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色》(長(cháng)篇小說(shuō))

(2024-03-05 14:40) 5995940

  一、基本信息

  書(shū)名:《五色》

  著(zhù)者:蘇陽(yáng)

  ISBN987-7-5594-8228-0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shí)間:2023年12

  定價(jià):48.00

  二、著(zhù)者簡(jiǎn)介

  蘇陽(yáng):中國作協(xié)會(huì )員,二級作家,有中短篇小說(shuō)發(fā)表于《雨花》《百花洲》《小說(shuō)界》《作品》《上海文學(xué)》等雜志,小說(shuō)集《童花頭》入選省作協(xié)首屆壹叢書(shū)。2016年獲洮湖雜志創(chuàng )刊二十周年全國短篇小說(shuō)大賽一等獎。

  三、內容簡(jiǎn)介

  長(cháng)篇小說(shuō)《五色》通過(guò)章友棣一家人的滄海桑田,放眼時(shí)代劇變,講述一個(gè)關(guān)于情感、物質(zhì)創(chuàng )造與時(shí)代多頻共振的故事,致敬五色斑斕、炫目多彩的人世間。

  《五色》中人物很多,主要人物是下海經(jīng)商的章家三兄弟章木、章林、章森和女婿葉以喬還有葉以喬的徒弟林光明。章林在物資公司上班,憑借三寸不爛之舌當上經(jīng)理,成為小城第一批富起來(lái)的人,他風(fēng)流倜儻,出手闊綽,混得風(fēng)生水起時(shí)女友眾多,他帶動(dòng)兩兄弟一起做生意。章木天性單純,喜愛(ài)寫(xiě)詩(shī),對人信任而不設防,以至于上當受騙,連累章林入獄。章森在糖煙酒公司做推銷(xiāo)員,后辭職自己做煙酒生意,一次意外的交通事故,他歸隱田間。

  葉以喬從小家境貧困,人生許多次可以改變命運的機會(huì )與他交錯而過(guò),以至于他的才華無(wú)處施展,但時(shí)代的巨變給了他改變的勇氣,也讓眾人刮目相看。他憑借自己的才華和骨子里對完美的追求,掙到了第一桶金,用第一桶金買(mǎi)下了章林的房子,但也由此與章林產(chǎn)生了矛盾和糾葛。林光明因和葉以喬學(xué)畫(huà)成為葉以喬的徒弟,他暗戀葉以喬的女兒葉菩提,他和章木學(xué)寫(xiě)詩(shī),和章林學(xué)做生意,他跟隨葉以喬一起下海,成為葉以喬的小跟班,而他卻偷偷支走了葉以喬的工程款并失蹤,十年后他回到故鄉,出人意料地成為了有錢(qián)人。

  財富的得到和失去,最終他們都不同程度地經(jīng)歷了自我的反思、顛覆和成長(cháng)。

  四、書(shū)評

  

  溫暖古典的江南敘事

  郭蘇華

  一翻開(kāi)常州女作家蘇陽(yáng)的長(cháng)篇小說(shuō)《五色》,濃郁溫暖潮濕的江南氣息,就撲面而來(lái)。這是南方作家特有的氣息,帶著(zhù)南方熱烈的陽(yáng)光和植物濃烈纏繞的氣息:“在東風(fēng)街上,再沒(méi)有比這三兄弟更好看的男人了,他們三人,走在街上,引得人們頻頻側目。”

  “光明照相館的櫥窗里掛著(zhù)三兄弟的合影,每個(gè)人都帥氣十足,但又帥得各不相同。章木端正秀氣,章林生動(dòng)風(fēng)流,最小的章森純真敦厚,露出白白的虎牙。不在照片上的姐姐章桂,鼻如懸膽,嘴如櫻桃,眉如細柳,活像從古代走出來(lái)的仕女。這四個(gè)人統統像極了母親田馥麗,沒(méi)有半點(diǎn)父親章友棣的影子。”

  小說(shuō)在一種強烈的江南特色和時(shí)代感里緩緩拉開(kāi)歷史的長(cháng)鏡頭。走進(jìn)我們眼簾的就是這三個(gè)男主人公。他們帶著(zhù)南方的秀氣與優(yōu)雅,以及老照片的古典來(lái)到讀者面前。

  “光明照相館”“海鷗照相機”“鄉下糧站”“火鉗燙卷”的頭發(fā)……80年代的獨有的煙火生活,就這樣像膠片一樣,被回放到我們的眼前。

  70年代生人的小說(shuō)家就這樣不知不覺(jué)地把歷史帶入了小說(shuō)之中。因為他們就是歷史本身,當他們走到一定的年齡之后。

  小說(shuō)的特色之一是淋漓氤氳的江南敘事,大概是因為蘇陽(yáng)是典型的江南女作家,所以,讀她的小說(shuō),那種江南元素就被不由自主地帶出來(lái)了。你會(huì )想到蘇童的小說(shuō),朱文穎的小說(shuō),葉彌的小說(shuō),格非的小說(shuō),好像他們都是許多江南元素的一個(gè)映射和綜合。

  小說(shuō)里面那種細膩的纏繞的溫柔的情愫,都一點(diǎn)點(diǎn)在小說(shuō)里氤氳開(kāi)去,就像水墨畫(huà)的點(diǎn)染,分外迷人。作家的語(yǔ)言是溫潤的,潮濕的,到處都是江南的氣息,好像江南的植物把讀者的心靈也染成了各種繽紛的色彩,江南的雨把讀者的心也變得濕漉漉的。

  我讀著(zhù)讀著(zhù),就會(huì )想這樣一種行云流水的語(yǔ)言到底要怎么樣的錘煉才能達到-----沒(méi)有一處讓你讀起來(lái)佶屈聱牙。

  我完全被小說(shuō)的氣息迷住了,就像遇到一個(gè)江南的美人,在她流轉的眼波里,耽溺了。

  我可以稍微舉幾個(gè)例子:“他寫(xiě)到了第一百首詩(shī),就像平靜的湖面長(cháng)出了深綠的菱角,湖底下根莖錯綜復雜,葉片糾纏不清。他眼圈發(fā)青,晚上熬夜晚睡讓他變丑了,他總是一副宿醉中剛醒的樣子,沒(méi)喝酒啊,卻迷迷醉醉腳步發(fā)輕。”

  小說(shuō)寫(xiě)到這個(gè)樣子,難道還不夠迷人嗎?像這樣的句子,在小說(shuō)里,可以說(shuō)俯拾皆是。

  我在這一湖蕩漾的水波面前,沉醉不知歸路了。

  小說(shuō)的另外一個(gè)特色是歷史感和時(shí)代感,70年代的小說(shuō)家,在小說(shuō)中已經(jīng)不知不覺(jué)地賦予了小說(shuō)歷史的東西。因為小說(shuō)家也是歷史的一部分。她(他)無(wú)法掙脫歷史加諸給她(他)的烙印,到了這個(gè)年齡的作家,都不知不覺(jué)地對時(shí)代和歷史有了書(shū)寫(xiě)的使命感和責任感。

  小說(shuō)里關(guān)于舞池的那一章,完全是那個(gè)年代特有的新鮮事物。我記得我們讀初中的時(shí)候,霹靂舞突然興起,鎮長(cháng)的兒子在教室的水泥地上,跳霹靂舞,翻空心跟斗,一種從天外涌來(lái)的那種新鮮的事物,在一瞬間,就像浪潮一樣擊打著(zhù)偏僻落后保守的人們的心田。人們感到有什么不一樣了。有什么來(lái)到了我們中間。

  小說(shuō)里寫(xiě)葉以喬的下海,林光明攜款出走,大戶(hù)室,閣樓,別墅,這些小說(shuō)里的事件情節,都是時(shí)代的產(chǎn)物。而小說(shuō)里的人物,就在時(shí)代的浪潮里被不由自主推涌著(zhù)向前的小人物。

  章林從一個(gè)成功的商人變成了一個(gè)罪犯,出獄之后,落魄到謀生都成問(wèn)題了。葉以喬下海之后,吃夠了苦頭,還是回到了單位里。林光明從外面回來(lái),變成了一個(gè)大款,蓋了豪華的別墅,在那里曲水流觴,文人雅集。

  林光明在離婚后,工廠(chǎng)破產(chǎn)了。

  無(wú)論是章林,葉以喬,還是林光明,他們都曾經(jīng)是時(shí)代的弄潮兒,他們想在這個(gè)機會(huì )來(lái)臨的時(shí)代里,搏擊一把。他們一開(kāi)始是野心勃勃的,也是那個(gè)時(shí)代賦予的。

  他們有過(guò)輝煌的時(shí)刻。特別是章林:不斷地換房子,換女人。還有好似衣錦還鄉的林光明,好像一下子過(guò)上了上流社會(huì )的生活。但是,他們最終都敗下陣來(lái)。

  時(shí)代嘲弄了他們。不,是他們戲弄了時(shí)代。1992年的春天,是一個(gè)美麗的春天。他們都想抓住這個(gè)春天。他們看似抓住了。但是,他們的行為充滿(mǎn)了投機和任性。

  所以,他們的結局是他們必然的命運。

  小說(shuō)的第三個(gè)特色就是小說(shuō)中的人物形象個(gè)個(gè)獨特鮮明,小說(shuō)以一個(gè)女孩子葉菩提的視角來(lái)觀(guān)察小說(shuō)里主要人物的生活。小說(shuō)開(kāi)頭交代了葉菩提眼里的了章家的三兄弟的外表之后,下一段立刻來(lái)了一句:葉菩提覺(jué)得其中最好看的是她的二舅章林。

  小說(shuō)第二段說(shuō),章林生動(dòng)風(fēng)流。這和后面章林發(fā)財之后,不斷換女人,正好有了一個(gè)遙遠地呼應。

  葉以喬第一個(gè)下海,賺到的錢(qián)卻被他的徒弟林光明領(lǐng)走了。實(shí)際上,就是騙走了。小說(shuō)里的林光明和章林幾乎就像一個(gè)人?;蛘咭粋€(gè)人的兩個(gè)面。

  他們膽大厚顏無(wú)恥,花言巧語(yǔ),章林在炒股之后,坐了牢。

  他們的面目是清晰的,又是模糊的。他們好像是一個(gè)人,卻又好像是一群人。一群時(shí)代里的充滿(mǎn)了歷史感的人。

  他們無(wú)恥,勇敢,他們風(fēng)流倜儻,他們敢作敢為。

  最后,他們就像時(shí)間一樣,衰老了,身體像風(fēng)箱一樣,到處都漏風(fēng)。

  他們也是時(shí)間里的人,在時(shí)間面前,多么的不堪,那些年輕的就像山野的風(fēng)一樣呼嘯的身體,似乎一下子就衰朽了。

  在這里不得不提一下葉菩提,這個(gè)女孩子,從小被送在外婆家里,她的身體里似乎鼓蕩著(zhù)一種不安的敏感的東西。她的感覺(jué)是敏銳的。但是,在她的命運里,也有一種時(shí)代的東西。她被出軌了。

  這真不是一個(gè)稀奇的事情。

  他們都是時(shí)代里的平面又立體的人,他們被時(shí)代和自己的命運挾裹著(zhù),腳不點(diǎn)地地往前走。他們的身上煙火氣,時(shí)代感,命運感都是滿(mǎn)滿(mǎn)的,仿佛也溢出來(lái)一樣。

  這本十六萬(wàn)字的長(cháng)篇小說(shuō)里面涵蓋的內容,豐滿(mǎn)而淋漓,超越了十六萬(wàn)字本身。

  讀這樣一本小說(shuō),美好的,是享受的,也是幸福的。

  我愿意再讀一遍,再讀一遍,在一種古典的江南敘事里,一次次沉溺。