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子騰春》(小說(shuō))

(2024-03-07 14:30) 5996011

  一、基本信息

  書(shū)名:《農子騰春》

  作者:李昌祥

  出版發(fā)行:作家出版社

  出版時(shí)間:2023年3月

  ISBN:987-7-5212-2013-5

  二、后記

  騰春的神韻在帶隊

  李昌祥(暢翔)創(chuàng )作談

  中國農村從八十年代開(kāi)始,出現了令人振奮的兩大奇觀(guān),一個(gè)發(fā)生在江陰華西村,一個(gè)發(fā)生在鳳陽(yáng)小崗村。這兩個(gè)地處大江南北的偏僻鄉村,以舉世贊揚的輝煌業(yè)績(jì),為社會(huì )主義貢獻了豐富的發(fā)展模式,令全國人民嘆為觀(guān)止,也為全國農民的奮發(fā)圖強,樹(shù)立了看齊意識的標桿。面對祖國農村兩大現實(shí)奇觀(guān),作為中囯作家的我,一種使命擔當,逼我毅然決然,開(kāi)始了兩部長(cháng)篇小說(shuō)的創(chuàng )作規劃,有志書(shū)寫(xiě)好中國農村發(fā)展的新篇章。

  作家出版社編輯王征老師看了我寫(xiě)鄉村書(shū)記吳仁寶帶領(lǐng)江陰華西村社員發(fā)展成富裕的工人,創(chuàng )造出城鄉財富的故事,盛贊不巳,將《鵝毛沉底石頭漂》的“上部故事”題名《天不絕人》出版。中國青年出版社編輯侯群雄責編了《鵝毛沉底石頭漂》的“下部故事”故事,出版發(fā)行了《天降大任》。

  為了將上部《天不絕人》與下部《天降大任》合成全集,我選用《習古奮今》的題名,由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全本問(wèn)世。

  《習古奮今》出版發(fā)行后,我開(kāi)始著(zhù)手創(chuàng )作鳳陽(yáng)小崗村發(fā)韌土地承包的故事。那些平時(shí)就生活在我周邊的干部和群眾,隨著(zhù)我的著(zhù)墨次數,深深淺淺地擁擠到筆端。我總是有心要讓他們登上文學(xué)舞臺,露上一手,演繹一下。

  作家出版社責編史佳麗老師首肯了我的初稿后,嚴厲指出“長(cháng)篇小說(shuō)不能都是主要人物。你這第一主人翁都沒(méi)有確立好,主次不分,是小說(shuō)的大忌。”我認真一聽(tīng),回看初稿,還真是情節豐富,卻被“平分秋色”成了沒(méi)頭沒(méi)腦了呢。我趕緊重新規劃,不能吃了“萬(wàn)馬” 奮蹄的虧了。

  那么,“這一個(gè)”栩栩如生的主人翁形象,我該從哪個(gè)人物完成塑造呢?

  前一部長(cháng)篇小說(shuō)《習古奮今》將故事集中在江陰華西村的鄉村書(shū)記吳仁寶身上,作成了主人公柴運旺的原型。集中一個(gè)人身上,十分明朗,十分清新的坐標,不存在平分秋色問(wèn)題。用江陰華西村式的奇跡,借鑒江陰華西村的發(fā)展,作成了獨特人物的獨特鋪墊。我不過(guò)把地點(diǎn)挪放到了江浦地邑的蘭花潭。因為江浦蘭花潭是西楚霸王敗走江岸殺身自刎的最后一站,以引子開(kāi)篇,讓雄渾縱括,烘托出中國歷史上的豪杰人物,由此積蓄了情節發(fā)展的勢能,很有理由地對接上了現實(shí)發(fā)展的故亊。從江陰移到江浦蘭花潭,就是為了給今天的英模一個(gè)歷史的注釋。以千古豪杰,當今英模,一脈相承地完成了文學(xué)人物“這一個(gè)”的需要。長(cháng)篇小說(shuō)《習古奮今》也因此有了今昔對比。魯迅先生曾就小說(shuō)人物的創(chuàng )造做了指教,往往“頭在山東,腳在浙江”。 我將吳仁寶的業(yè)績(jì),移植到江浦蘭花潭這個(gè)曾經(jīng)留有中國豪杰足跡的地邑,不但沒(méi)有妨礙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上的現實(shí)主義描寫(xiě),反而讓我更好的調動(dòng)了形象思維中的藝術(shù)想象力。也讓我更能充分地發(fā)揮好文學(xué)本身必備的高度藝術(shù)概括手段。這是身在江陰,影在江浦的藝術(shù)創(chuàng )作技巧。我把故事的發(fā)展,聚結到了七十二層龍希大廈上,書(shū)寫(xiě)江陰華西村式的發(fā)展范例,給足了榜樣力量。而華西村的實(shí)有其事,不屑調動(dòng)過(guò)多的藝術(shù)假設,便很容易地將作品寫(xiě)成了農村城鎮化的標桿藍本。以鄉村書(shū)記吳仁寶為主人翁原型的文學(xué)形象柴運旺,因有人物原型,這一項有意義的文學(xué)敘述,“這一個(gè)”柴運旺,成了不可多得的獨特典型,為社會(huì )主義文學(xué)形象塑造,提供了更多的豐富性;也為新中國農村故事的敘事,給當代文學(xué)積累了更典范的經(jīng)驗。

  文學(xué)作家就是要用滾燙的手指,把準時(shí)代的脈搏,創(chuàng )造典型的人物形象。我們處在以改革發(fā)展為必由之路的新時(shí)代,必需追蹤重大題材的導向。

  文學(xué)形象的豐滿(mǎn),全在于故事中的主要人物。而所創(chuàng )造的主人翁形象,最好代表著(zhù)一種高山仰止。不言而喻,這里的高山仰止,蘊藉著(zhù)文學(xué)價(jià)值的高低品質(zhì),這正是文學(xué)作品在導向性上的神韻。導向性上的神韻,凝聚著(zhù)潛移黙化的張力,決定著(zhù)作品在時(shí)間的經(jīng)磨歷劫中熠熠生輝。

  導向上的神韻,看點(diǎn)就在主人翁。塑造什么樣的一號人物,便成了激活時(shí)代鋼鐵洪流的焠點(diǎn)。主人翁就是亮極,就是釀出千年酒香的催化劑。主人翁也是文眼。有了栩栩如生的主人翁,文本內質(zhì),扎實(shí)縝密,像金子一樣耐火耐打,何愁在時(shí)間的磨礪中被歲月湮沒(méi)?

  出版過(guò)六部高品位長(cháng)篇小說(shuō)的我,當然要激發(fā)起旺盛創(chuàng )作熱情,助我在導向征程上,撒歡地追求。

  也許有一些“文學(xué)中人”不大同意我把文學(xué)寫(xiě)作牽掛到了政治意識上。不看好我用時(shí)代精神指導藝術(shù)構思。不大同意我對導向神韻的追求。

  別人不看好主題先行,我偏偏看重了這一個(gè)主題先行。我堅持認為,生就在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下的國度里,時(shí)刻享受著(zhù)社會(huì )主義制度的福蔭,若不寫(xiě)好中國故事,反去說(shuō)月亮是西方的好,那才是四不象的垃圾。企圖用“畸形審美”掩蓋典型的吃里扒外,都是徒勞的。人民的眼珠雪亮,最能識別數典忘祖的奸佞。文學(xué)當然要獨立于形象思維,是不必用政治的邏輯思維取代藝術(shù)發(fā)揮的。但,當凡至臻的文學(xué)藝術(shù),又總是飽和著(zhù)歷史的使命,與時(shí)代共振的。

  現實(shí)生活的二零一九年,以其太陽(yáng)的光輝給了我構思上的明白,讓我在涉及導向方面有了突破瓶頸的靈性。這太陽(yáng)的光輝讓我看到了十八大十九大以來(lái)的社會(huì )政治生態(tài)的燦爛?,F實(shí)生活中以黨為核心,聯(lián)合全體村民脫貧致富的事績(jì),俯拾即是,讓我一下子有了新的創(chuàng )作沖動(dòng)的精氣神?,F實(shí)生活中的新山鄉巨變,成果累累,這是黨團結分散的民眾,發(fā)揮了新的集體意識的力量。我將《萬(wàn)馬奮蹄鳥(niǎo)叫春》更改為《農子騰春》,以實(shí)體代替抽象, 著(zhù)墨更為用心。

  我將安徽小崗村,又作了一次文學(xué)移植,用“響應”的方式,把故事地點(diǎn)放到了與安徽省界一河之隔的江蘇江浦最北邊的滁河灣。江浦縣境是我的家鄉,《習古奮今》故事的開(kāi)展就是扎在家鄉蘭花潭的地方。 這一次創(chuàng )作,還可以扎在家鄉,地點(diǎn)換成滁河灣。這兒與小崗村的實(shí)際距離,不過(guò)兩百余里,并不多遠。移花接木到蘇皖邊界,卻能寫(xiě)出承包大田的溢出效應,和人心所向。小崗村本就成了引動(dòng)周邊鄉村紛紛校仿的典型。安徽滁州小崗村既然被稱(chēng)贊為中國農村改革先行一步的“天下第一村”, 在農村改革舉措上敢為天下先,騰飛了農村經(jīng)濟,破解了廣大農村發(fā)展的瓶頸,以承包的路數在相對貧瘠的土地上放開(kāi)了踹貧奪富的手腳。我用地點(diǎn)的拓展,故事的延伸,寫(xiě)出小崗村的波及力,如何引動(dòng)了中國農村改革發(fā)展的大氣勢,我認為,這比直接書(shū)寫(xiě)安徽小崗村,更有深遠的意義。

  真乃理解有多深,認識就有多高。安徽滁州小崗村為中國農村改革開(kāi)了好頭,寫(xiě)出安徽滁州小崗村的精神氣質(zhì),完全可以達到比直接書(shū)寫(xiě)安徽小崗村還要有期待的文學(xué)藝術(shù)效果。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妙到,就在于文學(xué)想象力的縱橫捭闔。周邊鄉村受小崗村改革精神影響而行動(dòng)起來(lái),讓我所把握的故事,也有了高瞻遠矚的大氣。守住初心,對準形散神不散的原則,我就是在書(shū)寫(xiě)打破制約中國農村發(fā)展瓶頸的小崗村了。這樣的藝術(shù)按排,也恰到好處地完成了對小崗村的“天下第一村” 的獎掖了。

  有出息的文學(xué)家,總能在題材的方寸之間拓展開(kāi)文學(xué)天地的廣闊,從一事一地的局限中打破呆板,沖出拘泥,擒獲藝術(shù)概括的高超。我既已在文學(xué)空間里有了重構,我還得鞭馬馳騁,以新穎的方式作出頌揚的壯舉。要寫(xiě)就高屋建瓴的情懷致遠,寫(xiě)出人物的栩栩如生。這才叫文學(xué)創(chuàng )作。

  江浦于我,就如莫言的高密。我生于斯長(cháng)于斯,從小耳濡目染,即便道聽(tīng)途說(shuō),也清楚地了解,舊社會(huì )時(shí)的江北灘涂和滁河灘涂,挽留了多少從河南淮北逃難過(guò)來(lái)的農民。墾荒灘涂,難民就可以獲得休養生息。一九三八年,為了狙擊日寇,花園口段南岸遭遇了炸堤。災民們九死一生,流落到了長(cháng)三角,流落到了只能給他們提供開(kāi)墾當佃戶(hù)的灘涂。他們捱到一九四九年解放,這才結束了窮極潦倒的窘?jīng)r。但要拔掉窮根,徹底脫貧致富,并不簡(jiǎn)單。這讓我能夠較深刻地理解到了他們的生活,及其起根發(fā)脈的故事。也讓我的文學(xué)想象力,在藝術(shù)構思的拓展中得以振翅飛高。

  我是不愿做自然主義的“依樣畫(huà)葫蘆” 的。從我致力于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就已經(jīng)有了明確的認定。文學(xué)作品應該比現實(shí)生活更集中更理想更典型更純粹更有代表性。正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神圣,拓展了我的文學(xué)想象力,激發(fā)了我對文學(xué)的執著(zhù),増加了我對文學(xué)的熱愛(ài)。我是從新中國的光輝歷程中長(cháng)大成人的。生活在社會(huì )主義國度的人們,一定會(huì )有社會(huì )主義的政治在影響著(zhù),引導著(zhù),感化著(zhù),教導著(zhù)。文學(xué)就應該書(shū)寫(xiě)這些社會(huì )主義的展現,而不是離湯離水,只顧“西方”的一套,一步一趨??萍级加袊虢?,何況意識形態(tài)的文學(xué)?

  神韻上的明白,我主動(dòng)將筆墨朝實(shí)事求是上集中。我不斷告誡自己,決不能被當下文學(xué)所時(shí)興的意識,拖入所謂的“暴露” 與“挖苦”上去。我應該努力練就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上的火眼金睛。從農村承包的表象上,看到更深層次的精神動(dòng)力,及其特有的振興農業(yè)的力道。切中精當,描繪定力,捕獲最核心的價(jià)值觀(guān)。我還要在人物配置上,再作調整,避免情節線(xiàn)索上錯位。

  我在百位農子的辛勞付出上著(zhù)力,寫(xiě)出了農子們在辛勞付出中掙得的囤滿(mǎn)缽滿(mǎn)。我順著(zhù)悟道與希求的辯證,對熱衷的題材進(jìn)行反復調研:

  如果沒(méi)有改革的大張旗鼓,任何的能人,再有多么大的本事,也施展不發(fā)家致富的拳腳。社隊時(shí)期哪有什么專(zhuān)業(yè)戶(hù)、萬(wàn)元戶(hù)呢?能人也只能窩著(zhù),窩在記工分里。那是計劃經(jīng)濟捆死了市場(chǎng)經(jīng)濟。在包產(chǎn)到戶(hù)的實(shí)踐中,成千上萬(wàn)的小農家庭擁有了溫飽,爭得了萬(wàn)元戶(hù)。身臨其境的我,清晣地看到了包產(chǎn)到戶(hù)的溢出效應。土地承包的單一舉措,已經(jīng)從保證豐產(chǎn)的最初目的,生發(fā)開(kāi)來(lái),影響到了社會(huì )諸多層面,正在為民富國強,不斷加大了動(dòng)力。這樣看包產(chǎn)到戶(hù),其意義的深遠,已經(jīng)超出了預先的始料。先聲奪人的責任到戶(hù),早不再是單一的生產(chǎn)形式的運作,已經(jīng)超越了當時(shí)的定額算盤(pán)。從這兒滋生的個(gè)體戶(hù),不但打破了制約農業(yè)生產(chǎn)發(fā)展的瓶頸,更多地拋開(kāi)了制約經(jīng)濟發(fā)展的一系列桎梏。便如甩掉了又臭又長(cháng)的裹腳步,懶婆娘也放開(kāi)了手腳。在認識上的深入開(kāi)掘,文學(xué)的意義跟著(zhù)社會(huì )發(fā)展的歷史意義,發(fā)揚光大來(lái)。作品能揭示出歷史的大趨勢,寫(xiě)出時(shí)代的大精神,我直覺(jué)得全身有股暖流,熱辣辣,火爆爆。

  社會(huì )發(fā)展,農子騰春,景象更新,超乎想象。我把改革與民族復興的兩者關(guān)系,密識成網(wǎng),做成綱舉目張的高度,努力書(shū)寫(xiě)出歷史發(fā)展的高度。我由此理解,為人民的改革,給祖國帶來(lái)了春天。改革依靠了人民,才有了用之不竭的動(dòng)力。四十年的改革之路所以越走越寬,活力四射,就因為人民需要改革的紅利;改革圓滿(mǎn)了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改革大潮的浩蕩,確如長(cháng)江東流,每時(shí)每刻,都在浪打浪的遞進(jìn)著(zhù)。昨天的發(fā)展,已不能代表今天的發(fā)展內容了。補短板,調結構,在供給側上下氣力,我將故事情節往高潮上凝結的時(shí)候,特別需要細節的水到渠成。長(cháng)篇小說(shuō)《習古奮今》的落點(diǎn)是干出了七十二層龍希大廈,這部《農子騰春》的高潮,該落在哪里呢?

  農鄉發(fā)展,需要五指并攏的力量,用拳出擊,結束各個(gè)小家的單打獨斗,農鄉才能整體發(fā)展。

  這就需要黨心民心的合抱成團了,這正是十八大、十九大的主題。

  我的眼力,隨著(zhù)時(shí)代的發(fā)展放開(kāi)了眼量。也讓我感到文學(xué)面對現實(shí)火熱生活的重要。文學(xué)面對的現實(shí)火熱生活,是如一座被開(kāi)釆的大礦山,源源不斷向文學(xué)輸送高富含的礦藏后,看就看文學(xué)怎么個(gè)“冶煉”了?怎么個(gè)“藝術(shù)”了?一摞菜肴,“不經(jīng)廚子手,一鍋糊斑味”。但廚師手藝有別,關(guān)鍵還得看掌勺人是否身懷絕技了。有情懷的作家,能夠在陰沉天里迎來(lái)一束陽(yáng)光,像王愿堅的《七根火柴》,像峻青的《黎明的河邊》,像柳青的《創(chuàng )業(yè)史》,像劉知俠的《鉄道游擊隊》,直讓祖國大地,春暖花開(kāi)。因為技藝的高下,當然也會(huì )有不盡如人意的,明明擁有氣宇軒昂的文學(xué)素材,卻弄成了泄氣的作品,還號稱(chēng)揭示了“復雜人性”。 一些輕率寫(xiě)手,不去面對俯拾即是的陽(yáng)光,偏偏摳一些生活上的頹廢東西,蜻蜓點(diǎn)水,走馬觀(guān)花,淺嘗輒止,照搬照套,若是看走了眼也還好說(shuō),自覺(jué)推倒了重來(lái)也就行了。卻不管不顧社會(huì )效果,浮躁于做作,南轅北轍,敷衍塞責,完全不是社會(huì )主義作家應該有的作派。

  社會(huì )主義文學(xué)應該有毛澤東寫(xi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自信,將勝利與成功,比做操動(dòng)在母腹中的嬰兒,比做遠航海上的歸輪,比做噴薄欲出的一輪朝陽(yáng)。有志于攀登高峰的作家,為了文學(xué)的時(shí)代精神,是不屑于人性現象的搬弄的。我要求自己,必須以錘打的精當,奉獻金箔般的藝術(shù)品。只有塑造出了一個(gè)時(shí)代的英模,才能從發(fā)展的大目標上獲取永恒。事實(shí)告訴我,專(zhuān)業(yè)戶(hù)們創(chuàng )業(yè)富裕了后,還是比較競競業(yè)業(yè)的。問(wèn)題在于往后該如何前行?有些人為了獲取更大的利好,開(kāi)始討好掌權人員,行賄受賄,就在這時(shí)候,達到了肆無(wú)忌憚的地步。而掌管公權的一些“領(lǐng)導”,也就在這時(shí)候,忘乎所以,不再像改革初期,堅守著(zhù)誠實(shí)和本份了。公權私用的泛濫,讓問(wèn)題迭出,亂象紛呈,令人發(fā)指。那種貪婪的黑心,弄得世風(fēng)日下。我該怎樣書(shū)寫(xiě)社會(huì )發(fā)展的十字路口?我該怎樣書(shū)寫(xiě)筆下人物在這個(gè)歷史關(guān)鍵時(shí)刻的行動(dòng)呢?

  我沒(méi)有躊躇。既然秉承宏大敘事風(fēng)格,直面農村鋪開(kāi)的改革長(cháng)卷,要寫(xiě)出千軍萬(wàn)馬的奮發(fā)有為,改變了生活的貧困,奪取了應得的富裕;也應該寫(xiě)出富裕帶來(lái)的負面問(wèn)題,深改撞到的新情況。對個(gè)別領(lǐng)導跌入泥淖的事實(shí),也應該有所表現,以期療救的注意。這也體現著(zhù)作品的現實(shí)性,體現著(zhù)作家的擔當意識。作家可以將簡(jiǎn)單變復雜,也可以將復雜化簡(jiǎn)單。在腐敗帶給社會(huì )新的憂(yōu)慮時(shí),是黨的十八大,送來(lái)了一股股強勁的習習之風(fēng)。黨的十九大,繼往開(kāi)來(lái),將壯士斷腕的決心,久久為功,用到了反腐敗斗爭上。旗幟鮮明的刮骨療毒,給社會(huì )治理體系完善了路徑,也升華文學(xué)作品的嶄新天地。

  農子騰春的大背景,已經(jīng)鋪開(kāi)了全方位的大舞臺。在全景式展現改革故事中,作家對關(guān)鍵少數人的青睞,是歷史發(fā)展的體現,是塑造典型人物的需要。農子騰春的主人翁就應該在關(guān)鍵少數人里頭。我應該加大對關(guān)鍵少數人的著(zhù)墨力度。誰(shuí)擔當得起“四兩撥千斤”的能量,誰(shuí)就是“千斤頂”,誰(shuí)就是英雄。我努力梳理這方面人物,讓這個(gè)核心人物,故事推上高潮。我認定關(guān)鍵少數就是英雄。有英雄當擔農子騰春的主人翁,這故事高潮勢能與動(dòng)能都鉚足了。

  歷史地位對英雄的厚愛(ài),讓文學(xué)作品創(chuàng )作,總會(huì )以英雄為中心。歷史發(fā)展的遞進(jìn)雖然總是帶螺旋式的,當時(shí)勢造就了萬(wàn)千富戶(hù)之后,螺旋遞進(jìn)的歷史發(fā)展,又需要英雄造就新的螺旋遞進(jìn)的新時(shí)勢。新時(shí)代的創(chuàng )業(yè)英雄,就產(chǎn)生在振興農業(yè)的進(jìn)程中。就凝聚在造就螺旋遞進(jìn)新時(shí)勢的英雄形象身上。讓農子騰春的展望更有高度,故事情節必有高潮迭起。史詩(shī)性文學(xué)作品本就獨具歷史發(fā)展的前瞻性。也只有將故事情節往振興農業(yè)的高度上推進(jìn),這部長(cháng)篇小說(shuō)才吸足了史詩(shī)意義。能夠將深改帶到更大發(fā)展上去,這樣的人物,這樣的作為,就是小說(shuō)的主人翁。文學(xué)天地就是為英雄施展拳腳的。

  騰春故事情節所期待的高潮,導向神韻,終于緊緊地系在了時(shí)代的脈博上,文學(xué)天地也柳暗花明,天朗氣清。英雄帶隊成了農子騰春神韻,農子騰春的行動(dòng)更有了方位性。意境也有了深層次的開(kāi)拓了。

  正是黨的十八大反腐,遏制了資本的無(wú)序,在深改的關(guān)鍵時(shí)刻,站出來(lái)牽頭,推廣合作化園區的龍頭項目,為農村農業(yè)農民拉開(kāi)了新的合作模式。黨在領(lǐng)導農業(yè)高質(zhì)量發(fā)展上,作出了入股式供給側農業(yè)結構高規格規劃。實(shí)施種養結合,大棚光伏、立體利用。以生態(tài)循環(huán)項目,引入標準化生產(chǎn)模式,精細化園區配套硬件設施,做大做強農字型企業(yè)。在加大精品研發(fā)力度的深度調整中,讓產(chǎn)品產(chǎn)業(yè)有了更創(chuàng )新的完善,精準對接消費升級趨勢的市場(chǎng)需求,倒逼農產(chǎn)品提質(zhì)升級,助推鄉村振興。

  黨站出來(lái)組織農民,新興了農家樂(lè ),還有鄉村生態(tài)的旅游。新型的合作社開(kāi)辟了優(yōu)質(zhì)農副產(chǎn)品基地,業(yè)主與農戶(hù)互助共生的發(fā)展,三權分立,低收入人群在土地租金和務(wù)工收入基礎上又有了更多的創(chuàng )業(yè)和經(jīng)營(yíng)性服務(wù)性收入。這些富民增收的新業(yè)態(tài),通過(guò)電子商務(wù),現代物流,以線(xiàn)上線(xiàn)下的銷(xiāo)售渠道,外銷(xiāo)窗口,直銷(xiāo)基地,電商平臺,將優(yōu)質(zhì)農副產(chǎn)品快捷高效地進(jìn)入規模超市,連鎖網(wǎng)店,提升了流通體系,適應了老百姓日益增長(cháng)的對美好生活的追求。

  有英雄帶隊農子騰春,情節走向扣住了時(shí)代脈搏,自然有了現實(shí)主義與理想主義的一脈結合。新中國第二代農民生活和情感,早在我心靈里留下了深刻印象。何況我一直是長(cháng)期生活在底層百姓中,早已積累了諸多感性材料和生活經(jīng)驗。面對四十年的改革歷程和社會(huì )風(fēng)貌,真不需要過(guò)多的文學(xué)想象,就能栩栩如生地把人物勾勒得生龍活虎。事實(shí)上,我的如實(shí)道來(lái),也真是水到渠成。江浦這個(gè)地方,雖沒(méi)有長(cháng)江對岸南京老城那般有“龍蟠虎踞” 之勢,皇家對應著(zhù)小家,讓我在寫(xiě)脫貧攻堅上有了用武之地。

  這班農子,在改革中起舞,在收獲中鬧春,干出的“新山鄉巨變”,勝過(guò)了七十二層龍希大廈的新輝煌。這班農子更聽(tīng)黨的話(huà),在縣委書(shū)記蹲點(diǎn)的鄉鎮,組建了新的合作形式,以收攏五指的經(jīng)濟實(shí)力,發(fā)起了全面振興農村的大動(dòng)作。

  我把新中國的第一代農民葛順道定位主要人物。故事就從新中國賦予第一代農民的心理素質(zhì)講起。葛順道受著(zhù)建國初期提出的理想熏陶,卻看到了六、七十年代鄉村的原地踏步。重復的務(wù)農經(jīng)驗,挑動(dòng)了他對生活的慨嘆,讓他更多地理解了小崗村十八農戶(hù)將村里土地劃歸承包的深意。他毅然決然,一方面支持大兒子闖市場(chǎng);一方面支持三個(gè)子女高考大學(xué),掌握服務(wù)社會(huì )的大學(xué)問(wèn)。

  我把葛順道的四個(gè)孩子葛利眾,葛利群,葛利人作成第二代,農子騰春的鮮明動(dòng)作,就從這些農民出身的下一代人身上,八十年代新一輩中展現的。

  文學(xué)就是現實(shí)生活的,有目的、有主見(jiàn)的再現?,F實(shí)主義精神特質(zhì)具有博大而純粹的理想主義。為了把故事編織得更有歷史縱深感,我更在新中國的第一代農民的上邊,埋下伏筆,安排了六姓農家,在解放前就是一個(gè)村子里的至愛(ài)親朋。由于解放前花園口的黃河南堤被炸,逃難急切,全被沖散了。能勉強活下來(lái),就是幸運了,哪里還顧得尋找親朋故就呢?這給日后農村苦盡甘來(lái),打下了認親團聚的契機。

  故事發(fā)展的重心人物,我放在了葛順道的四兒子葛利人身上。葛利人在勤工儉學(xué)中完成了大學(xué)學(xué)業(yè),畢業(yè)后走上教師崗位,在八十年代縣委機關(guān)大換血中,有幸調入黨政機關(guān)工作。展示才干的機遇,是九十年代到新紀元開(kāi)始的三年造城規化。葛利人在拆遷建新城的實(shí)踐中,發(fā)揮了誠實(shí)努力的擔當作風(fēng),被推薦并升調縣委書(shū)記。成為書(shū)記的農子,不忘純樸本色,聽(tīng)取父親葛順道直面教導,在認真遵崇黨的十八大精神原則上,主動(dòng)反腐倡廉,因而有了下沉村鎮,聯(lián)合新興起來(lái)的經(jīng)濟實(shí)體,創(chuàng )建農村新型合作形式,用收攏五指,攥挙出擊的力道,掀起了振興農村的不凡之舉。

  在故事的時(shí)間線(xiàn)上,第三代農子進(jìn)入了主流,敫培年的女兒敫育英,萇興勝的兒子萇旺遠。善久雙,善久保,善久全三兄弟的三位子女:留忠、留義留紅,成為振興新農村的主力軍。這時(shí)的農村經(jīng)濟發(fā)展,不能再小打小敲式的分散經(jīng)營(yíng)了。要啃下鄉村建設城鎮化,急需來(lái)一番新的組合形式,當然要比建國初期倉促進(jìn)行的合作化要完善得多,精準得多,確好得多。完全不同于當年公社化粗糙架構的組織,低態(tài)的勞動(dòng)效益,蠻橫的一評二調。新型合作社適應了社會(huì )主義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動(dòng)作,既彰顯了社會(huì )主義制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偉業(yè),也為共同富裕,人民群眾對日益增長(cháng)的美好生活的追求,作成了現代版。

  能夠成就山鄉新巨變的故事,因為埋伏了花園口逃難的伏筆。有這一根紅線(xiàn)牽系,農村發(fā)展了歷史的厚重感。線(xiàn)索巧妙,引人入勝,讓紛至沓來(lái)的情節在改革步履前進(jìn)中,豐富了故事內含,也豐滿(mǎn)了人物形象。許多的伏筆在一開(kāi)篇就埋好了,譬如寫(xiě)一號人物葛順道,借親戚關(guān)系,寫(xiě)到了連襟桑主任。由于改革,職務(wù)變更,桑主任轉成了桑廠(chǎng)長(cháng),這樣就挿敘到了社辦工廠(chǎng)的沉浮。改企更制,新一輪改革潮頭掀起來(lái),變更的鄉鎮企業(yè)將農業(yè)改革推進(jìn)到了城市改革上來(lái)。個(gè)體企業(yè)的興起,有了私營(yíng)實(shí)體的過(guò)往。這時(shí)候的改革形勢,又因為農田承包到戶(hù)后完全釋放了農業(yè)勞動(dòng)力,農民工的打工潮,風(fēng)起云涌。同時(shí)也出現了農田拋荒,未成年孩子的盲流異動(dòng)……。情節順著(zhù)現實(shí)呈現的真切抒展,百種百樣的致富門(mén)路,做成了大發(fā)其財的敲門(mén)磚。這兒寫(xiě)到了養植戶(hù),還寫(xiě)到了拾爛鐵人物。從萬(wàn)元戶(hù)專(zhuān)業(yè)戶(hù)的主線(xiàn)上,由土木瓦工的群情而起,到小合大合的各路建筑工程隊,都在新紀元前后,集合到了舊城改造的麾下。這些小人物都有大野心,在縣城改造中大顯身手,如魚(yú)跳龍門(mén),在建筑大行業(yè)的組合中,一躍成為走上時(shí)代前臺的房地產(chǎn)大鱷。時(shí)勢造出了英雄,便有勇挑重擔的縣委書(shū)記葛利人為振興三農,開(kāi)始英雄帶隊。

  改革人物本就生活在文化底蘊豐厚的核心價(jià)值之中。經(jīng)過(guò)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塑造,其典型性格更真實(shí),更豐滿(mǎn),也更獨特,一定能在文學(xué)畫(huà)廊里成為最難得的“這一個(gè)” ,藝術(shù)形象的“這一個(gè)”。 我的創(chuàng )作積極性是靠現實(shí)生活中的原始礦藏“天下第一村” 的豐韻,引發(fā)的靈感。用文學(xué)表現“新時(shí)代的山鄉巨變” ,打出了藝術(shù)概括的一片碧空。

  文學(xué)所以叫作,是要創(chuàng )作引領(lǐng)歷史發(fā)展的故事,塑造導向性形象,做成時(shí)代的大鏡子的。由人物結構的情節,不但完全基于現實(shí)主義描寫(xiě),還必須扎實(shí)在理想主義的情懷中,作成有典型性的創(chuàng )造,將時(shí)代精神,歷史發(fā)展,生活真實(shí),有機的溶為一體。也只有塑造好了導向性人物,才有閱讀意義。

  英雄帶隊《農子騰春》,寫(xiě)出了四代農人在生活中奮起的全貌。多年失散,瞬間團圓,是因為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的大平臺,才有了奇妙的認親故事。機緣為此,太過(guò)曲折;事件涉及,太過(guò)辛酸;時(shí)空跨度,太過(guò)詭異。這部描寫(xiě)四代農人奮起的全過(guò)程,不但給文學(xué)閱讀帶來(lái)了震撼,更給世界認識中國前行的穩健步伐,認識中國普通農民性格,打開(kāi)了一爿最值得瀏覽的窗戶(h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