布谷鳥(niǎo)鳴中灌漿發(fā)育,然后變得飽滿(mǎn)勻稱(chēng),通體金黃。同時(shí),我也聽(tīng)到了聲聲哀啼。

  其實(shí),我也是一株麥子,卻在遠行前忘了把沉甸甸的淚滴交還大地。

  ——《向一株麥子懺悔》

  我是一個(gè)遠離了故土的人,長(cháng)期在一種無(wú)形的撕裂與剝離狀態(tài)下生存。在得到的同時(shí)失去,在遠離的路上回歸。我在時(shí)間里學(xué)會(huì )了好好工作,好好學(xué)習,好好吃飯,好好生活,唯獨沒(méi)有學(xué)會(huì )該如何好好回到我的故鄉。一個(gè)人,只有尊重自己的過(guò)去,接受過(guò)去的自己,才能更好地經(jīng)營(yíng)未來(lái)。只有敬畏故鄉,才能在他鄉安然地生活。只有在人世間深情地活過(guò)才終于明白,回鄉不是為了撫慰漂泊的心緒,或滿(mǎn)足饑渴的味蕾,而是讓自己定一定神兒。在他鄉走得太久容易亂了方寸,唯有故鄉,是一面能照見(jiàn)自我的心鏡。

  ——《故鄉給他鄉抹上了厚土的底色》

  原來(lái),在漫長(cháng)的歲月里,實(shí)實(shí)在在地參與母親生活的,是山間那些草木鳥(niǎo)獸和這一院的動(dòng)物靜景,而不是我。它們熟悉母親的脾氣性格,深諳她的內心秘密。在它們面前,我不過(guò)是這般低眉順眼,且卑微慚愧。

  ——《生活的真相》

  行至山頂,我停了車(chē),立在寒風(fēng)里久久地凝望這荒漠漠的山野。藍格瑩瑩的天空下,親親的黃土地,就那樣赤裸裸地袒露在我的視線(xiàn)里,遠山近嶺層層疊疊,像一幅綿延至天邊的畫(huà)。其實(shí)我不愿意,打心底不愿意遠行。我多么羨慕祖上的先人們,一輩子也沒(méi)有走出去,沒(méi)有過(guò)問(wèn)山外面的世事,像一株玉米或一棵高粱,死心塌地地將自己的婚喪嫁娶、生老病死安放在這大山深處。山里的生活多靜呀,多凈。人們敬畏自然,順應天地,和山里的生靈草木,日月風(fēng)雨商量著(zhù),把日子過(guò)得細致而真誠??墒?,我不行,我的人生從一開(kāi)始就已經(jīng)不再純粹。對這片赤誠的土地,我明明深?lèi)?ài)著(zhù),卻又明明舍棄。

  ——《我也是我故鄉的客人》

  在同心路上,真正滋養我的是那些同病相憐,抱團取暖的異鄉人。我們是來(lái)自五湖四海的魚(yú),沿著(zhù)不同的河流游進(jìn)了同一座城,看似各自獨立,卻又不動(dòng)聲色地關(guān)心著(zhù)彼此。

  ——《醒夢(mè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